刚刚更新: 〔国医无双〕〔元素战争领域〕〔明天下〕〔穿成首富闺女我飘〕〔盛世热恋:我家夫〕〔临死前想杀个神〕〔斗罗之诸天升级〕〔三国从救曹操老爹〕〔穿书后,我嫁给了〕〔贵女重生:侯府下〕〔全职国医〕〔我是王富贵〕〔太虚化龙篇〕〔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斗罗之白甲圣龙〕〔厉爷,团宠夫人是〕〔我真没想当皇帝啊〕〔近身狂婿〕〔豪横人生从捡破烂〕〔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十一节 午餐
    曹灿灿眼里,中午一起吃饭的事情是板上钉钉了,所以,她也不用多和我废话,这一路,便又恢复了之前的空气凝顿。

    上午课间的时候,阚涛饶有兴致地问了问我为什么对这个曹灿灿守口如瓶的事儿,我随便敷衍了几句,便再没有提。中午放学铃声一响,这帮人就如同疯了一样往出跑,那感觉,就像被囚禁了很久的鸟一样,乌压压地就出去觅食了。

    阚涛伸了个懒腰:“曹沐夕,你中午吃什么啊?”他边打着哈欠,边问我。

    “不知道。”

    “天天问你吃什么你都不知道,你说,民以食为天,吃饭你都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活得无聊不无聊?”

    “没胃口。我看看一会儿下楼去买袋儿饼干吃几块得了。”我全然把曹灿灿的盛情相邀忘在了脑后。

    “天天吃饼干啊,面包啊什么的,我看,你可快长生不老了。”阚涛嘴一撇,奚落地说着。

    “为什么?”

    “你傻啊!都是防腐剂!你以为那些东西能放货架上放那么久,防腐剂是吹气儿的啊!”听完阚涛这话,我忽然觉得有点意思,便笑了起来。“你心可真大,还能笑?服你了。诶,要不明天我让我妈多做点儿饭,就说我不够吃,然后带出你那份儿呀?”

    “不要,不要。”“哎呀,没事儿,没事儿!”

    阚涛正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就听见远远地门外走廊传来了一声:“曹沐夕!”我心里一哆嗦。阚涛坐正身子,微皱着眉毛侧头问我:“诶,谁叫你呢?”

    “啊?好像是啊!不知道啊!”我手里拿着正要放进课桌里的练习册,这一声,倒是让我全然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曹沐夕!我来了!”又是一声,而这一声,明显比方才那声距离感要近。我突然放下我手里拿着的本儿,啪的一声,还把水杯碰掉了地上,叮叮当当地滚出去好远。“曹灿灿!是曹灿灿!”我慌张地说。

    阚涛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我当谁呢,你姐啊!诶,不是,你姐来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怎么跟鬼子进村似的。”

    我没想回答,但心里已经回答完了,哎,还不如鬼子进村!鬼子进村是掠夺资产,这,活生生地虐心。

    班级里的门口处传来三下敲门声。门是开着的,我一抬头,便看到了那笑得近乎看不见眼睛的曹灿灿!

    “我可以进来吗?”曹灿灿温柔地说。其实,我并不想把温柔这个词语放在一个刚上初一的女孩儿身上,但,原谅我实在找不到别的词儿能形容那种近乎柔弱的音质,因为,瞬间我就不会了。

    这一声,让我听傻了。阚涛冲着曹灿灿一挥手:“来,灿灿姐!”然后用手肘怼了我一下:“喂!你姐来了,你怎么跟石化了一样?”阚涛声音很小,我侧过头,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他一个表情。

    “艾玛,你笑还是哭呢?”阚涛显然吓了一跳。

    “阚涛?哈哈,你的名字好特殊,昨天你和我说完,我就记住了。你也在呀,你吃饭了吗?我来和沐夕一起吃饭,一起吃点儿吧!”这个把姓氏直接省略掉的称呼,让我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配上她那迷一样的笑,我虽然学习不好,但依旧脑袋里出来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

    “没吃呢,不过,我带饭了,我妈妈天天给我带的。我去别的地方,你坐我这儿,你俩一起吃。”说着,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要走。

    “不用,不用!一起吃多热闹!我这菜,特意让他们多加的量,三个人都够了呢。”说完,便把一个小兜子里的饭往出拿,整整三盒!我和阚涛急忙把桌子上的杂物胡乱往桌洞一塞,便看见曹灿灿潇洒地打开了这丰盛的午餐餐盒!阚涛随即一阵惊呼:“我~去~!灿灿姐,这菜,太盖了吧!烧茄子耶!居然还有排骨!诶,曹沐夕,你看看,你姐给你整这午餐,快赶上我家年夜饭了都。”

    阚涛这话里明显是有夸张的成分,毕竟,他家条件也很好。但话说回来,对于那个年代的学生来说,这样的午餐标准,绝对是下馆子的级别了。

    饭菜的香味瞬间溢满了不大的教室,后排有一些也留在班级吃饭的同学寻味而来,一个个都无不感叹曹灿灿的阔绰!于是,这个中午开始,出了名的不仅仅是我中午饭菜的质量,还有曹灿灿这个人!

    阚涛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见我没有动筷子,曹灿灿倒是没有问,反而阚涛嘴里吃得直冒油,还瞪眼珠子问我:“你看我干嘛?灿灿姐让我吃的,我就吃这边这点儿,那些,你们女生够了够了!你怎么不吃?”

    曹灿灿看着阚涛的吃相,眯着眼睛乐。我忽然明白过来,这是和我吃饭?这是给阚涛的饭吧!不对,曹灿灿喜欢阚涛?!阚涛才五年级啊?虽然长得不小,也挺帅,但,这曹灿灿什么情况?帅学长有的是,怎么稀罕起一个小孩儿来了?怎么说这曹灿灿又是大户,又私立学校,见过的世面多得是...不能,不能,我安慰自己。但转念又一想这两天曹灿灿的反常,我又实在找不到其它借口来说服自己这是瞎想。

    “喂,曹沐夕,你再不吃,我可都吃光了!”阚涛歪着脑袋,满嘴塞着饭。

    我用牙叼着筷子,看了看阚涛,又看了看曹灿灿,忽然又是一身鸡皮疙瘩,这可真是应了那句,一切,皆有可能。

    忽然,曹灿灿吃了一小口米饭之后,半开玩笑半正经地问到:“阚涛,前几天在学校门口,有位阿姨和人理论,我看,旁边的那个好像你啊,是你吗?”

    “你看见了?啊,是我,也对,那天我记得回头看见曹沐夕来着,你俩在一起了呀!哎,别提了,灿灿姐,你都不知道,本来我和我同学之间没什么事儿,我妈非管,整的我和同学还特尴尬。这更年期的家长,惹不起。”

    “呃,我听说,你俩打架,是因为一个女生?不会是曹沐夕吧!”曹灿灿试探性地问着事情的原委。

    “拉倒吧,姐,怎么说呢这事儿,要说是因为同桌,确实是,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外面传的乱七八糟的你也别信,反正,就是,哎呀,就是两个气儿不顺的人,碰到一起,借个理由,打了个架而已。根本就不是外面说的什么我俩因为同桌那女的而怎么着。你看,我同桌不就曹沐夕嘛,我俩因为她而打架,我俩得病成啥样!”阚涛说完,斜眼睛看着我,发现我正盯着他,便开始谄媚地笑起来:“曹沐夕,你别多想,我不是说你不好,我也没说你难看,咱俩不哥们嘛,哥们之间都以帅来相夸,对不对?你真挺帅,真的,曹沐夕!”

    阚涛的调皮和风趣逗得曹灿灿笑开了花,她笑得前仰后合的,在我看来,这笑,更是她心里石头落了地的表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