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铁骑南下〕〔我得到了很多天赋〕〔大宇微尘〕〔邪君都市纵横〕〔殖装魔能暴走〕〔开学当天:我跑去〕〔联盟之王朝基石〕〔舞台之王〕〔兽世田园:夫君来〕〔诛仙诀〕〔万古第一仙宗〕〔农女有田:娘子,〕〔霍三爷,宠妻请克〕〔影帝偏要住我家〕〔这只妖怪不太冷〕〔星宿永恒〕〔灭世龙王〕〔我有只狼剑圣系统〕〔诸天穿越从武当开〕〔重启全盛时代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十三节 这么远,那么近
    母亲不住地往我碗里夹菜,那顿饭,我们几乎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甚至连眼神的碰撞都少的可怜。一对母女不知都在躲避什么,慌乱不及地想要逃出尴尬,却又不忍割舍对方。

    我在这熟悉的地方却像一位客人一般,捡拾碗筷都不伸一手。饭后母亲给我倒了一杯白开水,我就那样握着杯子坐在原地,母亲,也恰好在我伸手便可触及的地方。

    我在后来回想起当时,便想到了一段话:

    你像我唾手可得的星辰,

    却也像天上行走的流云。

    我准备好抚摸你熠熠亮亮的脸庞,

    却发现没有攀爬往来的天梯。

    我慌乱了脚,

    却忽然看见云后的你,

    这么远,那么近,

    一颗孤独的心。

    我与母亲恰是如此,远近遥相呼应的两个人,孤独,始终是心灵鸡汤的替代品。

    在临走时,母亲忽然急忙从包里掏出一些钱,卷成小筒塞进我的校服口袋里。我没有拒绝,尽管我看到,母亲是从包里拿出了除了硬币之外的所有,虽然,仅仅只有几十元。我转身下楼,母亲出门送我。再次遇见邻居的时候,她们调侃问我还什么时候回来,我没有做声。母亲在旁边打着圆场:“啊油,沐夕在我朋友家里陪她家娃儿一起学习,很好的嘞。么事别回,出去见见世面,我这很好,格是(是不是)?”我见到邻居中有人撇了撇嘴,但都摇着大蒲扇没再说话。

    母亲把我送出巷子口,就停在巷子口那棵老梧桐的树下。那树叶如此茂密,却遮不住母亲心里的阴霾,或许是阳光还不够耀眼,我的母亲,就那样形单影只地和那段老巷子融为了一体,滑进童年伤怀的记忆中。

    我没有开口与母亲说一句再见,便过了马路,奔学校而去。我不太敢回头看那个瘦弱的女人孤零零站在街头的样子,便埋着头加快了脚步,以便快点消失在母亲的视线中。

    到了班级之后,曹灿灿已经走了。桌子上还给我留了一些饭菜。阚涛趴在桌子上睡午觉,被我挪动椅子的声音吵醒,便蒙蒙呼呼地嘟囔着:“桌子上的饭,你吃吧,估计都凉了。”

    “我吃过了。”阚涛再未做声,便又睡了过去。

    不时之后,便响起了上课铃。一直有持续两节课的时间,我都觉得阚涛似乎有话要说,但欲言又止。我问了阚涛一次,是不是有话要讲,阚涛摇了摇头。我便作罢。

    临近放学的时候,阚涛终于憋不住了:“咳,那个曹沐夕,你中午是去你妈妈那了吧!”我心里一惊,侧头回答到,是的,怎么了?“没,没什么。那个,曹沐夕,你要是以后有心事没有人可以说的话,呃,你,你可以找我。不是,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可以和我说。当然,我说如果,你需要的话,并且,呃,愿意和我说。”

    “什么心事?”

    “我就是打个比方,比方你懂不?我也是随口一说。”阚涛这几句话,让我莫名其妙。我不知道这一个中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阚涛在这突然说着一些我听起来不着边际的话,并且支支吾吾的。

    我噗嗤一声笑了:“你发烧了吧!说什么胡话呢?乱七八糟的。”

    “哎,你听不懂,就当作我没说吧。哦,对了,那个,曹灿灿明天中午就不过来吃饭了。”

    “啊?为什么?”我特别惊讶,按理来说,曹灿灿对阚涛的热情度,就如同肉食动物刚盯上了草原上的一只猎物一般,新鲜感还很强,况且,那个大小姐的脾气和秉性我再了解不过,她一个执拗且说一不二的人,怎么肯就此停手?

    “什么为什么?啊!难道你希望她天天来啊!切!”阚涛翻给我一个大白眼儿,背上书包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好赖不知”。然后转身便走了。

    我被阚涛说的晕头转向的,正在胆怯一会见曹灿灿,结果,出了班级门见到她时,她并无二样,反而表现得比平时还兴奋。

    “曹沐夕,我可告诉你哈,明天中午开始,我不陪你吃饭了哈。不过呢,饭,我会替你订好送去的,毕竟我妈让我好生照顾你。”说完,还晃荡了几下肩膀上背的书包,并且俏皮地蹦了两下。

    其实,曹灿灿虽然个性过于张扬,但她性格的优缺点也是极为明显的。比如,她喜好都形于色,甚至有些事情,你大可不必问那么多,便可知道她今天是晴天还是多云。后来步入社会,见过太多的虚情假意,反而感叹曹灿灿这般直爽的性格其实真的很可贵,可贵在于一个真字。

    我从阚涛那没有得到的答案,在曹灿灿这依旧是云里雾里,倒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呃,为什么呀?那,那你去哪儿吃?”

    “去哪儿吃?哈哈,我去美国吃。你可真逗,我还能去哪吃,我当然在学校吃了呗。不过呀,哈哈哈哈哈哈”曹灿灿说着说着,便哈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身子稍微往后一靠,神秘兮兮地和我说:“阚涛说,不让我去你们班了,他去找我。嘻嘻。”

    “阚涛?!”

    “喂,曹沐夕,你要是告诉我,你真的以为我最近几天真是冲着你去吃饭,我可就无语死了。”

    “啊,我知道不是冲着我。”

    “对啊,那你嘴张那么大干嘛?还阚涛?不是阚涛,还是王涛、刘涛啊。”曹灿灿不屑地说。

    “那倒没有,只是,只是,我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没有想到我能喜欢他?喜欢一个小男生?哈哈哈,早猜到了。阚涛上学晚啊,就比我小一岁。况且,是谁说,必须男的要比女的大呀?反正,阚涛是我目前为止所见到的,最帅的男生。我们班那些,我和你说,跟恐龙一样,我去,别提了。哎,要不是上了初中,我真想退一级去你们班。哈哈哈。这破学校,哎,阚涛是我继续与这续缘的纽带了。”曹灿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洋溢着一种幸福感。

    那天天气很好,晚上走出校门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已经斜斜洒洒了。曹灿灿在花一样的年华里,途径了一场美好季节的繁花春梦。

    正当年少时,我们不懂这种青春馈赠的厚礼是如此珍贵,当爱情与青春有染时,我们忙于撇清关系;当爱情与青春挥手告别时,我们回头想找芳华里那些美好的人儿,却是灯火荼蘼夜阑珊。

    所以,我羡慕曹灿灿的大胆和勇气,因为,那是她走过青春爱过自己最好的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哥是杀手之王〕〔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红楼春〕〔横推从拔刀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