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异界的霍格沃茨〕〔抢救大明朝〕〔超神宠兽店〕〔穿越后我自带锦鲤〕〔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时光因你而甜〕〔世界树的游戏〕〔摘仙令〕〔八零甜妻萌宝宝〕〔男神投喂指南〕〔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斗罗之青玉流〕〔和首富老公离婚后〕〔少夫人今天又败家〕〔天后的绯闻老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剑来〕〔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十四节 一双鞋子
    那天的晚饭,难得大爷与父亲都在,也算是近来吃饭人最齐的一次。吃饭间,大爷忽然和奶奶说:“妈,我打算过几天让小静和辰辰回上海了。这辰辰明年就上小学了,近期在您这待的时间也够久了,落下学前课程,可就麻烦了。”

    张静一愣,抬头看了看大爷。很显然,让她们娘俩回上海的事儿,大爷并没有和张静商量过。不过,为了孩子学习,回去,也是合情合理的。张静看了奶奶一眼:“妈妈,曹骐说得对,辰辰的那个幼儿园,能进去本来就不容易,都是有名额的呢,他这要是长时间不回去,怕是再回去都没有地方了呢。”

    “大娘,你们要回上海了呀?我还没稀罕够辰辰呢。”曹灿灿撒娇一般地说着。“灿灿,呵呵,等你过些时间学习不忙了,你就和爸爸妈妈去上海玩儿呀,反正也不远的。”

    “我爸我妈?哎,拉倒吧,大娘,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一家三口在公共场合一起活动?真要有那么一天,那简直是报纸界大新闻。”

    “灿灿,吃饭!”父亲忽然抬头对着曹灿灿轻声吼着,那感觉,就是希望她快点闭嘴,不然,说不定还会说出来什么不着四六的话。

    “你们要回去呀?哎呀,哪天走?那我这两天上街给你们买点儿爱吃的东西拿着哈。”琴婶在这一点上,特别可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听说张静他们要走,便直接喜上眉梢,想遮掩都遮掩不了,哪怕是等一会儿再兴奋。

    “小琴,不用忙,南京和上海离得也不远,东西基本上都差不多。我不走,张静和辰辰先回去。”

    “老公,你不回去呀?”张静问到。

    “啊,这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呢,处理完再说。”大爷没有看向张静,倒是大口大口吃着饭。

    “哎呀,我的小辰辰,奶奶又要和你分开了,奶奶好舍不得你呀。快告诉奶奶,你回去之后,会不会想奶奶?嗯?”奶奶抱着辰辰一句接一句地问。

    “会,会想奶奶。”这小子古灵精怪的样子,惹得奶奶紧紧地搂住他不放,不住地去贴辰辰的脸。

    父亲始终没有在张静即将离开的事情上发表态度,其实也能理解,父亲毕竟也没有办法左右任何去留,但很明显,那眉头皱得,比开饭之前可是深得多。

    琴婶和父亲的态度表现得截然相反。琴婶毕竟是个性情中人,并且可能长期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生活着,突然就要拨开云雾见青天了,那感觉,就像是在有片污染的水域里上岸的水鸟,羽毛都是被固封的状态,而张静一走,忽然,便像是全身的毛孔和细胞都通透了一般。

    琴婶的这顿饭,吃得比任何一顿都快。吃完,便打了一声招呼,匆匆上了楼。很快,拎着两个袋子下来了。

    “小静呀,前些天我上街,买了双鞋子,就是我门口放的那双短靴,你不是说你喜欢嘛。但是同款没有码数了,你看这双你喜欢不啦?差不多的,反正我觉得和你还蛮般配的,便买了来。一会儿你吃完饭试试啦。”琴婶的一番话,惹得大家纷纷侧头盯着琴婶手里的袋子。

    张静咽了口里的东西后,脸上堆着笑:“哎呀,小琴,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瞧瞧,你这样,我多不好意思啦。哎呀。”

    “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况且,你和辰辰一年也回不来两次,这次一走,就得过年了哦,所以应该的应该的。”

    “你这话,倒是像告诉人家,过年之前不可以回来。哼,这聊天,挺走脑子啊。”父亲在一旁,阴不阴阳不阳地说着。

    琴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大爷在旁边瞪了父亲一眼:“小琴,别理曹牧,他这一天天,自打爸爸过世,他就越来越不正常。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我..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小静。”琴婶拿出鞋盒子的那双手,停在了半空。

    张静很尴尬:“嗨,我知道,我知道。一家人,这话这么多人听着,怎么会走样儿呢?况且,我就是想回来,如果真有人不愿意,妈妈也不允许的,对吧?!”张静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奶奶的脸。本来琴婶一番好意,结果,一来二去的几句话,全都变了味道。

    大爷突然把碗往桌面一放:“张静,小琴都说了,不是那个意思。你怎么还往上提?有人不愿意?呵呵,你最好别说话,不然,我会派人今晚把你和儿子送回上海。”大爷的脸色很难看,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张静,但张静却紧张了起来。

    “老公~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呀?我不就是开了一个玩笑吗?怎么,现在曹家,连玩笑都不能开了?”张静的语气依旧是嗲嗲的,但大爷却没有吃这话里的好儿。

    琴婶的脸已经绿了,自己花着钱却卷进了一个罗圈仗,冤死了简直。

    “哎呀,你们啊,一天天的,小琴不是那意思,张静也不是那个意思,你说你们俩个男人,在这挑什么女人之间的话对啦错啦的,闲不闲得慌?”奶奶冲着父亲和大爷的方向说着。

    “那个,大娘,我看看我妈给你买的这鞋好看不好看。”曹灿灿站起来打着圆场。对于这个曹灿灿,我心明了,她是今天心情好,才去管这家长里短,不然,管闲事儿,可不是她的行为习惯。

    “哎呀,妈,你眼光不错呀!这鞋好看啊!快看,大娘,我妈给你选的这个,多时髦?和你太搭了。快试试,快试试。”说着便拎着其中一只,奔着张静的方向去了。张静放下筷子,接过曹灿灿手里的鞋,敷衍着说着:“好看,好看,和我搭。”

    “大娘,快穿上试试。”说着就要蹲下往张静脚上套。张静把脚一躲:“灿灿,我自己来,你吃饭去。”曹灿灿回了座位。

    奶奶在一旁低头瞅了瞅:“小静,你还别说,小琴这次眼光还真不错,这鞋子,确实挺好看。要不是有跟,哈哈,我这个老太太都想试一试呢。”奶奶打趣地说到。

    琴婶一看,这气氛缓和了,便从原地拿出盒子里的另外一只:“小静你喜欢就好。你把两只都穿上,走走看,看看合不合脚?不合适,这两天我好去调换。”

    “不用了,小琴,我觉得蛮好的。不用试了,不用试了。”张静自从大爷言语态度强硬地怼了她之后,张静一直心里有委屈,能够看得出来,她别扭着。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穿上的那只鞋子脱掉。

    结果,琴婶也不知道突然激动什么,一个箭步窜到了张静身边,蹲下就拽着张静非让她试试另外一只,还嘴里不停念叨,这人都是一只脚大,一只脚小,高跟鞋不比其它鞋,必须得舒服才行。让张静多走几步。

    张静放在平时,我猜一定会附和着来回试穿,并且直夸这鞋子她如何如何喜欢。毕竟这个女人,胜就胜在面儿上。但今天,她在和大爷怄气,便也懒得奉承这上下关系,只是站起来,在座位旁边走了两步,便欲坐下来脱掉。

    其实琴婶说的特别在理,只可惜,再合情合理的话琴婶冲着张静说出来,在父亲眼里,都是言语不当。

    琴婶一把抓住张静的胳膊:“多走走,这几步感觉不出来什么的。你去大厅走走,感受一下,有没有哪里夹脚?”奶奶也附和着琴婶的话:“是呀,小静,这鞋子,可不是一下子能试出来的。你去大厅中间那,那宽敞,走两圈,不行,小琴好去换。”

    张静一看奶奶都发话了,便不是很情愿地下了饭厅的错层台阶,走到了大厅。刚走两步,便直说:“挺好,真挺好。”就要回来。琴婶站在饭桌那,看见这两步就要回来的张静,急忙劝阻:“哎呀,不行的,这两步能感觉出什么呀?诺,你往大门口方向走,往远点儿走,再试试。”

    这话刚说完,父亲啪地一声,就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吓得辰辰一个激灵,随即便哭了起来!

    我坐在椅子上,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并没有觉得琴婶哪里说错或者做错以至于父亲发了火!琴婶吓得哆嗦着回了头,两只眼睛瞪得圆圆地,望向怒发冲冠的父亲。

    “曹牧,你干什么!你看把辰辰吓的。辰辰不哭,不哭,大大是不小心弄掉了筷子,奶奶抱,不哭辰辰。”

    “我曹家,谁进谁出,轮不着你在这赶人走!”父亲咬牙切齿地冲着琴婶说。

    琴婶一脸委屈:“我?我,我,我没有赶人啊?我,我赶谁了?我只是,只是让她往门那边宽敞的地方多走走,要是,要是不合适,我好去换。我,我真没有赶她的意思呀!”琴婶的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当时辰辰抽搭的声音断断续续,估计,后来的字,我都听不清楚。

    “曹牧!你有病吧!小琴好心好意地买了双鞋送张静,你在这咬文嚼字的,累不累得慌?我和张静作为一家人,我都没说什么,你这么紧张什么个劲儿!啊?!”大爷皱着眉毛,冲着父亲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