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网游之十倍暴击伤〕〔蜜吻999次:乔爷,〕〔拉马克游戏〕〔大唐坑王〕〔行者不归〕〔未来宝可梦大师〕〔万界点名册〕〔男神投喂指南〕〔我成了血族始祖〕〔你是我的满世欢喜〕〔尘隙〕〔团宠小可爱成了满〕〔公主她在现代星光〕〔近身狂婿〕〔顶流大佬你夫人又〕〔万界之道行〕〔四界柳楚传〕〔阎王的非日常生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十五节 事有突变
    父亲没有回话,但他紧闭的嘴唇有些微微颤抖,数秒之后,才把筷头上的菜送进嘴里,并用力嚼着。

    “曹家一共就这么几口人,鸡飞狗跳的一天天。你们去外面打听打听,多少人等着看咱们曹家的笑话呢!你们可倒好,窝里反,反了天了简直!”奶奶气得把面前的碗用力往桌面中间一推,那瓷器碰撞的声音,在当时安静的大厅中,回旋了几个弯才停下。

    奶奶也是年级大了,作为曹家的掌事人,名字虽然好听,但真正能管得了谁?她后来自己也说过,从大到小,从老到少,能听她几句话,她已经算欣慰了。毕竟,这家人的脾气都特性得很,而且,血缘之间还弄得错综复杂,很多时候,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奶奶领着辰辰上了楼,边走边告诉辰辰:“大孙子,奶奶和你说,你以后长大了,千万别像你爸和你大爷,跟那地底下的出土文物一样,硬得不得了。谁都不懂得让步,最后,赢了天下输了人心,又如何?”奶奶的话明显是说给两个当事人听得,辰辰那么小,莫要说天下和人心的辩证唯物主义关系,连出土文物都不知道是什么。只可惜,人就是这样,经常固步自封,自己把自己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自己和自己较着劲,甭管外面是朗朗白云还是烟雨大作,全然与其无关。

    奶奶上了楼之后,气氛一度特别尴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我刚伸出去要夹菜的手,也慢慢地缩了回来。突然,曹灿灿对着父亲说:“哎呀,爸,吃饭吃饭吧!”

    结果,父亲把筷子用力一扔,头没有抬,便狠狠地说了一句:“吃什么吃!这饭,还怎么吃!吃吃吃,就知道吃!”转身上了楼,随即砰~地一声摔了门。曹灿灿一脸无辜,在那自言自语着:“不是,我招谁惹谁了?什么情况?”

    大爷转身出了大厅,开车走了,去了哪里不知道。琴婶依旧保持着方才错愕心惊时的样子。张静此时也坐不住了,她缓缓地脱了脚上的鞋子,绕过桌子拿起地上的鞋盒装了进去,走到琴婶旁边,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小琴。我不是冲你,我是冲曹骐。”然后,也轻轻地上了楼。

    张静在转身上楼的时候,我见到她肩膀颤抖了一下,仿佛哭了。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只觉得,乱乱的几个人,理不清。

    第二天一早,虽然这曹灿灿在饭桌上无辜中枪,但依旧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午间,放学铃声刚一响,阚涛便发出一声怨气很深的叹息。我侧头看他:“你不是要去找曹灿灿吗?快去吧,一会儿她该着急了。”

    “哎呀,等会儿,等会儿,这阵人多,从这楼穿到那楼,不得过五关斩六将的。哎。”

    “怎么感觉你这吃个饭,苦大仇深的。”

    “怎么着?我还得激情澎湃呗?我告诉你曹沐夕,我要不是为了,为了,为了点什么,我才不会去呢。”说完,白了我一眼。阚涛这为了为了半天的,也没说出来原因。我不禁好奇心上来,身子往后一靠:“为了什么?为了吃好喝好啊?”

    “我去,曹沐夕,我在你眼里,就是一十足地吃货呗!还吃好喝好,我零花钱也很多的好不好?真是狗咬吕洞宾。”阚涛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

    我歪着脑袋皱了个眉毛:“你说什么?什么狗?”

    “哎呀,不和你说了,和你这种傻子唠嗑,简直侮辱智商。曹灿灿说给你订饭了,一会儿有人来送饭,你看着点,别睡着了。我过去了。哎。”阚涛说着,便站起身,慢吞吞地向教室门口走去。

    刚出门口,忽然跑了回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上厕所不行啊!”总之,这出去进餐的事儿,阚涛是走了三次才走出去。

    吃过午饭,我便趴在桌子上睡午觉。阚涛和曹灿灿不在,倒是清净得很,正好还能养养大脑。

    阚涛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中间做了一个梦,反正甜甜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大哥坐我旁边恶狠狠地盯着我,吓我一跳。

    “曹沐夕,你可幸福了哈,吃着大餐,睡着大觉,瞧把你美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吧!”

    “是吗?有口水?”我随手一擦嘴角。忽然反应过来:“诶,你吃错药了啊!你不是也吃大餐去了吗?你还说我?”

    “我告诉你曹沐夕,不是所有人都爱吃那所谓的大餐,你懂不懂?啊?你懂吗?”“不懂。”我回答得很诚恳。阚涛张了张嘴,又闭上了。随即用力翻了我一眼。

    阚涛一连几天,每天去“赴宴”之前都跟上刑一样,我不知道他在和曹灿灿见面吃饭的时候状态如何,但看曹灿灿的样子,似乎还是很开心。

    原计划那个星期的周日,张静和辰辰回上海的。结果,周六那天,事情因突发状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由于是星期六,我起来的比较晚。正在床上蒙蒙悻悻的时候,突然被楼下传来的一阵吵闹声给惊醒。我躺在床上,竖起耳朵去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听来听去,好像是谁要去医院。我猛地坐起来,以为是奶奶,毕竟奶奶年龄大了,如果真要有什么不舒服,也很正常。但我却听到了奶奶说话的声音,状态与平时并无两样,那会是谁呢?我心里犯着嘀咕。

    索性起身开门去看看。只见门外救护车就停在大厅门口,两个护士和一个大夫正在指挥家属抬病人上车,那抬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张静。

    张静穿着睡衣,看样子也是病来的比较突然。抬上车的一瞬间,我见到张静脸色煞白,用手捂着肚子,看起来很痛苦。吴妈抱着辰辰,一直安慰辰辰妈妈没事,就是吃雪糕肚子疼。奶奶在一旁跟大夫嘱咐这个,嘱咐那个的。父亲和大爷都没有在,琴婶在旁边,也是被这突发事件弄得措手不及,伸着两只胳膊,这想帮帮,那想帮帮,却总是伸不上手。

    曹灿灿在我之后出的门,头发乱糟糟的,一开门便在二楼看见了我,边翘脚伸脖子往楼下望,边问:“怎么回事?一大早的?这是吵什么呢?装修啊!”

    我没有回答。她自己走到了缓台处,弯腰看到了门口停着的救护车,忽然瞪俩眼睛问我:“谁?谁怎么了?”

    我小声回答:“不知道。好像是张静大娘。”

    “大娘?大娘能怎么?我去看看。”说着便往楼下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哥是杀手之王〕〔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红楼春〕〔横推从拔刀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