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鉴宝无双〕〔有粉红有综艺有唱〕〔帝国星穹〕〔纨绔天医〕〔佛系科技〕〔一夜强宠:禁欲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梦回大明春〕〔名监督的日常〕〔快穿之养老攻略〕〔盛宠之将门嫡妃〕〔禁欲总裁,求放过〕〔我有一个庇护所〕〔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氪金成仙〕〔黄金渔村〕〔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之创业人生〕〔极品透视民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四十七节 雷暴天气预警
    中下午时分的宁静被大爷的回来给搅乱了。似乎所有人都是刚刚睡着,便被迫从床上拉了起来,哦,除了曹灿灿。

    南京的秋天,那种躁热干干的,别说家中有事,就算是没事,怕是也无法安稳地躺在床上做梦聊以慰藉火辣辣滴时光。我翻来覆去地在那床上辗转,忽然听见楼下有说话的声音。把耳朵从枕头上抬起,便听见了大爷那很有代表性的浑厚的男中音。

    “大少爷,哎呀,你可回来了。打了一上午电话,都没有拨通。少奶奶在医院呢,手术了,胆结石犯了。”吴妈压低了声音,怕吵醒正在睡觉的其它人,但这开窗户开门的,我还是听得比较清楚。

    “啊。我知道。”大爷不紧不慢地说到。

    “您知道了?那您去医院了吗?”吴妈显然很意外,便跟着大爷身后问个不停。我在楼上,能明显听见那追问的声音跟随着拖鞋走步的声音而忽远忽近。

    “去了。”大爷简单地回了两个字。

    正在这时,奶奶卧室的房门开了,我听见奶奶边下楼,边问大爷:“哎呀,我说曹骐,你这大放假的,干什么去了?电话都打飞了你知不知道?小静胆结石手术,找你签字,愣是找不到。好在手术挺顺利。你去没去医院呢?”

    “啊,我去过了。”

    “去过了?小静现在怎么样?”奶奶焦急地问。

    “应该,还行吧。”

    “你不是去医院了吗?什么叫应该还行?你没见到她人吗?我没听曹牧说在重症监护啊,说推回了病房,你这去医院见到了人,怎么还一问三不知?”奶奶急得不得了。

    “吴妈,给我倒杯水。辰辰呢?睡觉了?”

    “曹骐,我问你话呢。”奶奶见大爷顾左右而言他的,有点生气。

    “啊,我听着呢。见到了,躺着呢,小琴和曹牧都在。我去看看没什么事儿我就回来了。累了一上午,和组织部的人中午吃了口饭。哎~坐得我腰疼。”大爷边说,边伸了一个懒腰。

    “曹骐,你这怎么越大越糊涂。你有工作忙完了,你倒是去把小琴和曹牧换回来呀?医院躺着的那个是你媳妇儿,你去看一眼就跑回来了,留你弟弟和弟媳在那,成什么事儿!”

    “我知道,我这不是让我哥们媳妇去照顾张静了嘛。这张静之前我就和她说抓紧治,不听。”大爷说着,便点了一根烟,那打火机的声音,在二楼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让谁去?朋友的媳妇?你让人家去干什么?咱家又不是没有人。你媳妇住院,你不照顾,还找个外人照顾,亏你好意思。哎呀,曹牧他们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奶奶带着一肚子怨气,在那质问着大爷。

    “没有。不是妈,我不找别人去,我找谁去?我把吴妈叫去,你晚上怎么办?”

    “家里又不是只有吴妈一个人。张静就住这么两天院,你说你,你能不能有个当丈夫的样儿!”

    “还得什么样?吃喝不愁,衣食无忧,还想干嘛?”

    “曹骐!你真是浑!你比曹牧还浑!你说说,当年的事儿都过去多久了,辰辰都这么大了,你就不能好好的?”

    “我很好,妈。晚上我有应酬,过不去。吴妈,辛苦你了,晚上去照顾照顾张静。家里这边今晚安排刘姐盯着点儿吧。我累了,上楼了。”说完就上了楼梯。留下奶奶在一楼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并对吴妈说:“老吴啊,你来曹家这么多年了,我这几个孩子,你都是看着长大的。你说,怎么小时候都挺好,长着长着忽然就全变了呢?我这心啊。哎,老曹去世之后的这几年,我越来越觉得,这曹家,一天不如一天啊!”

    “您快别这么说了。孩子大了,自然都不服管,不止是他们,谁家的孩子都一样的。”

    “哎,有时候,我都羡慕你,你说,你家多太平,日子虽然不宽裕,但至少没有这儿这么乱,这么累心吧。”

    “太太,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太平什么呀,我那个儿子,是结婚了,前些日子打电话,说小两口商量了,要当什么丁克,就是不要孩子。你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不是断后嘛!愁死人了。”吴妈为难地说。

    “哎,你说,现在这年轻人怎么这么多花花肠子?咱们那个时候,词都没听过,除了不能生,你听到谁家不要孩子的吗?也不知道,是社会发展太快,还是咱们老了,跟不上喽。我这从月初就要去庙里给菩萨上柱香,你瞧瞧,一个多月了,家里就没安静。算了,我还是留着这口气儿多活几年吧。”说完,便往楼上来。

    忽然,吴妈在身后拉住奶奶:“哦,对了,太太,中午您刚躺下,曹歌就来电话,说,这一两天就回来。”

    “谁?曹歌?”

    “嗯,曹歌。电话里没多说什么,就让我转告您一声。并问了问您最近的身体。”

    “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她在那边呆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回来了?你和她说张静住院的事儿了吗?”奶奶的语气,明显充满了紧张和疑惑。

    “没。有些事儿,电话里也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况且,我怕我告诉她大少奶奶手术的事儿,她今晚就回来。”

    “嗯,没说是对的。或许心血来潮,睡一觉明天就不回了呢。哎,老吴,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我这当亲妈的,比谁都不愿意见到三个孩子碰到一起。你知道这份心吗?哎,都是孽缘啊!孽缘!”奶奶说到后来,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

    “太太,您别多想了。身体要紧。”

    “怕就怕啊,这曹歌真回来,那才叫家无宁日呐!你说,用什么方法能不让她回来?”奶奶突然问吴妈。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太太,曹歌电话里说,机票已经买完了。不出意外,明晚就到。”

    “哎,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呀,它也躲不过了。老天爷既然把人都安排在一起,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哎!”奶奶说完,便慢慢地一步步上了楼。

    当楼下恢复安静,我在脑海中琢磨这个名字:曹哥?曹戈?男的女的?这人谁啊?没听说过呢?奶奶说三个孩子,那这个是第三个?!自己孩子回来,奶奶怎么这般反应?看来,正如奶奶所说,应该是有故事看了。

    作为一个小孩子,想象力空间其实是很匮乏的。事实证明,接下来的一系列事儿的狗血程度,确实是让我大跌了眼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伏天氏〕〔魔临〕〔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