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强宠:禁欲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梦回大明春〕〔名监督的日常〕〔快穿之养老攻略〕〔盛宠之将门嫡妃〕〔禁欲总裁,求放过〕〔我有一个庇护所〕〔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氪金成仙〕〔黄金渔村〕〔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之创业人生〕〔极品透视民工〕〔超级继承人〕〔帝世无双〕〔洪主〕〔大唐第一长子〕〔猎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五十四节 霍乱再起
    我身子往侧门上一靠,呆呆地望着车后座的某一个点。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心情如此复杂究竟是为何,我猜,可能是身边这几个女人都受了爱情的伤吧。

    “你寻思什么呢?”曹灿灿好奇地问我。

    “啊,没。到学校了。”“和你说了一早上,我都说渴了。哎,从今天开始,我必须好好珍惜在学校的每一分每一秒。”曹灿灿边拿书包往身上套,边说着。

    到操场要兵分两路的时候,曹灿灿忽然叫住了我,并塞给我一个用漂亮信纸折好的小心型,然后笑眯眯地告诉我:“帮我给阚涛哈。”转身便跑了。

    我看了看手里那枚漂亮的橙色信纸,摊在手里的重量,在那阳光灿烂的青春时节,小小单纯而美好的爱,却显得如此沉甸甸。我小心地将曹灿灿的少女心放在书包右侧,便去了教室。

    “曹沐夕,你看看,我有什么变化?”刚一进屋,阚涛便凑过来问我。我看了两眼,摇了摇头。“哎呀,你傻呀,你看看我的脸,被你划得那道疤有没有浅点?”我脸腾一下红了。“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哦,就是拿你当朋友随便问问而已。你瞧瞧你,弄得我要向你要视觉损失费一样。哎呀,当我没说,当我没说。”阚涛说完,便从书包里拿出书本准备自习。

    我没再搭话,在从腿上的书包里拿出教辅书的时候,手指忽然碰到了旁边塞进去的那枚信纸。随手拿了出来放在了阚涛的桌子上,正好就在他眼皮下。阚涛一愣:“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啊?”

    我小声说:“曹灿灿,是曹灿灿让我给你的。”阚涛眉毛挑得一高一低,惊讶错愕加上无语,眨了眨眼,便把那漂亮的心甩进了书桌。“你不看看呀?”我好奇地问。“有什么好看的?诶,不是,我说你这个姐真是不愧是私立贵族学校出来的,比咱们这些学生早熟多了,跟她比,这学校的好像都是傻子。”

    “早熟?”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笑什么?我说不对啊!”“对对,早熟,早熟。”我自顾自捂着嘴在那笑着。忽然阚涛没抬头淡淡地说了一句:“对了,我听我爸说,张妍老师,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我眼珠子仿佛都定了格,缓了半天,才转头问阚涛:“开除了?为,为什么啊?”阚涛愣了一下,小声说到:“为什么?不是你爸那事儿吗?你回家没听说啊。嗨,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听说的,听说张老师被开除了。”

    我没有回答,这件事情在我一个小孩子看来,其实是没有想到会闹得如此之大的,确切的说,我也想象不到,成年人的世界中,贿赂贪污做假诬陷究竟意味着什么并且会延伸出怎样的影响。

    自从那两天,曹家家里一片混乱之后,我几乎都快忘记了父亲的那件事。我说过,我对他们最后如何并不感冒,我只是担心,我怕有关张妍老师的新闻会再次将我推上了风口浪尖,那么,我与这学校另外一侧楼里的曹灿灿,怕是都会被迫成为舆论的焦点,世俗眼中谈资的牺牲品。

    我全天似乎都在溜着号,阚涛在下午时分忽然神秘兮兮地问我:“喂,曹沐夕,我听说,你家去了一个大神儿?”

    “啊?什么大神儿?”“曹灿灿说,她姑姑回来了。据说那女的很不一般啊。怪不得你今天怪怪的,敢情,是这两天被折磨的吧。哈哈。”

    “其实还好,没她说得那么夸张。”我搪塞着,心里却全然一片云朵没有,阚涛后来在说些什么,我基本都不知所云。

    晚上回家,听到大爷说起大娘明天出院的事儿。曹歌披散着波浪卷的头发,风情妩媚地翘嘴一笑:“哈哈,我就说嘛,大嫂这样的人物,怎么能不刚强?不是她风格的呀!看来,今晚呀,我估计要睡不着觉喽。我还给大嫂准备了一个特别的礼物呢,我一定明天亲手送给她。”说完,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看你这表情,怎么不太像好东西呢?”大爷开玩笑说着。

    “哈哈,大哥,这一点呀,你可就要多学学二哥啦。这女人之间的事情,男人呀,少管哈。”大爷一笑,没再说什么。

    “曹骐呀,明天张静就出院了,今晚你去医院照顾一晚总行吧?吴妈毕竟年龄大了,这在医院两天晚上,白天又忙活家里,腰病都犯了。再说,这张静怎么说也是你曹骐的人,你就去这医院陪护最后一晚,可以吧?主要我寻思啊,你这白天晚上都不露面的,让人家瞧着,不那么回事儿。”大爷一愣,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他本意应该是不想去的。但奶奶发话了,并且说得也没有理由反驳,只能点了头。

    “大哥,妈妈的意思是,这曹家上下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把娶进来的媳妇儿扔在医院,白天晚上24小时的,就两个佣人轮番照顾,这呀,要是被事儿的人瞧了去,肯定得说曹家拿媳妇儿不当人的。”曹歌说这话的时候,阴阳怪气的。奶奶一抬眼皮,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不是,妈的话也对。我这最近很忙,负责曹牧案子的人从北京回来了,最近正在运作。现在呀,虽然能把签字的事情翻过去,但受贿这事儿,人家还是一口咬定。我这明早还约了检察院的刘书记问问进展呢。”

    “回来了?怎么样了?”奶奶一听,焦急地问到。

    “还不知道呢。这不等着和刘书记见面谈嘛。”

    “那你今晚别过去了,让刘妈去一晚吧,反正明天就回来了。你这明天约了人谈正事儿,别睡不好耽误了。”奶奶说到。

    曹歌用手拢了一下头发,嘴角往一侧一歪:“大哥,听出来没?不是担心你在医院睡不好,妈妈呀,是担心你办不明白二哥的事儿呢。哎呀,这贪污受贿的,哪个当官的身上没有的呀?偏偏二哥撞了枪口,依我看呀,爸爸当年说的一点儿没错,二哥不适合走仕途。哈哈。”曹歌说完这些话,嘴一撇,又低头吃了一小口米饭。

    “医院躺着那个是你大嫂,让你大哥去,有毛病吗?”奶奶突然声严厉色地冲着曹歌说到。

    “没有呀妈妈,哎呀,只是您不清楚,我大嫂呀,没有那么矫情。我白天还听吴妈说,都排气能走动了呢。又不是卧床不起的,晚上自己完全可以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伏天氏〕〔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