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五十八节 序引
    “你照顾我?”张静一片错愕,怔怔地盯着曹歌的脸。那满脸的难以置信中,还有着耐人寻味的恐慌。当然,这个恐慌一词,是我自己品味出来的。

    “曹歌,你的心意呀,我代你大嫂领了,照顾,可还是算了吧。你这自己都照顾不明白自己呢,我记得你初中时给你买的花啊,小金鱼啊什么的,都让你养死了。”大爷开玩笑说着。

    “哥,我没开玩笑。初中都多久的事儿了,我现在都三十了好不好,再说,我在云南这么久,这不是把自己照顾的还很好呢嘛。我是想,大嫂还没有痊愈,辰辰跟着睡,小孩子淘气,难免会碰到嫂子,你白天还工作,全家就我一个大闲人,正好呀,你睡我屋,我睡你屋。都解决了呀。”曹歌说得也是合情合理。

    大爷笑了笑,摸了一下曹歌的头发:“哎呦,长大了哈,考虑得还挺周到。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但,真不能让你陪你大嫂。毕竟你回来呆不了多久,还让你照顾病人,睡不好的,我这当大哥的,于心不忍啊。”

    “曹歌,真不用,真不用。我这能自己走自己动的,根本不需要照顾呀。你看,我行动很灵活的呢。”张静说完,便挣脱了曹歌的手臂,自己扶着沙发向前走。这时,楼上奶奶领着曹辰下了楼。辰辰好几天没有见到妈妈,自然很想,一路小跑便来到了张静身边,害得奶奶在后面一阵惊呼,生怕这大孙子在楼梯上一不留神摔倒。

    “妈妈,我都想你了。”曹辰边说,边一头扑进了张静怀里。小孩子毕竟不懂事,也没有轻重,不知道这病情大小,加上男孩子力气再猛一点,正巧就碰到了张静的手术伤口。张静吃痛地叫了一声,一边用手臂环着辰辰,一边面露难色。这一声,着实让在场的大家都紧张了起来。

    尽管张静嘴上说着没事没事,但她额头处,明显迅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嘴唇发白,一看便是疼得不轻。琴婶急忙上前:“哎呀,要不要紧?快坐下,快坐下。”奶奶招呼辰辰到自己怀里。这边,张静微微弓着身子,缓慢地移动着步子,我观察到,她坐下来时,双手攥着的拳头放在腿上已经有了水迹。

    “大哥,你看呀,我说的对吧。你看大嫂这身边没个人照顾能行吗?就按我说的吧,今晚我陪大嫂。”曹歌用笃定的眼神望着曹骐。

    “曹歌,你大哥说的对,你这回来没几天,也呆不了太久的,怎么能让你看护病人呢?还是我吧,反正我白天也没有事,能够补觉。”琴婶在一旁诚恳地说到。

    “二嫂,不用,你这有两个孩子要操心呢,我这闲人反正也没事儿,我陪大嫂,就这么定了。”曹歌的话,结束得很生硬,几乎没有给人说不的机会。这个举动,在外人眼里,小姑子和嫂子的感情真是令人艳羡,而曹歌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张静的脸煞白,我不知道这是因为疼痛所引起的,还是在听完大家方才的谈话后,内心忧虑重重却无法反驳而导致的,总是,那脸色很是不好。

    奶奶抱着辰辰,关于夜晚陪护的事情,只是听,却没有发话。

    这时,父亲从楼上下来了。“张静这是怎么了?”父亲在下楼梯的时候,便见到一群人围着张静,而她在中间的表情很痛苦。父亲明显加快了下楼梯的速度,并迅速地来到了沙发旁。父亲在琴婶身后看了一眼捂着肚子眉头紧皱的张静,忽然道:“这是怎么了?撞到了?都别在这愣着啊,要是不用回医院,上楼啊。”父亲说完,掰过琴婶的肩膀,把其让到一边,便来到了张静的一旁。

    大爷抿着嘴没有说话。

    “二哥,你这什么时候学的急救知识啊?我这次回来发现,你其实挺是个人才的,无所不能啊。”父亲没有回答,也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全在张静身上,弄得左侧的大爷眯着眼睛抿着嘴看着,右侧的琴婶在父亲右后侧一脸尴尬。曹灿灿在我身旁刚要挤进前头去解个围,结果,到了曹歌身边,却被一把拉住了。曹灿灿回头看了看曹歌,曹歌笑了笑:“灿灿,别往前凑了,你大娘难受。呼吸困难的时候,要给病人留出一定的空间,这样空气才能流通。”

    “呼吸困难?”曹灿灿一脸错愕。

    “这疼痛啊,确实能引起呼吸不畅.不信,你问你爸?是不是,二哥?”曹歌在父亲身后幽幽地说到。

    父亲似乎没太听清楚,侧头回看了一眼,嗯了一声,便又低了头。

    “你看,你爸都说是这样,小姑没骗你吧。”曹歌笑嘻嘻地对曹灿灿说着。

    “我扶她上楼。你让开点儿,曹牧。”大爷两步绕到茶几内侧,伸手便欲扶张静起身,结果,张静似乎因痛感很强烈而下肢无力,根本走不了路。大爷在那思考着是背还是抱她上楼的时候,曹牧在大爷耳边说:“我来吧,你有腰伤。”未等大爷反应过来,父亲已然抱起了大娘上了楼,留下全家错愕惊讶地站在一楼大厅。

    要说这个举动,怎么解释,其实也算合情合理。毕竟曹家当时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有腰伤,另外一个要是不能帮助,总不能等着谁雇个担架来吧。所以,大家惊讶归惊讶,却没有人因为此举动而言语任何。

    “灿灿,你有没有发现,你爸现在不仅会急救,而且,还乐于助人呢。你瞧,他体恤你大爷腰伤过,便主动抢先一步。感人不?”曹灿灿看了曹歌一眼:“小姑,我忽然心里暖暖的。我爸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我居然都不知道。不错。”

    曹歌笑了笑,再没说话。我在琴婶的侧面,我见到琴婶的表情,特别像吞了一只苍蝇般,痛苦至极。曹歌的话,或许旁人不曾多想,但琴婶,断断是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含义的。

    “奶奶,是我撞到了妈妈吗?是不是?”辰辰带着哭腔抱着奶奶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着。这一问,奶奶便紧忙搂过这大孙子在脸上亲了一口:“我大孙子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不是我们辰辰,不是哈,是妈妈肚子又疼了,和辰辰没有关系的。”奶奶看向辰辰的眼神,慈祥又有怜悯,不禁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来曹家时,奶奶给我的印象,也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