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强宠:禁欲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梦回大明春〕〔名监督的日常〕〔快穿之养老攻略〕〔盛宠之将门嫡妃〕〔禁欲总裁,求放过〕〔我有一个庇护所〕〔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氪金成仙〕〔黄金渔村〕〔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之创业人生〕〔极品透视民工〕〔超级继承人〕〔帝世无双〕〔洪主〕〔大唐第一长子〕〔猎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六十四节 下降的运势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觉,恍惚间记得做了一个简短的梦。梦里,母亲又在树下打着毛线织毛衣,但与之前不同的是,母亲此时的脸色和之前相比,不是很好。梦里的光线不是很足,虽没有看到雨点,但也和外面的天同样昏暗。母亲在梦里依旧是黯淡没有光亮的,甚至我需要揉亮双眼才能看清楚。

    闹钟响了之后,我呆呆地躺在床上回想梦里的场景。不禁开始埋怨老天,为什么母亲梦里和现实都是如此的颓靡,哪怕现实逆转不了,在梦里能够鲜活总是可以的呀。每每做完这样的梦,醒来的心里总是很难过。或许,是为了母亲而难过吧。

    曹灿灿比我起得早,我下楼的时候,她已经坐在餐桌那吃着豆沙包。

    “沐夕,快来,尝尝这个,今早不喝牛奶了,吃点儿中国人的口儿,粥和豆沙包。”琴婶说完,递给我一个放在了碗里。我拿起筷子,却迟迟不肯动手。琴婶诧异地问我:“沐夕?你是不爱吃豆沙包吗?要不,要不我去给你拿牛奶?”说完便要起身去冰箱取牛奶。

    “啊,没,就是,好久没吃了,有点儿,有点儿......”我说到一半,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

    曹灿灿嘴里塞着豆沙包,边嚼着边说:“有点儿激动?不至于吧,反正我是不太爱吃,不过,偶尔吃一次,你还别说,还挺好吃。”曹灿灿说完,便又夹了一个放进碗里。

    琴婶笑了笑:“沐夕,那就快吃吧。哦,对了,今天中午你回你妈妈家去看看妈妈吧,顺便帮我带个好。现在灿灿姑姑回来了,家里人多,偶尔我还能出去。你告诉你妈妈,要是我得空了呀,我就去看她哈。”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嗯?沐夕妈妈出院了啊?哦,不对呢,阿姨,阿姨,我说错了。”曹灿灿看着琴婶的脸,笑嘻嘻地问到。

    “嗯。回家了。哎,找了一晚上。我昨晚在医院陪辰辰的时候,还担心着姐姐呢。好在确实回家了,不然啊,我这心,都得心脏病了呢。”

    “找了一晚上?什么找一晚上?”曹沐夕夹了一口咸菜放进嘴里,呜呜地说着。

    “你不知道?你昨晚一直没醒呀?”琴婶问着。

    “没啊?我早上不说了嘛,我昨晚睡的老好了。我什么事儿都不知道。怎么了?丢了?”

    “沐夕妈妈昨晚半夜突然从医院离开了,我去陪辰辰打针,你小姑开车找了一晚,最后在她家里找到了。”

    “为什么啊?为什么从医院离开啊?”曹灿灿一脸疑惑,眼睛瞪得圆圆的。

    “沐夕妈妈,可能是怕检查治疗费用吧。所以选择离开。其实,我们把费用都预先垫付完了。哎,也怪我们,当时那么多人,就忘了提这事儿。要是当时告诉了她,她这会儿正好做检查呢,这顺便做个全身检查的多好?”琴婶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有着一些遗憾。

    我默不作声地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吃着豆沙包。嘴里正在咀嚼的这个,是外面卖的那种,它的味道和母亲做的比起来,差得太远了。不知怎么的,我竟然突然想吃母亲做的包子,也许,是手里这个面团勾起了回忆的味觉吧。

    吃过饭之后,我便和曹灿灿背着书包上了车。

    “你中午真去你妈妈那呀?那就不用我给你定饭了呗?”曹灿灿歪着脑袋问我。

    我扫了她一眼,简单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诶,曹沐夕,你信星座吗?”

    “什么星座?”

    “哎呀,就是星座学说,可准了。上个星期,我就看我的运势呈下坡路,还说我可能会遇到让自己烦心的人和事儿,是棘手的一星期。真是太准了。哎,不过,我昨晚睡觉之前又翻了翻,上面写着,未来两个月都是闹心的日子,而且,还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大事。你都不知道,我看完这个心啊......”

    “你,不是昨晚睡,挺好?”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那是因为,我看了看阚涛的,都是上升指数。所以,我一想,算了,他好,我就好,我什么样无所谓了呀!我就睡觉了。哈哈。”曹灿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我没有回话,也不知道该回什么才好。昨天担心母亲来曹家,今天担心中午见母亲。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天平上晃悠什么。我望向窗外,正值路口红灯,三三俩俩的学生由家长护送着过马路,我见到了有的是母亲,有的是父亲,而我坐在高级的车子里,看似优越于路人的生活,却丝毫未尝到过平凡的快乐。

    那个时候的自己,虽然在曹家吃好喝好,但因为心里悬着的身份秘密一直占据了思想的全部,所以,短时间之内,我还尚未有金钱能够凌驾于情感之上的扭曲三观。那时候的我,每天都胆战心惊,可能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相安无事,会让我偶尔给心情放一个假,却也是短暂且没有归途的那种。

    在我盯着路人感叹的时候,曹灿灿忽然推了我一下:“我想起来个事儿。你记得上次我让你给阚涛的信吗?奇怪,我问他,他说收到了,却始终什么都没说。诶,你当时给他时候,他说什么了?他看没看?”

    我当然不能说阚涛扔进了课桌,便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他看没看,但是,给他时候,他可是挺开心的。上课反正是没有吧,下课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哦。开心就行。喂!曹沐夕,我写那信,你没偷着看吧?”曹灿灿忽然用手指着我,这一问,吓了我一跳。我惊恐的样子,弄得没看都像看了一般。

    “没,没有。”“没有你害怕什么?”“我没害怕,你突然指着我,吓我一跳。”曹灿灿收回手,再没有问。

    下车之后,她又塞给了我一封信,同样交给阚涛。我收到后点了点头,便朝班级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伏天氏〕〔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