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七十三节 宴会筹备
    关上门之后,奶奶转身走了回来。冲着大爷说:“你去联系一下薛浩,看看他明天什么时候有时间?是把饭安排在白天还是安排在晚上。”

    大爷回头冲奶奶笑了笑:“您还是让曹牧自己联系吧,他自己的事情还是由他自己做主的好,免得我再没有邀请好他的客人,回头再冲我来气。”

    “瞧瞧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一家人怎么天天都气不气的,就不能好好的吗?”曹歌在旁边看了看奶奶,阴不阴晴阳不阳地来了一句:“是呀,谁都想好好的,可是偏偏对方不让你好好的,能好到哪里去?”奶奶看了曹歌一眼,没有作声,转身便上了楼。

    上楼之前,回头又对大爷说:“曹骐,小琴现在脚扭伤了,约沐夕妈妈的事情就交给你吧。”大爷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对于母亲的即将到来,我似乎并没有之前那样的恐慌。或许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诸多事情都并没有我预期的那样糟糕吧。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会通过很多现实所发生的事情而摒弃掉内心的不良幻想,从而产生侥幸心理。现在回想那时的我就是这般。不过退一步讲,即便我当时战战兢兢,神经兮兮的,也同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该来的事情总会来,该发生的事情也总会发生,如果事情真的败露的话,那么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曹灿灿自从琴婶脚崴了之后,她对我的态度谈不上180°大转弯,但是明显近了一些。这或许就是同龄人当中,对于感恩的一种不语的行为表现吧。对于曹灿灿这样倔强的女孩子来说,让她开口来道出千恩万谢的话十足是非常的为难,更何况,对于昨天晚上在饭桌上她的那一句感谢,我已经受宠若惊。

    那天中午,曹灿灿给我点了我比较爱吃的排骨。但我看着那一盒肉,却没什么胃口。

    那天中午,阚涛未离开教室的时候饭已经送来了。他张大了嘴巴:“哇塞!曹灿灿给你点的是吗?”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半晌抬头,发现他还盯着我桌子上的那盒子排骨:“你要吃啊?你要吃就给你吧。”

    “我可不吃。我猜呀,我那份应该已经在她的桌子上了。”

    我兀自地看着桌子上的排骨,不知道这是用我的善良所换来的,还是说这就是一顿普通的午餐。总之,后来我知道,这虽然谈不上“最后的晚餐”,但也恰如其分的表现了非同寻常的味道在这菜丝里。

    放学回家的路上,曹灿灿突然指着远处的,尚未耀眼的朦胧霓虹光点对我说:“曹沐夕,你看,那是新建的游乐场。这个星期六,我带你去游乐场吧。”

    我抬头看了看那,好远又好近的距离。

    游乐场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非常陌生的。这种高消费的娱乐场所,其实是有钱人家所放松消遣的地方,但是对于我而言,童年应该去的旋转木马,我十岁了,都没有见过那马的模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曹灿灿跟我提起游乐场三个字的时候,我望着远处那亮晶晶的光点,忽然之间,心里面有了一些感伤。感伤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忽然自己笑了一下,感伤没用,尤其对于穷人,于物质和精神都贫穷的人来说,更是一种奢望。

    我看着曹灿才笑了一下:“再说吧。”

    “什么再说呀?星期六我就带你去,到时候我让我爸爸开车。我和你说,我小时候,我爸爸经常开车带我去游乐场,虽然每次都是我缠着他,他才肯,但能出来,对我来说简直比得到漂亮的公主裙儿还开心。我小的时候胆子特别的小,看不出来吧,别看我现在胆儿挺大的,实际上小时候啊,什么都不敢玩。每次都是买了票,进去看人家玩儿,那我也开心。”

    我看着她和我絮絮叨叨地讲她小时候的事情,忽然感觉,对面的她,脸上面似乎又多了一个人的影子,而那一个人,便是我。

    其实,这个倒是不难理解。我俩有相似的地方再正常不过。我经常会在曹灿灿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的从她的表情当中,捕捉到我的某一个点。

    这个点或许是表情,或许是心理状态,或许是某一种性格的三棱镜面,总之真的是很像。

    外面的天看着有点阴,曹灿灿身后的霓虹一闪一闪而过。车里面很黑,外面很亮,这鲜明的对比,无意当中,又将我拉回了现实。

    曹灿灿就这样不停说着她的童年,整整一路。我似听非听的左耳进右耳出,我也不清楚自己脑袋里当时在想什么,也许仅仅是在放空自己,然后独自品尝自己的不幸吧。

    家里面布置得很漂亮,就如同过新年一样。每次宴请家里面都没有如此大张旗鼓,但是这一次却不同。我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但是能够看得出来,这次父亲能够恢复公职,对于曹家而言,还是一件比较欣慰的事儿,尤其对于奶奶和琴婶。但这两个女人的欣喜,却来自人性的不同方面。

    奶奶从楼上下来,穿着一件非常漂亮的暗绿色旗袍。

    “灿灿呀,你快过来,看看我手里面拿的是什么东西?”

    曹灿灿脱下鞋子后,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颠便颠的跑了过去。

    “这是什么?”

    “这个呀,是你大娘今天出去,去给辰辰买东西的时候,顺便给你带的。好看吗?”

    “哎呀,真好看。给你,这个是给沐夕的。”曹灿灿伸手接了过来。以我对曹灿灿的了解,一般情况下,她都是会先挑的,而这一次却让我很意外,她跑的过来:“诺,你先挑。”

    我抬头看了看曹灿灿摊开的手掌心里,是两串很漂亮的珠子。珠子中间有两个小牌子,大概是一些祝福语吧。我说随意吧,曹灿灿一脸认真:“别呀,你还是挑一个吧。”无奈之下,我便随手拿起来一串。

    我看见琴婶在沙发上,看见曹灿灿的举动,会心地笑了。或许在琴婶看来,曹灿灿终于学会与他人和平共处了。当然,这个和平共处,是带引号的。我不太敢去想象,在我身份暴露的时候,这一切的“共处”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凄惨局面。

    曹歌指挥着家的佣人正在往窗帘旁挂小灯笼。琴婶儿坐在沙发上,歪头看着曹歌,噗嗤一下笑了:“曹歌,你说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挂什么灯笼呀?看起来怪怪的。”曹歌回头看看琴婶,道:“二嫂,你不懂。我其实呀,还真不是为了我二哥恢复公职的事情而开心,我是开心,明天沐夕的妈妈就要来。诶,你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看沐夕的妈妈很亲切,这种亲切还说不上来。也许呀,是她为人的性格很合我的眼吧。而且,我和你说二嫂,我还打算学唱戏了呢。”

    琴婶儿把瓜子放在桌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曹歌:“学唱戏?”

    “是呀,学唱戏。”琴婶笑得前仰后合,曹歌过来拍了琴婶后背一巴掌:“二嫂,你可别和我大哥一样,动不动就笑话我。有什么可笑的呀!学唱戏,这件事情有那么搞笑吗?”

    “不不不,不是唱戏的事情很搞笑,是你,学唱戏的事情,很搞笑。”

    “是吗?”曹歌皱着眉毛看着琴婶,疑惑地问。

    “这么多年,我对你的了解还是比较深的。你是一个办什么事情都三分钟热血的人,我是真想象不到你学唱戏,学个半途而废是什么样的。”

    “二嫂,那是想当年,现在我都多大了。我现在这么大的人办事情都是要有始有终的,你放心,这一次呀,我一定会学的很好。况且我都想了,我如果真拜了沐夕妈妈为师的话,这一时半会儿啊,我还真不想回云南的呢。”

    琴婶坐在一旁听到曹歌说不想回云南的话,其实还是很开心的。不过,站在琴婶身后的奶奶,脸色可是尴尬的很。我用眼睛瞟了一下奶奶的脸,说不上开心还是不开心。其实对于一个母亲而言,自己的女儿如果能留在身边,那是一件非常令人欣慰的事情,但是对于奶奶而言,她和曹歌之间的关系,这种长时间的逗留,对于奶奶而言,确实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奶奶拍了拍手,转身问吴妈:“吴妈呀,饭做没做好?好了就开饭吧。我这最近两天没太吃好,自打昨天听见曹牧恢复公职的事情之后,我的心呀,突然一下子就敞亮了。今天晚上让你炖的那只鸡炖了吗?突然想喝点汤补补。我昨天晚上躺床上呀,也想通了,这人呀,活一辈子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儿,不然你哪一天,因为点什么事情,突然就气背过了气没了的话,岂不是真的很遗憾?”

    这句话说的让旁人听起来很是不舒服。奶奶平时说话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自打曹歌回来之后,奶奶说话,经常也会阴阳怪气儿,让人摸不着头脑。总是听起来很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没有办法帮腔,更没有办法接茬。

    这时,张静带着辰辰下了楼。曹灿灿一下子冲了过去:“大娘,太谢谢你啦!我好喜欢这个珠子。”张静笑眯眯的看了眼曹灿灿:“喜欢就好。沐夕,你喜欢吗?”

    对于张静突然提到我的名字,还是令我有些错愕的。毕竟,我当时的心思还在奶奶方才说的话上面。

    “喜欢喜欢,谢谢大娘。”之后便低着头,打算背书包上楼。却被奶奶拦住了,让先吃饭,再上去也不迟。我应了一声,便去洗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