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人生〕〔夫人,你马甲又掉〕〔乔管家给我打十个〕〔秦语秦苒程隽〕〔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高手〕〔陈平〕〔秦苒程隽〕〔万兽朝凰〕〔元卿凌〕〔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夏心妍霍翌庭〕〔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的绝色女老板〕〔顾少的独家挚爱〕〔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婚婚欲醉:顾少,〕〔最强小村医〕〔我的神秘老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八十八节 友谊的礼物
    晚上回到家,便看见张静带着辰辰在做作业。

    我在路过门口的缝隙中看了看张静的背影,这个女人似乎在做了手术之后,身体要比前些日子还要消瘦,隐约之中,似乎还有一种憔悴感在这影子的周围。尤其是在曹骐离开南京的这两天,很明显,离开之前两个人的争吵对张静来说,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因为,她最近笑容都少了很多。

    晚上吃过晚饭,奶奶突然问父亲:“曹牧啊,最近两天单位怎么样?回复公职之后,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大家对你的态度如何?有没有什么难处?”

    父亲转回身:“就那个样子吧,和之前没什么区别。更何况,事情不都已经平了吗?更何况,大家都知道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呵呵,妈,怎么,你害怕谁能给我穿小鞋呀?”

    “那倒不是。只不过呀,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上点儿心,也走点儿心。别再被人算计了,办事情要严谨,不要让别人有机可乘。”

    “嗯。”父亲答应了一声。

    “沐夕?”正当我吃完欲离开座位的时候,琴婶儿突然叫住我。

    “嗯?婶儿?”自从今早,我对琴婶叫我名字总是产生一定的心里恐慌。

    “你母亲怎么样了?”琴婶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但越是这样,越让我心里没有底。

    “哦,挺好的。”

    “那就好。你有和她说,我让你带好了吗?”琴婶歪着脑袋侧着头,等着我的回答。

    “哦,说了,说了。”实际上我只字未提。她问我,我索性敷衍两句。说完便着急往楼上走。

    曹灿灿吃完饭,擦了擦嘴,才发现饭桌上没有发现曹歌:“咦?我小姑呢?”

    “你这孩子,心可真够大的,饭都吃完了才发现饭桌上没有你小姑啊!”琴婶儿开玩笑地说到:“她跟两个朋友出去了。”

    “哦!曹沐夕,我送你一件礼物,你来。”“送我礼物?”面对着曹灿灿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我突然之间不知所措。她见我木讷地依旧站在原地,索性绕过桌子,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快点,快点!”我被她拉着就往楼上跑。

    曹灿灿把我带到了她的卧室:“你闭上眼睛,不要睁开哦!”闭上眼睛之后,我听到了曹灿灿拉开书包的声音。

    “我数123哈,你再睁开眼。”

    “嗯。”

    “1、2、3!叮咚!”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操灿灿双手中捧着一个带有包装的小盒子。

    “这个送给你。”

    “这,这是什么?”

    “哎呀,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就是前几天,我看学校旁边的文具店有一个特别漂亮的日记本,我便买来送给你。”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就是吧,嗨,我妈妈最近脚不是坏了嘛,腿脚也不太方便,我就是觉得,我有必要作为曹家的第二女主人来送给你一样礼物。快点儿拆开看看喜不喜欢吧。”我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支笔和一个本子。那本子的封皮上面有着特别漂亮的小熊,并且泛着荧光。确实,真的很好看。

    “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我看着手里的礼物,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喜欢就好。我没有什么事儿了,你可以回屋写作业了。”

    我在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冲着曹灿灿说了一句谢谢。曹灿灿把手背在身后,眯着眼睛连忙说到,不用不用。

    转身进了卧室之后,我随手关上了门。我把曹灿灿的礼物就那样放在了我平时写作业的书桌上。我拧开桌上的台灯按钮,一缕光恰好照在了那日记本上的小熊,光把荧光粉照得盈盈亮亮,那熠熠生辉的光点,霎时就恍花了我的眼睛。

    关于曹灿灿为什么突然送我这么一个礼物,我心里还是有些数的。大抵不过是因为琴婶儿崴脚的事情或多或少地对其有那么一点帮忙和照顾,于此便让曹灿灿忽然之间地拉近了与我之间的距离。

    但是实际上,当这种关系逐渐地向中间靠拢,并且趋于春天的时候,我忽然发觉,我更能够适应的,是之前的那种不远不近。毕竟东窗即将事发在这个时间点上,这种回暖的关系,对我而言,却并不理想!

    人本身在某种特定关系距离中,会形成一种敌我关系。一直为敌,好过从亲变疏。一旦由恨所致的关系转变,有曾经在里面,恨便会成平方倍数增长。

    与曹灿灿与琴婶儿之间,我这边和曹灿的距离拉近了,那边与琴婶儿之间的距离又拉远,这一距离感的变化对我而言十足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最近曹家发生的事情太多。

    张静自从生病之后,便显得有那么一些的力不从心。相比她刚带辰辰回曹家时候的精神劲儿而言,此时来看,张静每天忧心重重的,至于究竟担忧在哪个点上我不知道,但也能简单地说明所有人的光鲜亮丽,左不过是表象罢了。

    曹歌最近一段时间,似乎把精力大部分都放在了我母亲身上,而另外一部分的精力,则放在了学习戏曲上。她于奶奶之间的争吵和与曹家之间的斗争已经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或许是最近尚未有勾起她痛心的点吧。至少在目前的阶级斗争上来而言,曹家内部矛盾,排名下降至第三位。

    而关于琴婶儿,我似乎越来越觉得月朦胧鸟朦胧。

    大约晚间七点左右,家里面来了客人,是薛浩。不过薛浩是和曹歌一起进来的。薛浩想要上楼向奶奶打招呼,吴妈在旁边婉言说到:“薛公子,老夫人最近两天刚得空休息,睡眠还不错,可能这个点儿在念佛经,最好还是不要上去打扰。”

    薛浩随后来到了琴婶儿身边:“小嫂,最近两天脚有没有好一些?”

    “好多了,都敢着地了了呢!”

    “那还不错,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都说这伤筋动骨一百五,你这距离一百五,可还是有些距离呢!”

    “放心吧,没看我天天在那儿都不动嘛?就楼上楼下的这一天呀,可把我憋坏了。”

    “小嫂,话也不能这么讲,之前也没见你怎么外出的呀!大嫂呢?”

    “哦,辰辰这不是上学前了嘛!哎,现在的孩子,学习任务都比较紧,学前就都有作业的,她吃完饭便带着辰辰又上楼了。从饭前写到饭后,也是够累的。朵朵呢?现在是不是也要上学了?”

    “哦,朵朵比辰辰小一岁,也快了。哎,别提了,朵朵呀,比曹辰还淘气!别看是一个女孩子。”

    “淘气的孩子,长大慢慢就好了。诶,薛浩,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就很淘。你看现在?!”

    “可快别说你了,你是小时候淘气,长大了也不让人省心。”

    曹歌笑了笑:“薛浩,我可跟你说哈,这是曹家,再乱讲话的话,小心我把你给撵出去。”薛浩哈哈地笑了起来。

    “曹歌?你不是和朋友出去吃饭吗?怎么又跟薛浩碰到一起?”

    “啊!二嫂,就是沐夕妈妈生病时候吃的那粒药,薛浩不是找人给看了看吗?就是普通的退烧药。”

    “那就好。这样也比较安心了。”琴婶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在这之前我因闷热早已经把门再次打开,所以,楼上楼下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法神之旅〕〔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月落屋梁〕〔棒坛之所向披靡〕〔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入戏〕〔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