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人生〕〔夫人,你马甲又掉〕〔乔管家给我打十个〕〔秦语秦苒程隽〕〔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高手〕〔陈平〕〔秦苒程隽〕〔万兽朝凰〕〔元卿凌〕〔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夏心妍霍翌庭〕〔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的绝色女老板〕〔顾少的独家挚爱〕〔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婚婚欲醉:顾少,〕〔最强小村医〕〔我的神秘老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九十三节 第三者
    紫云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微抬起了下巴,眼睛就那样直直地盯着曹骐,看得出来,曹骐一直在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他向前一小步,这一步,几乎与紫云菲之间的距离达到贴着脸的地步。就在周围气氛安静得出奇的时候,曹骐忽然咬牙切齿地说到:“你得不到你想要的。”

    “是吗?试试吧!”说完,紫云菲从曹骐的身边走了过去。奶奶这时恰巧从楼上下来,正巧看见了大爷:“曹骐,你回来啦?快,这位小姐说是找你跟张静的。我看~”奶奶说到这之后,后半句生生咽了回去,并且把目光移向了张静。奶奶尴尬地冲着紫云菲笑了一下,又对着曹骐说:“你快好生招待人家,大老远跑来的。”

    “曹妈妈,您应该是忘了,我刚才和您说了,我是和曹骐一起从上海过来的。”

    “怪我怪我,哎呀,瞧我这记性,你们年轻人聊,我刚才约了旁边的刘姨,趁现在天气还行,出去走一趟圈。过些天呀,天凉了就出不去了,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奶奶说完,便到了玄关处换鞋。

    “曹妈妈,您多穿点呀!”

    “谢谢!我先走啦,你们慢慢聊。”奶奶在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张静,那孤立在一旁的张静,此时看上去很是孤单,甚至还有些可怜。奶奶看见她这般模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门。

    其实,大家都是知道的,奶奶几乎是从来都不溜弯的,这儿突然选择在今天这个时候出去转悠,不禁让人怀疑,这个举动是否是故意的。

    后来,这件事情得到了证实,她确实如此。因为奶奶对自己的儿女还是很了解的,尤其当这个紫云菲进入曹家之后的种种举动,以及张静对其的反感态度,很明显地说明了她们之间的这种复杂而又简单的关系。奶奶或许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年龄大了,她是真的不太想把她的精力都放在儿女上,况且这种情感上的纠葛,岂是她一个老人家能够做的了主的?不能说大爷在外面有人干涉不了,连我父亲把我都生出来了,现在都住进了曹家,奶奶不也是默认了吗?毕竟她还没有能耐把我重新塞回到我母亲的肚子里,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毕竟,曹骐和我父亲,都已经是40开外的人了。而她,又能做何呢?所以假装不知道般地出去图个清净,也是一件好事。

    奶奶出门之后,大爷瞬间就把嗓门儿提高了。他似乎也并不忌讳周围的看戏人,甚至这观众中还有我们两个小孩子的存在。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你讲过了,怎样都可以,就是不可以来曹家。”

    “呦!原来你这么怕你妈妈?”紫云菲回头眯着眼睛讽刺般地说到。

    “不是怕,是尊重。我们都是成年人,理性一点去对待问题好吗?”

    “理性?”紫云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轻蔑地笑了一下。“哦,对,我经常会忘记你的身份。以你的聪明才智,理性是生命中必备的一种生存习惯,包括情感。对吗?呵呵,理性,嗯,理性。现在你来和我谈理性,当初选择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想到理性这个词呢?曹骐,我的为人你应该清楚,你记着,我不是张静,更不是李巧儿。我紫云菲认准的人和事,我便会一路走到底。我得不到的,任何人也休想得到!以我的性格,你应该能明白,踏进曹家这个门,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曹骐纵使在社会上再怎么风光,你也奈何不了我半分!哈哈,谁让,你是一个领导?国家的公职人员?”

    “紫云菲,你不要太过分!”曹骐眼睛在冒火。

    “过分吗?不过分。你这身份和地位,当初在踏入美人关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今天这一切,只不过是发生的时间不同而已。”

    “李巧儿是谁?”一旁的张静忽然就蒙了。她见没有人回答她,索性问了第二遍。

    曹骐转身看了张静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很明显的,眼睛里的眼珠来回转了好几圈。这种举动,从微表情学上来说,也是一种心虚的表现。说明,在此时此刻,他正在脑海中构思如何去撒这个谎,圆这个谎,并且如何构建一个可以让人信服的故事和情节。

    只可惜,这撒谎本身就是一个技术含量超高的活儿,但凭他曹骐智商情商颇高,但也断不可能在这种伦理道德问题的边缘短时间之内就能编造出一个切合一切理论联系实际的理由。

    紫云菲后退两步到了张静的身边:“曹骐,你千万别告诉我,你的夫人居然不知道李巧儿的存在?呵,看来我今天还真是来对了。不费吹灰之力就又抓到了你的一个把柄。我现在正式地通知你,曹骐,你不用威胁我,也不用恐吓我,我想要得到的,现在已经胜券在握。”

    张静在旁边皱着眉毛,此时的她,看上去表情似乎在游离着。她已经褪去了之前的愤怒,而是充满着疑惑和期待。在紫云菲说完这话之后,她再一次问了一遍,而这一次,是直接看向的紫云菲。

    张静清楚,曹骐那边,肯定是半毛字都问不出来了,那突破口便只有一人,便是紫云菲。

    紫云菲把嘴角轻轻向上一勾:“李巧儿。”嘴里叨咕了一遍这个人的名字后,眼睛向上一翻,妩媚的很:“你想知道她是谁,对吗?”这句话无疑就是个反义疑问句。张静既然问了,自然是想。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只不过,紫云菲说的这句话还是有着自己的用意。她实际上不是说给张静听。而是说给曹骐。曹启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微低着头,眼睛瞪的圆圆的,向上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紫云菲。

    “你给我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有好的故事,大家拿出来一起分享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说呢?曹大公子。”这句话显然是威胁,赤裸裸地威胁。

    “你的胆子现在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居然敢在我曹家威胁我?”

    “我可不敢。我区区一个弱女子,上没有老下没有小的,没不经商,不走仕途,只有活命一条,我怕谁呀?”紫云菲边说着,边用手摩挲着墙边的画。

    “你出来,我要和你谈谈。”

    “不谈。”紫云菲说完,便又一屁股坐姿了沙发上。曹歌这时在一旁坐不住了,她起身站到了餐桌这边:“大哥,要不,你们坐下,慢慢聊?”

    曹歌说话的时候,父亲已经从大厅走上了饭桌;“还有菜吗?”

    琴婶看着父亲的举动,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应该,差不多。诶?你不是应酬去了吗?嗯没有吃饭吗?”父亲没有回话,刘妈在厨房,没有注意到大厅的动静儿,而吴妈又在楼上哄着晨晨,父亲坐在餐桌上看了看周围,没有干净的碗筷,便欲起身去厨房。这时,琴婶忽然站了起来,拖着一条瘸腿,三步并作两步地去厨房拿筷子和碗。

    曹灿灿取完碗筷之后,直接坐到了他爸爸身边。小声地问李巧儿是谁?劳资这个词云飞又是谁?父亲呵斥道曹灿灿:“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打听。”

    曹灿灿一吐舌头,把好奇心又咽了回去。

    “我今晚住哪儿?要不,你让人把楼上的客房收拾一下,嗯,我晚上在楼上客房将就一夜还是可以的。你看,这外头也不早了,这片别墅区离市区远,宾馆又不太安全,就客房吧。如何?”

    曹骐并不说话,就那样两眼盯着面前的紫云菲。两个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有太多的东西在飘来飘去,有仇恨、有故事、有哀怨。

    人,本身就是如此,不明所以的时候,甚至对于旁观者而言,但凡有秘密跟着的一样东西,都会很大的吸引到周边。好!人就是这个样子但凡有秘密的事情都能够足以你吸引众多人的注意力和关注度。而作为故事当中的当事人,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当中,并且存在着什么样隐患的情况之下。而隐瞒秘密的人却以各种方式与方法对他隐瞒了该事情的真像。这对当事人而言不仅仅是不公平,甚至可以用一种酷刑来形容,张静当时就是那个样子。

    她奋力地想要去捕捉到二人之间的猫腻,而谈话中间的所有言语措辞,包括想从当中分析出来某种事物所遗留下来的,一些你一点何纰漏结果发现是发现了却无从下手。

    而关于这个李巧儿,她从头到尾一共问了五遍。赞美一遍的问话都成为了曹骐,于子云霏之间,下一句谈话的重要内容与千愁点。

    然,尽管如此,却从未有人正面地向她提出或者讲解,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可真少。越是如此,越月食抓心挠腮。

    紫云菲回头看了看张静:“我是一个凡事做了就能够坦荡承认的人。我不在意周维到底有谁知道我的事情,或者对我抱以什么样的目光。所以,我今天可以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来告诉你,其实呢,你也是个第三者。”张静听完,当时就慌了。整个人往椅子上一摊,那感觉与放弃了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法神之旅〕〔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月落屋梁〕〔棒坛之所向披靡〕〔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入戏〕〔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