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王在都市〕〔皇叔宠妃悠着点〕〔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一胎二宝:总裁的〕〔神医如倾〕〔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国民CP:甜饼夫妇〕〔逃婚王妃很逍遥〕〔将军,你家娘子又〕〔穿越之不想做主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我的萌妃是大佬〕〔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魔法种族大穿越〕〔电子厂里开始的爱〕〔岁月芳华〕〔凤落西秦〕〔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爷是病娇,得宠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九十九节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奶奶的疑问,想必也来自这在座的每一位。她在问完薛浩之后,我发现,张静的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还是能发现,她探直了身子也在等薛浩的回答。

    “你问问,你问问。免得大家担心。”曹歌也在一旁催促着薛浩。

    “我得想想。我还真没有那小孩儿的电话。我想想,怎么找。别着急。”薛浩说完,坐在沙发上皱着眉毛,翻着手机上的通讯录。试了两个人的电话,最后总算是找到了那小秘书。结果,对方说,不太清楚曹局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打电话时候,听着可是状态还可以,他一个做秘书的,也不能多问。所以,曹骐究竟为何今天没有上班,真的是无从查证。

    奶奶见这试了如此之力也毫无结果,索性也没辙了。

    吴妈叫众人快点吃饭,曹灿灿起身扶着奶奶往餐桌走,到餐桌旁时,奶奶回头看了看琴婶儿,又转到另外一头看了看张静,轻叹了一口气:“小琴,小静,吃饭。”两个人闻声才缓慢地过来。

    奶奶这一声叹息,想必,若不是我一直盯着她的神色和情绪变化,根本都察觉不出来。那近乎微妙的气声,或许是那种发自心底的无奈之举。毕竟,那隐藏在阳光下的秘密,奶奶是尽收眼底,了如指掌的。

    这世界上总是这样,刚强的人必定会心累。并不是她们不善于表达,而是有时候,某种情绪和心境无从表达,最后就会憋在心里变成秘密。而秘密时间久了,想要公之于众的那一天,却会不知从何说起。

    这顿晚饭,不用想,自然是死气沉沉。我和曹灿灿大气都不敢喘,一直消停儿地坐在座位上吃着饭,听着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饭间,薛浩突然问起我的母亲。

    “对了,沐夕,你妈妈怎么样?身体这两天如何?没再发烧吧?我这两天忙,没往那边去。”薛浩边说边望向我。

    “啊,我,我就第二天去看了一下,还和曹灿和小姑一起去的。再没去。”

    “哦,你学校离那么近怎么没再去看看呢?”

    “嗨,沐夕这么大的孩子,已经算是懂事儿的了。你以为,还指望一个孩子心思像大人一般装事儿呀!”曹歌帮忙解释到。

    其实,薛浩问的那句话,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进来对母亲的冷漠,毕竟母亲生病了,于情于理我去看看都是应该的,更何况就在学校对面的巷子里。我把头埋得很深,脸似乎都红了。

    “没事儿哈,沐夕。你薛浩叔就是随口一问。不是说你不懂事儿。”曹歌继续安抚着我。我没有回话。

    刚说完这个话题,便看见父亲进了屋。薛浩一个箭步冲过去,把父亲堵在了门口:“曹牧,你等会儿再换鞋,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说完,便拉着父亲出了门。

    奶奶冲着外头的两个人喊到:“不是,我说薛浩,你们两个有事儿进屋说?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没事儿进屋啊!”

    奶奶喊完,屋里屋外都没有人回应任何,她索性也就不再言语了,但看得出来,还是惦记着门外,吃了两小口米饭,就抬头看看外头。

    五分钟之后,父亲和薛浩进了屋。

    “薛浩啊,你是不是有事情没告诉我?啊?你和曹牧出去谈了什么?”

    “曹妈妈,没,我就是和曹牧有点儿私事要说,这屋里人多,不太方便。”薛浩眯着眼睛笑了笑。而一旁的父亲则是表情严肃,黑着脸进了屋。

    “曹牧,单位里现在有传闻吗?究竟怎么回事?到底举报信上是不是你?”奶奶焦急地问着。琴婶儿放下了碗筷,端坐在椅子上等着听父亲的回答。结果,这父亲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慢悠悠地脱着衣服,直到都弄利索了,打算上饭桌的时候,才开口说到:“没有。不是我。”

    奶奶对于父亲的回答显然很惊讶:“怎么?确定不是你?”

    父亲笃定地回答:“嗯。”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奶奶开心地满脸堆着笑。但琴婶儿却没有奶奶这般天真,她疑惑地问着薛浩:“薛浩,是真的吗?确定不是?”

    薛浩背着奶奶,偷偷地摇了摇头。琴婶儿看见之后,默默地低下了头,没再说话。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而这细节被捕捉的,还有曹歌。想必,曹歌见父亲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来气,便也无力顾及旁人的感受,直接怼了回去:“我说二哥,我发现该没自信的时候,那自信的劲儿可足了呢!这刚问完的纪检,纪检都没放出来的信儿,你就直接把自己给无罪释放了?”

    父亲面对着曹歌阴不阴阳不阳的语气并没有生气,吃了一口菜之后,缓慢地抬着眼皮:“举报我,也得有事儿举报才行。刚查完,我并没有大错,所以,就算举报的是我,我也不怕!”

    “不怕?小时候也没见你有这么大的胆儿。呵呵,都说这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我二哥可是不一般哈,总是反其道而行之。行,不错。”

    “什么意思?曹牧呀,你不是说确定了吗?这怎么又弄个不怕?薛浩,到底怎么回事?”奶奶一听,便着了急,追着父亲不停地问着,问着问着,父亲就心烦了,非常不情愿地回答:“妈!我都说了没事儿!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是有数的。”

    “你有什么数?你从小到大,哪次事情都不都是家里给你擦屁股?但凡你有点儿能耐像大哥那样不让人操心,我们都不会管你。”曹歌在一旁打抱不平。

    “你大哥不让人操心?呵呵,你哪一只眼睛看见他不让人操心了?啊?!昨天晚上家里乌烟瘴气的,难道是我弄的?真是莫名其妙。算了,不吃了。”父亲说完便放下筷子,上了楼。留下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不说,还让薛浩动了气:“曹牧!你回来!你这人怎么现在变得就能和家里打架?怎么好赖不知呢?”结果,父亲充耳未闻,低着头快步就上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仙墓〕〔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穿越东京当火影〕〔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婚不可测:腹黑总〕〔无敌传人〕〔月落屋梁〕〔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霍夫人是个小哭包〕〔这个男星有点帅〕〔乡野医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