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强宠:禁欲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梦回大明春〕〔名监督的日常〕〔快穿之养老攻略〕〔盛宠之将门嫡妃〕〔禁欲总裁,求放过〕〔我有一个庇护所〕〔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氪金成仙〕〔黄金渔村〕〔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之创业人生〕〔极品透视民工〕〔超级继承人〕〔帝世无双〕〔洪主〕〔大唐第一长子〕〔猎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一十八节 崩弦
    看着阚涛妈妈的嘴脸,让我不禁在心里腾儿出了一点儿空间,哑然失笑。这种态度,恰恰反映出了当今社会上的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是那种专门看人的外在而论短长之辈。

    其实,你不能说虚荣是一种错,在我看来,它和人与生俱来的很多品性都有着一样的共性。就好比人的贪婪、欲望,甚至很多埋藏在潜意识当中的一些想法,如此多的种种被世俗和成见所饱受摧残而致使的情绪激进化。

    我不怪阚涛妈妈,但是,她确实有点儿过分了。

    这由内而外产生的特性共融,有,不是错,过了,便是错。

    说实话,从昨晚的曹家到今天白天的校园,两个空间上明显的不同,给我的心灵创伤以及心理压力却是巨大的。但我依然承受住了。可我万万没想到,压死我这头小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居然是出自于阚涛的母亲。如果,你非要问我为什么,我想,大概是一件事情发展到了一定的时间段,就像我刚才所说的一般,突然到了这么个点,崩了,崩弦了,就这么简单。

    这将我曝露于世俗眼光中的,是有着母亲身份的、并且同样是一位人民教师的女人。我实在想不清楚,她是如何做到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地去戳伤一个孩子的幼小心灵的?难道,她真的不知,她的爱子心切,是完完全全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吗?而这个别人,恰好是我。

    我看着阚涛的嘴一张一合的不停劝着她的妈妈,却被一声砰~的关车门声阻隔在了我的世界之外。我知道阚涛有尚未说完的话在等着那扇车窗摇下来时从胸口迸发出呐喊,只可惜,这徒劳换来了使然,使然,必将也是终结的路。

    车子刚起步,我见阚涛将脸趴在玻璃上怔怔地看着我,那一刻,不管是出于何种因素,我都读懂了阚涛的举动与表情。那渐行渐远的,是一个人,一个同龄人对我的怜悯之心。

    车尾灯渐渐消失在了迷蒙的城市里,我的心,忽然惶惶不知所措,我努力地在心底搜索,究竟该搬出来自己心里强硬的哪一面去面对这女人的咄咄逼人,并且堵住那涓涓流血的伤口。

    身后的同学蜂拥而至,我傻呆呆地站在校园门口,忽然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摔倒。

    “你有病啊!傻乎乎地站这儿?!不知道很碍事儿吗?!”撞我的同学理直气壮地说着,我却丝毫没有想反驳的想法。

    “走吧,走吧,她可能最近家里事儿弄的,确实有病了。走吧!”

    “家里事儿?多大个小孩儿啊?小学部的吧!心思够重的,再大的事儿也不能挡道啊?”说完,两个高年级的男生悻悻地离去。

    我在心里不禁失笑,呵呵~家里事儿,心思重。我已经无心去理会这群人究竟将我的故事渲染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说得天花乱坠也好,添油加醋也好,污蔑诽谤也好,嘴长在别人的身上,我又能做何?正想着,忽然有人从我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车子在对面。我这看了你半天了,你这在这儿干嘛呢?快上车,傻孩子!”

    赵伯伯拉着我的手快步地穿过马路。上了车子之后,赵伯伯回头看看我,忽然问道:“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风言风语了?”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索性又低了头。

    “哎,我也没想到,这事儿,在这群孩子中传了个五花八门。这幸亏灿灿今天没来上学,不然,就以那丫头的脾气,得搅和的不得安生。”赵伯伯一手扶着方向盘,身子微侧,一边回头看着我。我依旧不作声。

    “心里难过了,是吗?”我机械地转过脖子,目光定了定格儿,才对焦上了赵伯伯的脸。我虽未言语,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沐夕,你恨自己的身世吗?”

    我点了点头。“孩子,伯伯告诉你,你看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我们不认识他们,你可能会觉得自己很痛苦,而实际上,他们或许有更为悲痛的经历,只是,不言语出来的痛苦,不代表他就是幸福的。沐夕,还记得伯伯昨天告诉你的话吗?一切都会过去,好的,坏的。”赵伯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眼神笃定地看着我。我从他的双眼中看到了坚毅,看到了相信。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赵伯伯才放心地转过身子去发动汽车。

    我将头转向窗外,伯伯的大道理,我懂,我也庆幸自己在这即将跌落人生谷底的日子里有着赵伯伯的一句鼓励支撑着我面对现实。然而,他说的对,每个人都各有各的不幸,而每一种无法言语的伤痛,总是要自己独自去面对。道理再深刻,也是需要时间去消化的。

    后来,在回想起这一段时光时,我从心底感激着我生命中出现的这几个庸人。原谅我,我并没有用恩人去许其称谓,因为在我心里,你们知道,庸人的力量,感大于一切。像赵伯伯、班主任、吴妈、曹歌、阚涛等等,他们的一路相伴,让我觉得世界还是有它阳光的一面,尽管这微不足道的温暖不足以晒化现实的冰霜,但我依旧感激他们的存在,给了我无尽的勇气和动力。

    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呢?后来我才清楚,窃取别人的消极隐私来膨胀自己的娱乐指数,是大部分人的通病,甚至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心性。

    阚涛妈妈的话,一直在我心里晃来晃去,我觉得,我可能过不了这道坎儿了。那话里的字字句句,都仿佛戳到了我的心一样,让我坐立难安。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女人的区区几句话会如此的伤心?想来想去,想明白了。

    当车子驶入曹家大院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阚涛母亲的话里,将我的母亲放了进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伏天氏〕〔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