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岛小农场〕〔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身边的中二病患〕〔萌宝驾到:爹地投〕〔龙骑士的快乐〕〔穿梭奇幻的科技大〕〔吾家嫡女〕〔医妃遮天:嫡女不〕〔花都天才医圣〕〔戏精王妃〕〔我的蛮荒部落〕〔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顶级宠婚:闷骚老〕〔我为天帝召唤群雄〕〔都市超级医生〕〔渡劫之王〕〔一胎双宝:总裁大〕〔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大国名厨〕〔我的佛系田园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二十节 热血青年
    曹歌似乎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她在我身边站了有一阵子,然后默默地退出了房间,但忘记了关门。此时的自己已经无暇去考虑别人的看法,就任由他们去批判我的不懂事,我的鲁莽和小家子气吧。

    曹歌离开之后,我独自一人坐在学习桌前,将正在翻检的书包往桌子上面一扔,僵立在椅子上。那刚才的头脑发热感此时似乎下去了一些,我反复问自己,刚才的话,是我说的?我对于自己的“英勇”表示出后怕。毕竟,沉默寡言了这么久,自己在曹家本就属于泡沫型人物,而这此时此刻的事情节点,我又是那被告席上的一员,突如其来的热血青年,是不是会死得很惨?我想着想着,不禁身子后发凉。

    我握住椅子边缘的手开始发力,直到硌得手心生疼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我的额头似乎发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那从窗子里吹进来的风拂过来时,更是浑身凉意十足。忽然之间,我有些许后悔。正当我在心里品味自己究竟是否言语不当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门铃声。

    “沐夕回来了吧,我刚才看见赵叔的车出去了。怎么样?你和她说了是吧?什么时候搬?”薛浩的声音不算很大,但是,我却听得非常清楚。

    “先进来在说吧。”曹歌也是同样弱弱的语气。

    “怎么了?你还没和孩子说是吗?”薛浩一边换着鞋子一边说着。

    “没,不是。说了,但是...”曹歌欲言又止。“姐姐也来了?”曹歌忽然问到。

    “啊,是啊,在车里呢,我没让进来。”

    “啊!”

    “谁是姐姐?小姑!你别投敌叛国行不行?还姐姐,她要是你姐姐,那楼上那个是你什么?”曹灿灿又是一阵不满。

    “行行,是小姑的错,小姑知道错了行不?”曹歌拖长了尾音。听得出来,她这两天一直在照顾着曹灿灿的情绪,也是够累的。毕竟是一个小孩子,整的比大人都难摆弄。

    “小嫂她...”薛浩话说到一半。

    “哎,一直这样,几乎一天都是这个样子,楼上躺会,我怕她出事,门都不敢关,这不,又带下来坐一会儿。话几乎也不说,就这样傻呆呆的。有时候会突然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说什么?”

    “说什么?能说什么,就是不停地反复絮叨着,对我不感兴趣?为什么呢?为什么会不感兴趣呢?就这样,看着让人好生心疼。你说,这人,不能就这么废了吧!”

    “曹牧这个王八蛋!一想起来他,我就满肚子火。这家伙这两天在单位都不露面儿了。”薛浩的这一句话被奶奶听了去,奶奶急忙问:“不在单位?在哪?”薛浩没有回答。

    “沐夕在哪儿?楼上吗?容角儿的意思是越快越好。”

    “我刚才上楼和沐夕说了一下,这孩子,忽然,忽然说不想搬走...”曹歌的话,说得像是很为难的样子。结果,为难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句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力,不亚于核爆炸。

    “什么意思?不想搬走?”薛浩小声地问着。“你没和她讲讲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吗?”

    “其实,沐夕这孩子挺懂事儿的,我想,道理她应该都明白。但我也是没想到,今天和她讲,她说,不想搬。我看,我看这孩子态度也挺坚决的,我就没再说话。”曹歌的这一句话说完,薛浩尚未有反应,另一面毛头爪子就上来了。

    “曹沐夕不搬?还住上瘾了怎么的?这是看我和我妈好欺负是吧,专门留下来恶心我们的对吗?我给你们说,这就是阴谋!这就是她们娘俩儿使得阴谋!想恶心死我,没门!”曹灿灿扯着脖子喊着,似乎每一声都是冲着楼上的我,生怕我听不到一般。

    “灿灿,你小点儿声,沐夕那边,让我去和她谈!你别嚷嚷!”曹歌劝解到。

    “不用了小姑!你们都没用,我去!我就不信了,我去问问她究竟想干什么!”说完,便噼里啪啦地上楼来。身后传来一片制止声,但从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来听,似乎没有什么用。

    到了我卧室的门口,薛浩一把拽住曹灿灿:“灿灿,你听话,你听叔叔告诉你,你和她讲没有用,她比你还小,你们两个小孩儿能说出来什么?你交给叔叔好吗?叔叔保证,保证她明天搬出去,行吗?”

    “不行!”许是这股热血已经充到了头颅以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曹灿灿挣脱掉薛浩的手,一转身,便进了我的屋子。

    “要学习啊?曹沐夕?这么学,我也没见你成绩好哪儿去啊!是不是我家风水不好,让你每次考试都是倒数?”曹灿灿阴阳怪气的样子,我见惯不惯了。

    其实,当曹灿灿说出来要找我兴师问罪的时候,我的心,便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当那噔噔的上楼声越来越近,我不得不承认,我放在身体两侧的手开始有些发抖。我怕什么?刚才的勇敢哪里去了?

    因为罪人,心虚。

    我没有抬头,一直盯着眼前的书包带子上的一个小线头。曹歌也上了楼,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劝着曹灿灿。

    “我告诉你,你不用假装听不着,你什么时候搬?我帮你啊?”

    我依旧没有作声。谁知,曹灿灿等了大概几秒,没有见我有任何反应,忽然一个箭步冲到我的面前,拽起我的书包转身就扔出了门外!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冲向我的衣柜,将我叠整齐的仅有的几件衣服抱着就往外甩!边扔还边说着:“我帮你,我让你赖在我家不走!我让你不走!我帮你!”

    一旁的曹歌和薛浩显然是被曹灿灿的举动吓懵了,直到她抱起第二摞正要往门外撇的时候,薛浩才一把抱住了她:“灿灿,你冷静点儿!你这样,只会让事情愈演愈烈,你交给大人处理好不好?算叔叔求你了!”

    那一刻的曹灿灿,就像是同样被热血浇筑了的第二个青年,根本不受大脑支配和控制,不管身旁人怎么劝,依旧把她认为该清走的东西毫不留情地往外清!

    结果,这一切,戛然而止在了一个硬物撞击地面又随着惯性蹦出去很远,并发出来的叮当声。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伏天氏〕〔魔临〕〔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