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独尊〕〔天才萌宝:总裁爹〕〔帝世无双〕〔无双庶子〕〔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我真没想当救世主〕〔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的伯爵夫人〕〔开错外挂怎么办〕〔电影世界大拯救〕〔万古第一婿〕〔炮灰嫁给了她的谢〕〔第三十九次攻略〕〔校园修仙武神〕〔全世界都以为大佬〕〔带着百货大楼回三〕〔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太虚化龙篇〕〔透视医圣〕〔夫人每天都在线打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二十二节 许久之远
    后来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竟然觉得有些许喜感。我在前面跑,后面有人追,那你追我赶的匆匆一幕,在当下昏沉阴暗的夜晚,就像一场竞相追逐的游戏,追逐着主角儿的命运,搅扰着配角儿的闪光灯,在光怪陆离的城市尽头影射着乌漆麻黑的卑微,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夜,笼着无数憔悴的心,淡淡成风,浓郁成殇。

    曹骐随后跟了过来:“什么东西?怎么来这找?”

    “一条项链。掉这头了。诶,你家有手电筒没?这太黑了,今晚连个月亮还没有。”薛浩回头问着曹骐。

    “有,等我一下,我让吴妈找找。”说完转身进了大楼。

    我弯着腰在这曹家楼的后方高高的树丛里扒拉着,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停住了脚。眼前是一棵粗壮的大树,我顺着树干往上看,抬头看到那摇曳生姿的树枝,忽觉的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在心里画着混,似乎在哪里见过。忽然在一阵风吹掉树上的一片叶子,并掉落在我鞋尖的时候,猛然想起,卧室窗外的那颗梧桐!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这位老朋友,我童年的喜怒哀乐,就悬挂在这梧桐叶还没挂上秋霜的日子里。

    我的心事一簇簇,像那结了霜的冰晶,亮盈盈地缀在梧桐的躯体上。在这无月的夜里,自带光芒。

    我仰着头去看朋友的脸庞,却发现它目光晦暗,那颤动在枝间的睫毛,就像这瑟瑟发抖的冷风月。“沐夕?沐夕?”薛浩在我身后因我突然的呆愣喊了我两次名字,我才回过来神儿。而当我再次想后退几步出草丛,然后换个方向找的时候,忽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人。借着那曹家窗子透出来的微弱的灯光,我看清了来人的脸,是母亲。

    那一日的母亲,戴了一条青色的纱巾。母亲的装饰物本来就不多,这纱巾也算是众多之中较好的一件。当我睁睛盯住那飘在我胸前的轻纱时,忽然觉得这抹绿色,耀得很刺眼。它仿佛一下子把我带回了初入曹家的盛夏时节,那绿的纯粹的清纱幔,绕了梧桐多少个时光的画卷,寥寥几笔,就演化了童年的一抹沉痛的记忆。

    “什么丢了?”当母亲再次与我面对面谈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一刻,距离上一次,已经许久之远。我没有回答。迈出草丛,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弯腰寻找着。母亲在身后凑上来,又问了一遍:“找什么呢?什么没了?”薛浩在一旁说到:“一条项链儿,有点儿历史的项链。容角儿,那项链,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项链?什么项链儿?”母亲显然是忘记了,她错愕地自言自语到。在念叨了两次之后,忽然一拍脑门儿:“项链!沐夕,是你,是你来时候,我塞在你衣服里的那条吗?”

    我依旧没有说话,但我的沉默就是默认。于是,母亲也开始跟着翻找起来。此时,曹骐已经拿来了手电筒,那个年代的手电筒,还是银色的,我从他手里接过来的时候,那冰凉的外壳透过我的皮肤,传来一阵凉意。我用力地拽着这及腰的草丛,深一脚浅一脚地翻找着。却始终一无所获。越是找不到,我心越急。

    这片曹家主楼旁的绿化带里,一簇小小的灯光照着一切的未知,众人在光影之间找寻的,恰是一个女孩儿对母亲无言的愧疚。但,这种心理活动,只有我自己知道。

    “薛浩,你那边找到了吗?”曹骐在远处喊着。“没有,你呢?”“也没有啊,太黑了,这草还太密,什么都看不见。不行就明天找吧!”

    “沐夕,要不,明天再找吧,这院子没有外人,丢不了。”薛浩在我身旁,直起身子,对着我说。

    “不!”我一个字就给回绝了。

    “沐夕,你听叔叔的,明天早上,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过来帮你找,行吗?这太黑了,看不清,你这么找下去,找到明天都找不到的!”薛浩近乎是商量的语气,一遍又一遍劝着我。

    “不!你们回去,我自己找!”

    “沐夕,明天找,好不好?”母亲凑过来,弱弱地问着。我没有回答。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同样的话在母亲的口中说出来之后,我的心态忽然崩塌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拔手中的荒草,边发力,边在口中近乎是喊叫般地“啊~啊~”乱喊。我的举动,吓得母亲惊慌失措。她冲过来拽住我挥舞在空中的手:“沐夕,我们不找了,我们不找了行不行?算我求你了!”

    “不!~~~”我的这一声不,拖了很长的尾音,惹得母亲把要说的话全都咽了回去!我的状态一定很恐怖,恐怖到我忽然发现,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母亲用手捂住嘴,小声地哭了。薛浩走过来,扶住母亲的肩膀,母亲在身后有了依靠之后,忽然哭泣的声音大了。我在手电筒的侧光中,看到母亲因哭泣而颤抖的身子,带动着那脖颈儿处的绿盈盈,一抖一抖的,抖落了我梧桐树上的漫天花雨,抖落得1990年南京的上空,漫天飞雪。

    “让她冷静冷静吧。那项链儿,究竟是...”薛浩附在母亲的耳边,小声问着。

    母亲松开捂住脸的手,抽泣地说到:“遗物,我母亲,留下的唯一的遗物。”这一句说完,身边人都沉默了。

    是的,遗物,那是曾经在这世界上活生生活着的,我们深爱的人留给我们的,是她来过这世界唯一的证明。对于每一个被爱过的人来说,遗物是温暖,是灵魂的喘息,是每一段不可替代的爱的延续。所以,当母亲在告知薛浩那找寻的物品究竟是什么的时候,所有人都静默并且瞬间被责任感所包围。

    但,大家说的是对的。这么找下去,找到明天也是徒劳。但当时的我,内心就像有一种无名的力量驱使着,让我不甘心就这样丢下它在这冰冷的土地里静默无声地沉睡过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威震九州〕〔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叶辰夏若雪都市极〕〔玩家凶猛〕〔我的仙侠被入侵了〕〔小阁老〕〔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妹妹在万界氪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