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动聆音〕〔铭心刻骨:傅少的〕〔重生青梅逆袭记〕〔玉手调香〕〔苍穹决战〕〔庶公主逆袭记〕〔篮坛上帝之眼〕〔乡村透视仙医〕〔我真的是土豪〕〔致富佳妻:重生续〕〔来生恋你〕〔冷少宠妻甜入骨〕〔水浒任侠〕〔画家为什么还混娱〕〔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邪帝贤妃〕〔全能召唤师系统〕〔虐妻上瘾:陆总裁〕〔至尊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二十五节 英勇,无迹可寻
    有的时候,物品本身是没有生命的,但我们将情感赋予在其身上,这种外在的感情加持,让这种有形的物体在某种程度上又有了可以灵动与鲜活的可能。就好比我现在握在手里的这个盒子,放在手心里,对我而言,是炙热且闪耀着无尽光辉的。

    我呆呆地在原地站了有一会儿,甚至发现薛浩和曹骐两个人的脸上都隐约出现了尴尬。

    我忽然反应过来,转身向楼上跑去,并做好了洗簌的打算。却在快接近二楼的楼梯上,遇到了刚从卧室出来的曹灿灿。她看见我之后,显然愣了一下,那表情,特别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朋友,她看向我的眼神中,明显有着躲闪。但这种躲闪,在低头看到我手里的盒子时,忽然之间,之前那种飞扬跋扈的劲头又上了身,躲闪烟消云散。

    “找到了呀!”她惊讶地问到。我没有作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回头看了看我的背影,又伸头看了看一楼的薛浩和曹骐,腾腾地下了楼。

    “找到了是吗?她手里拿的就是是不?”

    “嗯,找到了。”薛浩回答着曹灿灿的话。“切~我就说嘛,我也没用多大的劲儿,还能飞到哪里去不成?怎么说也都是在曹家的院子里呗,大惊小怪的,多大点儿事啊!”

    “灿灿,你坐下,大爷有话和你讲。”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

    “不,灿灿,大爷是想问你,你打算在家呆多久?”

    “呆多久?不知道哇!”

    “灿灿,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其实,你做出任何的决定,我们都能够理解你,但是,我看你昨天在家里的状态,去学校时完全没有问题的。不如,你去上学?是这样,你不在家,有些事情大人可以更好地去解决。你懂大爷的意思吗?”

    曹灿灿没有说话。半晌之后,突然之间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怎么解决?是大人的事,但我也有权利知道吧!”

    “等解决完了,你自然会知道。你今天要是觉得可以,今天就去上学吧。”曹灿灿没有说话,转身跑上了楼。

    我卧室的门一直开着,在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之后,尤其是曹骐让其上学时,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子。这学校里已然成了这样,如果曹灿灿再回攻到这片重灾区,那我可真是没有了喘息之地。忽然之间,我的勇猛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的一切英勇,在听到曹灿灿即将再次踏入校园的时候,忽然消失得杳无音讯。

    我想逃,我不管这种逃是逃脱的逃、临阵脱逃的逃、还是逃亡的逃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似乎特别想从大环境中摒弃掉自己的存在。

    因为,不堪重负,不忍面对。

    心里打了退堂鼓的这种心理反应,直观地反应到了行为上,很快,我便发现自己连穿衣服、刷牙洗脸的行动速度都慢了下来,我知道我自己在躲。

    尽管这种时刻,即便是到了学校,也已经完全不是以学习为目的的,但我也清楚,舆论这个东西,自始至终都是需要时间去平息的,但,时间也是需要一分一秒去走完。

    这种大道理谁都懂,但是真正发生的一刻,当你需要将自己的痛苦与时间去做抗衡的时候,你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我战战兢兢地拎着书包下了楼,却意外发现,曹灿灿并没有如平日上学的时间一般,此刻的餐桌旁空无一人,只有吴妈站在一旁,招呼我过去。

    我疑惑地回头望了望身后那条通往仇恨与无限怜悯的天梯,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侥幸。

    我胡乱地吃了一口东西之后,便撒腿就跑,那种感觉,就像是努力挣脱牢笼的鸟。

    我曾经觉得,如果把曹家必做囚牢的话,那在东窗事发之前,学校便是我得以畅享自由翱翔的天地。而现在,唯一能让我轻松的却是这家与学校之间的短暂距离。

    这一日的校园里,与昨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是因为有了昨天的铺垫,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我可以对那有着异样的目光做到短暂性的置之不理,也可以对于那些直击我心扉的言辞以及犀利的话语选择暂时性的避而不听。可我毕竟是一个内心还尚未长出躯壳的孩子,有太多的伤害在心里,很容易积郁成伤。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过了一天之后,我又依旧麻木地上了赵伯伯的车子。可能他是了解我的,他知道我太累,所以,这一路上,他从后视镜里看了我几次之后,并没有与我之间有过多的语言。

    我整个人瘫在后座上,无比轻松地望着窗外的花花世界。我想,赵伯伯一定是知道,此刻的宁静对我来说,是奢侈的,所以,他不忍心去打扰此时此刻的我,在这艰难困苦的时刻难得的平静与美好的小小世界。

    今天晚上的曹家,热闹非凡。我刚从车子上下来,便听见了屋子里传出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性感妩媚的声线。是的,没错,是紫云菲。

    我推开门后,紫云菲一个转身,那散着的及腰的波浪卷发跟着身体在颤动,她眯起眼睛看了看我:“其实,这丫头还挺耐看的。”

    “曹妈妈,你有没有想过,未来有一天,这两个孩子当中谁会更出色?”紫云菲将头转向了奶奶,俏皮地问到。

    “你这话问的,我没有办法回答。”

    “别呀!只是闲唠嗑而已嘛,要不然多无聊。”紫云菲的这话,说的很是不合时宜,而实际上,这个女人什么事情不知道?尤其是当下对于曹家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时局,她怎会不知?

    当然,紫云菲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是有预谋的。

    每当紫云菲出现的时候,不用想,整个空间中,毋庸置疑地是有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隐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这个身影,便是张静。

    我用眼睛扫了一眼那表情狰狞的女人,随后被吴妈带到了餐桌旁。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无敌传人〕〔驱魔禁书教典〕〔月落屋梁〕〔潜行追凶〕〔双界祭司〕〔法神之旅〕〔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史上最狂战神〕〔入戏〕〔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