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异界的霍格沃茨〕〔抢救大明朝〕〔超神宠兽店〕〔穿越后我自带锦鲤〕〔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时光因你而甜〕〔世界树的游戏〕〔摘仙令〕〔八零甜妻萌宝宝〕〔男神投喂指南〕〔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斗罗之青玉流〕〔和首富老公离婚后〕〔少夫人今天又败家〕〔天后的绯闻老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剑来〕〔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二十九节 小红帽与大灰狼
    紫云菲走后,那扇曹家的大门就那样砰~地一声因回力而弹了回来。这一声之后,张静忽然就崩溃了,她用手掩着脸,大声地哭泣着。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张静一直是在紫云菲面前强忍着,她在假装自己很坚强。张静的头发披散下来,那从指缝中流淌出来的,几乎已经连成线的泪水,在十月末的南京里,更显得萧兮兮。

    她的情绪濒临到了极点,比起琴婶儿的隐忍,她的宣泄从感官上便感染了整个曹家。那蔓延在空气中的气息,闻起来似乎都是潮湿的。我抬起头看向这偌大的客厅,室内不缺人气,却像是冷冰冰的冰窖一般,毫无人气。

    我在后来回想起这一段时,细细地去品味了张静与琴婶儿二人,她们俩在对待突发事件上的表现,是大相径庭的,她们都有自己用来发泄和宣泄的点,不管渠道究竟如何,那种灵魂被割据的痛感还是能够感觉到的,那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痛!

    张静在感情的人生道路上,兜兜转转,却始终转不出曹家兄弟俩的人生轨迹。这不是孽缘,是什么?她用青春和一世的情去赌,结果,输的一败涂地。我想,她们的心情,大概就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距离,那种落差是时间都难以修复的。

    不得不承认,紫云菲说的话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情绪的临界点,每个人也都是不容易的。琴婶儿对待父亲对婚姻的背叛只会自顾自地抑郁和懊恼,因为大悲不过是无言,她懦弱,她胆小。她害怕自己再一次听见父亲那毫无人性的回答以及那没有道德良知的反应让自己再一次在死亡线上翻滚一回。

    而张静,左挑右选的两个男人之间,她笃定了爱情不会消失的道理,所以,她贪婪地吮吸着两个男人来自于身边无尽的爱的春天气息,结果,父亲爱是爱着,但身体不仅背叛了年轻时对爱的承诺,甚至生出了一个背叛爱情的明晃晃的我作为沙子,一直不可治愈地折磨着琴婶儿和张静的心,这头,曹骐的不堪过往,偏偏是由与其有染的一个交际花跑到曹家堂而皇之地“扇”了她几个耳光,还带出了自己身后的靠山坍塌的爆炸性故事情节,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羞辱!赤裸裸地羞辱!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的老公从未和自己交过心。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事情,有所隐瞒无可厚非,谁愿意把自己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公之于众,尤其是说给枕边人一起分享?不,事情的点,不是曹骐说与不说,而是,交际花知道的曹家内情,是她张静一直徜徉的幸福花海,这是一种对内心的无尽刀刑,这是一种坦言告诉你:张静,你输了自己的一生!的,拽着耳朵拿喇叭喊出答案的屈辱。

    琴婶儿与张静,输给了不爱。

    虽然对于爱情观这个东西,每个人在理解上都是有偏差的。但,大体方向又都是向阳和追求完美的。尽管最后都以悲剧收场,尽管这两段爱情中都存有着巨大的遗憾,但实际上,我当时坐在桌子旁,用另外一种思维去看待,于每个人的当下而言,趁着在未来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中知晓了自己年轻所犯的错误,并且及时从痛苦中惊醒,在自己尚有能力再去爱这个世界的时候,为时不晚,甚至算是一种侥幸。

    这个讽刺似乎有一点偏颇,但是,却也是变相地在拯救她们的人生。甚至,这种拯救包括着曹骐。

    曹骐慢慢地直起身子,绕过沙发,拿起茶几上的一盒烟,点燃了一只,深吸一口,又重重的地吐了出来。我看见那吐出来的烟圈在空气中逐渐变大,变大,那氤氲的烟雾缭绕在张静哭泣的隐隐之声四周,环绕并且升腾。

    可能哭累了,张静就像前天的琴婶儿一样,哭着哭着,忽然眼泪就干了。她扶着沙发坐了过去,她将自己的双腿蜷缩在沙发上,拽了拽身上的睡裙,盖住了膝盖。那个娇小的身影就那样,像一只毫无安全感的小鸟一般,窝在属于自己的角落,等待有人能来可怜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幻觉。

    曹骐在一支烟即将燃尽的时候,忽然小声地说:“要不,离婚吧!”

    “不离!”与琴婶儿在离婚事件上反应不同的是,张静很坚决的,并且很快速地回答了曹骐,不离婚。大家当时的困惑,大概和我是一样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离婚?难道还要继续过?

    曹骐对张静的反应显然也是很意外,他掐灭烟头,转身问张静:“不离?”

    “对,不离婚!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我就在这儿占着这曹家大少奶奶的位置,我看谁还能把我怎么着!”张静说的掷地有声,弄得一旁的曹歌挠了一下头,看向了一旁的薛浩。

    这薛浩作为曹家荣辱与共的见证人,他此时的内心应该是百感交集的。可能,就像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一般,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薛浩,便是这两起婚姻变故的旁观者,但是,不管这个旁观者有着多么强大的内心和多么犀利的言语以及多么公正的三观,此事此刻,他都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么多的当事人面前去表述自己的建议或者意见。

    其实,也是难为薛浩了。

    薛浩回应了曹歌,他眨了眨眼,大概是示意曹歌别说话。曹歌意会地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的奶奶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了。一旁的吴妈捏了捏她的手,她便再没有言语任何。

    就在这气氛再一次陷入僵局的时候,张静忽然问曹骐:“曹骐,你是大灰狼么?”

    “什么?”曹骐一惊,回头看身后沙发角落的张静:“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是大灰狼吗?”

    曹骐没有说话。这一句问的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家听的是晕晕呼呼。

    曹灿灿颤颤巍巍地小声问:“为,为什么,我大爷,是大灰狼啊?”

    张静没有抬头,她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目光呆滞,自言自语道:“我是小红帽。我小的时候,提着一个篮子,唱着歌,蹦蹦跳跳地去采蘑菇。在我踩了满满一筐之后,突然遇见了一只大灰狼。大灰狼告诉我,他不是童话故事里的那个坏人,他喜欢我做的蘑菇汤。于是,我炖了满满的一锅,可惜大灰狼没有吃,狼嘛,改不了吃肉的本性。小红帽就一直饿着肚子等她的大灰狼回来。结果,有一天,大灰狼回来了,带了满满的猎物,却告诉小红帽,他饱了,并且囤够了后半生的粮食。小红帽一气之下,便喝光了那锅汤。奄奄一息的时候,大灰狼凑到身边告诉她,呵呵~你是不是傻?狼,从来不吃素。”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