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我一生经历三千主〕〔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节 男人的青春
    张静的故事讲完了,世界沉默了。

    作为建立在政治利益基础之上的爱情牺牲品,即便是那盆汤不是毒蘑菇所致的苟延残喘,张静与琴婶儿的命运,可能也好不哪里去。

    要知道,对爱情充满希冀本身就是个错误,无论和谁。

    沉默的气氛当中,我发现沉思下来的不仅仅是张静自己,还有着一屋子漂泊不定的、无处安放灵魂的人们。

    曹骐随即点燃了第二根烟,他在吸了两口之后,忽然起身对着张静说:“既然你做了决定,那么这样,我不想亏欠你太多,为了避免麻烦,今天当着妈的面儿,我也表个态,你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任何时候,你说离婚我都同意,并且会给你一定的经济补偿。”

    张静用袖口抹了一把眼泪:“经济补偿?那我这儿呢?怎么补?”张静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是的,那千疮百孔的心脏,怎么补?曹骐没有说话。

    “我不想要什么经济补偿,你给我钱,人都没了,我有什么用?我不要钱,我要我的青春!我要我的童话梦!”张静哽咽的说着。四下一阵沉默之后,张静对着曹骐继续说到:“我没谁可找,你是辰辰的亲生父亲,他还那么小,我必须要保全我的婚姻。我不离婚,我要你和外面那些野女人全都断了关系。以前的事情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吧,反正,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回到我身边,这是你作为丈夫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我做不到!”张静在说完之后,曹骐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回绝了她。比起张静对待这场婚姻大地震的反应,曹骐的这一句做不到,似乎更让人揪心。

    张静轻轻地放下双腿,颤抖着声音问:“你再说一遍。”

    曹骐一边回答,一边向大门走:“你不用管我心里装的究竟是谁,但肯定不是你。关于隐瞒,那是婚前的事儿,不足以作为现在你和我谈条件的借口。”曹骐顿了顿,继续说:“至于紫云菲,她在官场上帮过我太多忙,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你是知道的。还有,我承认,当初和你结婚是个错误,但我对你的亏欠,只局限于娶你为妻并为动情。你在和我谈青春的时候,我的青春向谁去要?!”曹骐在说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猛地回身,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张静。

    张静被吓得一个激灵。

    “你以为,男人没有青春是吗?你以为男人没有梦是吗?你以为男人只会看武侠不懂得爱恨情仇是吗?你在为你未来打算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没有灵魂的躯壳。为什么呢?因为我是曹家的大哥!我是长子!我现在,他妈的恨死自己为什么是这个家的老大!太多的事情,都需要我独自去面对。我的妈妈为了曹家毁了我的王子梦,我哭过吗?李巧儿带着我的孩子割腕自杀的时候,我还得为了父亲的名声硬娶了我妈妈给我安排的,我弟弟的女人,我反对有用吗?她的为爱殉情至今我都没有办法给她光明正大的忏悔,你以为我的心不痛吗?我的良心能安吗?我的弟弟在责怪我吃窝边草的时候,我反驳过吗?父亲离世之后,我的仕途一度遇到了瓶颈,我不愿意回家面对你们一大家子人,我只有应酬应酬,可我没有了后台,我想证明自己,我不利用紫云菲,你以为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吗?你呢?!你在同我弟弟暗香浮动的时候,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在外被人说,被自家人给戴了绿帽子时,你觉得我的心情如何?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外面如此的拼吗?”

    曹骐一连串的质问,让整个大厅的人都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回答,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回答。张静站在曹骐的对面,此时的位置,我是看不清张静的脸的,留给我的只有一个背影。但那一直握着拳头的手,也说明了她的不安。

    “我拼官位,拼仕途,拼身份和地位,我是为了让自己强大,那些不如我的人就不会敢在我面前奚落我们曹家!哪怕是关上门回家说得多么的天花乱坠,至少我听不到!听不到你懂吗?懂吗?!”曹骐的情绪特别的激动。薛浩站起身快步走到曹骐身边,一手扶着他,试图把他领到沙发前冷静冷静。

    结果,曹骐拒绝了。他抬起右手臂,轻轻地扶了扶额头,想必是气火太大,惹的头晕目眩。曹骐站在原地在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看到刘妈倒了一杯水,试图送过去,但几次都退了回来。

    “我和曹牧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真的,曹骐,你相信我。”张静怯懦地说到。

    曹骐闭上眼睛,无力地一摆手:“是,我知道,但你心里干净吗?你敢对天发誓吗?你敢吗?你是小红帽,呵~是,我曹骐是不是吃素的主儿,但也不是什么肉都吃!”

    这句话说完,曹骐身后的门开了,父亲进来了。看他的样子,似乎听到了所有。他将直面曹骐的眼神挪到了对面的张静身上,那表情我看不清,这种看不清不是距离和灯光感,确切的说,是看不懂。

    曹骐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笑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想,你们俩应该有好些话需要聊聊。我出去住,给你们腾出点儿空间,叙叙旧也好。”说完,他挣脱开一旁薛浩的手,转身向大门走去。

    手刚搭上门把手时,忽然转身,严肃地说到:“你把曹辰给我照顾好,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会找你兴师问罪的。”说完,便出了大门。薛浩回头看了看张静,又看了看奶奶,转身追了出去:“大哥,大哥,你等等我,你去哪儿?”

    曹骐走了之后,家里又恢复了安静。

    忽然,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琴婶儿站了起来,冲着父亲和张静走了过去。一旁的曹歌忙跑过去拉住琴婶儿:“二嫂,二嫂,你要干嘛?”

    琴婶儿很镇静地看了看曹歌:“不干什么。既然,事已至此,我今天也想问问,你二哥,究竟是要我,还是要她?!”

    “真是胡闹!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疯了!这家里还要乱伦了不是?!”奶奶忽然厉声喊到。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