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掷剑歌〕〔穿越从武当开始〕〔梦回大明春〕〔从召唤恶魔开始无〕〔沧元图〕〔烂柯棋缘〕〔大佬退休之后〕〔天才萌宝:总裁爹〕〔太乙〕〔和大佬离婚后我成〕〔医者无眠〕〔我真是实习医生〕〔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五节 琴婶儿的绝笔信
    越接近事实的真相,母亲与薛浩越是慌张。或许,在这前行的路上,那悲怆的哀嚎已经诠释了所有。

    我见母亲在上到接近楼梯尽头时差一点儿便因踩空而翻滚下去,那紧抓在栏杆上的手,分明是抓住这脆弱生命的唯一拐杖。我从母亲孱孱的目光中读懂了命运多舛终究需无奈收场的忿恨,那近乎无光的眼,写满了不舍和垂怜。

    我知道,母亲对琴婶儿的离世没有不解。

    她知道,一个女人要有何等强大的内心才可以走出青春覆水、满目疮痍的繁华;

    她知道,一个女人要有何等坚强的信念才可以鼓足勇气面对这世间善变的七情六欲和无尽的心乱如麻;

    她知道,一个女人要有何等天赐的幸运才可以拥有乱世独座天骄和恒古不变的天涯海角;

    她知道,一个女人要有何等俱灭的万念才可以舍下血缘的骨肉以及那未曾踏遍的绿草和鲜花。

    人生的沼泽,藏在命运的角落。

    是的,母亲知道,琴婶儿倦了,真的走不动了。

    她是真的决定做回一只孤傲的雁,从自己的年幼,重新再飞一遍!

    母亲哭得很伤心,那种伤心欲绝,是我未曾见到的情绪极点。当她用手扶着门框刚踏入卧室时,手里的毛线披风就像香消的花,瞬间凋零在了岁月流逝的长河尽头。我忽然见到琴婶儿披上那朵妖娆的红花儿在金黄的麦田里游荡,忽然回头问我:“沐夕,好看吗?”

    我喃喃自语:“好看。”

    我看见曹骐和紫云菲一同奔上了楼,紫云菲依旧穿着高跟鞋,那踩在大理石台阶上的声音,就像琴婶儿奔向自由和黎明的脚步,匆匆却震着灵魂深处。曹骐站在门外像里看了一眼之后,便别过了头。紫云菲拍了拍他的后背,进了卧室去。

    “我以为,为人母的女子都很坚强,却不知,坚强的背后,便是死亡。她太傻了,肉体的失去就会换来灵魂的安葬吗?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灵魂的摆渡者,这一去,许是对这一生,真的没有了希望。”这是紫云菲那一日唯一说过的话。

    曹歌颤抖着拿起床边柜子上的一张纸:“灿灿,这,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灿灿,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我循声望去,薄薄的一张纸,折了一折,就那样静静地躺在琴婶儿的床边,轻飘飘的,却缎写着她如画的一生。

    曹灿灿已经哭得失去了知觉,她丧失了去拿起那一页纸张的勇气和能力,那随着人呼出的气息都可以飞旋起来的白纸,从此,便被镌刻上了离人的寄语,时光的痕迹。

    吴妈颤抖地伸出手,几经触碰才将琴婶儿的一生攥在手心里,她摊开那尚有余温的信:

    “我曾在春天小草冒头的日子里来到人世,却在这秋月悲鸣中就此别过这一生。

    我曾想种一棵树在自己的心里,看它长啊长,却在半路发现没有希望的土壤。

    我曾想写一首诗送给自己,看它绵长悱恻,多情又神伤,却在将尽离别的时刻,无言独享。

    走了这么久的路,忽然觉得人生好长好长,

    长到来不及去看未来的风景,

    长到来不及去暖未来的阳,世界,便已微凉。

    灿灿,我是吕琴,你的妈妈。

    请原谅妈妈离去的唐突,这人间烟火终尽的路,是妈妈的无奈和痛苦。

    妈妈将自己的一生错放在了青石小巷上,

    妈妈曾以为晨钟暮鼓与落日斜阳是写进日记本里的故事,

    但,在走过来路之后,妈妈将梦,作在了白日之中。

    灿灿,原谅妈妈不能陪你一起看遍这世间的纷纷扰扰,

    原谅妈妈不能陪你一起走在通往明天的道路上,

    原谅妈妈的胆小和怯懦,

    原谅妈妈的错爱和平庸,

    原谅妈妈的落寞和惆怅。

    灿灿,如若有时间,你去看看姑姑的首饰盒,那里有妈妈年轻时遗留在人间的光影,也有妈妈对你未来的寄托。

    灿灿,妈妈选择独自去生活,是不想让你看到我萧瑟的后半生,

    妈妈的离去,给了你对妈妈未来的无尽遐想。

    你可以想象,妈妈在看日出,在赏日落,妈妈在亭台楼阁掩映下的荷边簪露水,妈妈在海边的椅子上看波澜壮阔。

    灿灿,妈妈爱你。

    妈妈这错爱的一生,你是妈妈唯一的,最无悔的选择。

    灿灿,你千万别哭,这样不漂亮。

    灿灿,妈妈用生命来告诉你,我们追不上镜子后面的那张脸,因为,时光无情,岁月亦爱张扬跋扈。

    如果,你想念妈妈,你就要学会坚强。

    因为,倔强好过徒留遗憾在世上。

    原谅妈妈没有和你告别,这人生的每一次挥手,都是在为最后的别离做准备,挥着挥着,就真的天各一方。

    原谅妈妈没有在这一世的尽头抱着你再去亲吻一次你的额头,我怕你的头发会缠住我远去的心,我怕你的眉眼会牵住我今生的情。

    灿灿,人生就是这样,东奔西走,踉踉跄跄,若有遗憾,也不要惊慌。时间总是先行一步来到生命的前头,就好像小时候排队的班长,你若缺席,他也会把你记录上。

    灿灿,你要善良,要勇敢,要自由,更要阳光。

    妈妈一路跌跌撞撞,最终,还是迷失在了前方道路千万条,偏向死路觅阳光的窘境里。

    灿灿,

    再见,

    来不及挥手道别。

    你的妈妈,爱你。如果想我,记得晚上看月亮。”吴妈哽咽着读完了琴婶儿的绝笔信,直到曹灿灿的一声哀嚎将吴妈手里的纸吓掉在了地上,那飘飘殒落的白色,像那年冬天尚未来临的雪,无声无息,却有着埋葬人心的重量。

    我忽然像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回自己的屋子,我推开窗看我无言的梧桐树,那一刻,似有一阵春风吹绿了我心中的那一抹绿,荡漾荡漾,荡得我晕在了过往,荡得我不忍看未来那虚无缥缈的太阳。

    我见到眼前繁茂的枝干透不过十月的阳光,

    我见到它反转了人生剧情排练的过场,

    岁月来不及回首,我没有准备好歌和酒,便失去了能温暖轮回的火炉,任凭天地苍凉,许不回我生命中的庸人之伤。

    我默默地关上窗子。

    我忽然明白,时间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我知道,自己即便拥有了画笔和语言,也画不尽人生的伤感,道不尽全力以赴奔向生活,而后落寞收场的无言悲凉。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