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人生〕〔夫人,你马甲又掉〕〔乔管家给我打十个〕〔秦语秦苒程隽〕〔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高手〕〔陈平〕〔秦苒程隽〕〔万兽朝凰〕〔元卿凌〕〔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夏心妍霍翌庭〕〔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的绝色女老板〕〔顾少的独家挚爱〕〔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婚婚欲醉:顾少,〕〔最强小村医〕〔我的神秘老公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七节 李瑞珍奶奶
    穿着羊毛衫的奶奶风风火火地进了屋子,并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看得出来,这关系,应该是很近了。

    “才回来,才回来。这不是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就往你这儿赶。”随这位奶奶一同来的,还有一个年龄和曹歌有些相仿的男士,挺高的,至少得有一米八,皮肤还挺白。听说话,是羊毛衫奶奶的儿子。

    “伯母好!”

    “崔禹呀!你这出息的,伯母都没认出来。原来干瘦干瘦的,你还别说,这年龄大了,比之前还帅气了不少。”奶奶拍着崔禹的后背,边说边向沙发走。

    “老曹,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啊!我们崔禹之前也很帅,是你门家子眼门儿太高,没看上罢了。怎么,后悔了吧!”羊毛衫奶奶眼睛一歪,冲着身后还没落座的奶奶就来了一个白眼。

    “是是,不说这事儿了。你这玩儿得还行?”奶奶坐下来,吴妈急忙从旁边的沙发上拿来一个靠枕塞在奶奶的身后。

    对方没有正面回应,而是直接问了琴婶儿:“喂,不是老曹,你儿媳妇儿平时看着瘦是瘦了点儿,但身体还是可以的吧,这怎么就...”

    奶奶叹了一口气:“哎,谁知道了?太突然了,这全家老小的,也都没缓过神儿来呢。”

    “哎,这人,你说真是不经活。我刚一回来,就听见我们家崔禹告诉我你家出事了。啧啧,你说,这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说没就没了。就是一两个月前吧,我还看见你儿媳出去买东西,说给孩子买什么文具。哎,你说说,这才几天的事儿。”羊毛衫奶奶慷慨激昂地说着,词语之间,无不透露出惋惜和怜悯之情。

    吴妈端来几杯茶,放在了茶几上。随手端起来一杯递给了客人:“来,夫人,您请用茶。”说完,随手奉上茶盏递到了对方手中。

    “老曹,我看来看去,这左右几家的人儿,还是你们家吴妈好。你都不知道,我家后来找的那个阿姨,滑得很呐!家里来个人什么的,真的是一点儿眼见儿都没有。哎!”

    吴妈听完笑了笑:“夫人过奖了。”

    羊毛衫奶奶喝了一口之后,忽然回头望向饭桌旁的我,并指着我问:“老曹,这个小丫头是...”

    “啊,朋友孩子,借住的。”奶奶看了我一眼,紧张地说到。

    羊毛衫奶奶眼珠子一转:“朋友孩子?我怎么听我家崔丹说,之前来参加你家举行的什么派对,曹牧介绍说是亲戚来着?那到底是亲戚还是朋友啊?”

    奶奶端起茶杯的手停顿了,嘴唇碰了一下水之后,便急忙停了下来:“这朋友处好了,比亲戚近。况且,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那么清楚干嘛?”奶奶抿了一下嘴,淡淡地说到,我能看出来,奶奶在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张。

    “呦!这话说的,亲戚和朋友怎么能一样?亲戚是有血缘关系的。这陌生人能处成朋友,还能结婚生子的,亲戚能吗?!”

    “李瑞珍,你这分明就是在抬杠嘛!”奶奶不乐意了,翘起二郎腿不满地说到。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羊毛衫奶奶名字叫李瑞珍。后来又知道,她的丈夫是前任南京市市高官,和爷爷是老同事,也是老战友。两家经常走动,但这两位老人却像是较着劲儿地比高低,总想压对方一筹。当然,这其中,也有着曹歌与崔禹之间未结成亲家的原因。

    “我怎么是抬杠呢?我是和你讲道理呀!”李奶奶也不服气,不满地回应道。

    “我看你呀,根本就不是来慰问我的,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对吧!”

    “看你笑话,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就是气不过,你说你,老曹,咱俩多少年的交情,你家里的事儿还瞒着我呢,真是笑死人了。还朋友孩子,你们曹家怎么回事儿谁不知道啊?!我要看你笑话,从曹歌离婚那时候,我就应该在我家院子里放鞭炮了呢!”李奶奶不屑地说。

    “放鞭炮?!”奶奶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妈,您这怎么又提到了曹歌呢?不是,伯母,我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想说,我们确实是真心诚意来看看您的。”崔禹在一旁不停地解围,并且眼睛总是瞟着坐在另外一侧沙发上的曹歌。

    然而,奶奶并不管这崔禹说了些什么,她伸出手指着李奶奶:“都放鞭炮了,还不是看笑话呢?得了,你快回家放去吧!这回我家都死人了,你不得整个炸药包啊!”

    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谁也不让着谁。结果,对方的一句话激怒了奶奶:“哼,真是好赖不知!我们家崔禹没娶上你家曹歌,照我看,都是庆幸了。瞧瞧这家子,都什么家风!你家老曹活着的时候,多好的门面啊!全被你毁了!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家崔禹当初真娶了曹歌,就冲你教育的子女,带出来的门风,我也得把你女儿给你送回来!我都嫌丢不起那个人!”说着,李奶奶起身便要走。

    “你给我站住!李瑞珍!你是不是看我一个人带几个孩子好欺负啊!你一个市高官的夫人专程跑来恶心人,你也好意思!”

    “我好意思?呵呵~对,我就是看看,你不待见的这个儿媳妇儿没了,你是不是在家偷着乐呢!”李奶奶刚说完,楼上忽然冲下来一个人,声音很大地边跑边喊:“够了!”

    是曹灿灿。

    李奶奶见到曹灿灿的样子,张了两回嘴,最后都闭上了。可能,在这孩子面前,两位老人的所作所为,实属不当。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在事态面前有点儿警醒也是正常。所以,彼此之间都闭了嘴。

    曹灿灿喊完之后,便有气无力地坐在了沙发边上。空气也由刚才的灼热变得冰冷。曹歌凑过去搂住了曹灿灿的肩膀。站在门口的崔禹也试图再次回到沙发前,却被门口的李奶奶喊了回去:“崔禹,回来!你干什么去?!”

    崔禹回头:“我去看看灿灿!”

    “你和灿灿见过几回呀你就看,你是看曹歌吧!我可警告你,别打歪主意!”李奶奶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能被所有人听见。

    “伯母,您放心,就算崔禹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几年前我没答应,现在,我依旧不会答应。”曹歌没有回头,阴不阴阳不阳地说到。

    我见到李奶奶运了一口气,刚要说什么,便被尴尬退回来的崔禹拦住了。崔禹向奶奶匆匆道了别之后,便拉着李奶奶出了门。在曹家的院子里,李奶奶仍旧喋喋不休,那架势,便是把在家里没撒完的气,对着空气也得释放出来,不然,不得劲儿!

    李奶奶走后,奶奶的气儿显然还没有消。她弯腰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转身便要上楼。结果,在途经餐桌旁时,突然看向我,并且声严厉色地说:“以后家里来人,你别出来!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还出来抛头露面,不等着让人家说吗?”

    奶奶对我突然的言语,让我又惊又喜。

    喜的是,奶奶居然和我说话了,证明她没当我是隐形。

    惊的是,从来曹家到今天,与其之间的交谈句子数都数得过来,这一次,竟然是告诉我让我看清自己的身份!这是什么?是曹家认可了我作为曹家人的存在,虽不用像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但也见不得光,要躲进洞里,因为丢人!因为寒碜!

    我望着奶奶上楼的背影,不禁在心里感叹,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位叫李瑞珍奶奶的出现,感谢她,因为她,我才得以在曹家从潜水,到浮出水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法神之旅〕〔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月落屋梁〕〔棒坛之所向披靡〕〔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入戏〕〔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