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王在都市〕〔皇叔宠妃悠着点〕〔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一胎二宝:总裁的〕〔神医如倾〕〔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国民CP:甜饼夫妇〕〔逃婚王妃很逍遥〕〔将军,你家娘子又〕〔穿越之不想做主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我的萌妃是大佬〕〔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魔法种族大穿越〕〔电子厂里开始的爱〕〔岁月芳华〕〔凤落西秦〕〔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爷是病娇,得宠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八节 心理战略部署
    曹歌望向奶奶上楼的背影,盯盯地看了好一会儿。那眼神儿里透露出了太多的无奈,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无奈。

    是的,曹歌已经不把任何希望寄予在奶奶的身上了,这个老人,除了那些浮夸的面子是她所在意的,其它面具下的喜怒哀乐通通与她无关。就拿父亲的事情来说,第一次被举报的时候,奶奶紧张得不得了,虽然嘴上说着什么局长不局长的不重要,但,从她催促曹骐办事儿的紧迫度上,就足以说明,这心口不一的背后,实际上还是想要拿被外界万人所仰仗的权利的。

    那时,甚至在未经得父亲同意的情况下,便私下同意曹骐为其转单位好力求在官场留个一官半职和好名声。结果,这次被捅了马蜂窝之后,她心里清楚,家里家外的事情已经不足以让自己将心思全放在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身上了,索性选择了放弃。她知道自己在现在曹家的言语之轻,也更是没有机会去谈及父亲的工作,所以,她只能掩耳盗铃。

    奶奶的这种做法,旁人看来,颇具喜感。特别像冬天来临之前的寒冷,太多热血的生物需要在这外界所致的血液凝固之前,例行公事地做一次无谓的挣扎一般。

    当然,任何人的好与坏都不是绝对的。奶奶的教子无方固然是错,她对两个儿子的偏爱和溺爱也是错,她对这错上加错的曹家私生活选择了避而不谈便是纵容,她对曹歌的冷漠更是对曹歌亲情死刑的宣判。但是,正如她昨天和李奶奶吵架时所言的那一句话一样,她独自一人带着三个孩子,毕竟还是官员世家,这种需要超强的管理能力和极其强大内心的“工作”,其实真的也不是当了某个高官夫人就能顺理成章会的。

    人有时候做一些事情,是需要有天赋跟着的,那叫做与生俱来的资本。这种资本,在没有的前提下,你学可以,但太过于吃力,而且,结果大多不甚理想。

    奶奶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我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抠着手指头。我低头在想,这东窗事发之后,我曾经以为,琴婶儿的无言造就了曹灿灿情绪的发泄,这个点便是我,那么,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人赶出了曹家,那一定是琴婶儿或曹灿灿所为。结果,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曹家,第一个将“私生子”问题堂而皇之地曝露在阳光下的人,居然是奶奶,而且,态度不是友好和和善的。这点让我当时很是想不通,默许我以这种身份进驻曹家的是她,不让我招摇过市的也是她,这不是矛盾吗?

    再后来,我就明白了。当时年幼,没有想太多,但,突然我就懂了为什么拉我进来又打算推我出去,因为,面子。

    曹家的颜面和奶奶的个人面子以及她管理曹家的能力是紧密相关的。当李奶奶的到来,一番话触碰到了奶奶的软肋底线时,奶奶便知道这风言风语使她颜面扫地的根本,便在于我的存在。

    比如说,父亲单纯和母亲相好,但没有我,那么,便是量变。我的出现,便将事情的实质演变成了质变。质变一旦形成和发生,那就是无可逆转的结果。

    只可惜,我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并且是一个会越长越大的人,隐藏,不可能的。

    曹歌拍了拍灿灿,小声问着她想不想睡一会儿的时候,薛浩突然从门外进来。

    薛浩一边换鞋子,一边谨慎地观察着这曹家的气氛。他见到曹歌表情除了伤感之外,似乎还有些余气未消的愤怒挂在脸上,小声地问:“怎么了?”

    曹歌抬了一下眼皮:“你没碰到刚出去的李阿姨和崔禹吗?”

    薛浩伸长脖子望了望门外,摇摇头:“没有啊!崔禹回来了?”

    曹歌嗯了一声。

    “回来,你也不用这个表情啊!”

    “不是因为他,是李阿姨!哎,她来又和我妈吵起来了。吵得我头都疼,你说这俩人,就跟上辈子有仇一样!”曹歌哀怨地说着。

    “正常。本来就互相不服气,谁让崔禹当年追你你不干,结果那小子都三十多了,还等你呢,人家就那么一个儿子,看你家还能不来气?”

    曹歌瞪了薛浩一眼:“别瞎说。还等我,指不定在外头谈了多少个女朋友了呢。说的倒是好听,钟情于一人。呵呵,看看我二哥,你就明白了。”

    薛浩一咳嗽,用眼神儿示意了一下曹歌身旁坐着的曹灿灿,意图告诉她孩子面前别乱讲话之后,曹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言。不过,曹灿灿似乎没有听到,全程毫无任何反应。两个人尴尬了一会儿,急忙转移了话题。

    “诶,我大哥最近忙什么呢?怎么还是不着家?我好像都已经三天没有看见人了!”

    “曹骐啊,不知道。不过...”薛浩话说了一半,便拖了一个长尾音。

    “不过什么?”

    “不过,我倒是听说,大嫂张静最近总掺和你大哥工作上的事儿,结果,好心却办了坏事。就那个紫云菲,她帮着曹骐弄到了借调手续,本来是想这借调借调的,落户不就是基本顺理成章了嘛,但张静插了一脚,这事儿黄了。黄了不说,听说惹得上头两个大领导都不乐意了。哎!”薛浩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和曹歌说着。

    “张静?你还别说,就上次我大哥在家发飙之后,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而且之前白天基本在家,现在基本也见不到。不过,家里现在出了事儿,也没有人有心思问她干什么去了。哦~~你这么一说,那我就明白了。”曹歌说到最后,自己点着头。

    “你明白什么了?”

    “我猜,我大嫂不想离婚,但还弄不走紫云菲,她就想变成第二个她,结果,弄巧成拙了。”

    “应该是这么回事。哎,算我提醒你哈,做好心理准备吧,我总觉得,就张静这么折腾下去,她和你大哥之间的手榴弹,也快炸了。”

    “提醒我啊~这要是换作之前,或许我还能屁颠儿地等着看好戏,更没准儿啊,还得煽风点火。现在,自个安好吧!”曹歌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叹了一口长气。听得出,她对于曹家这接二连三的引雷自焚事件在抱有无奈的同时,也有着预知。

    她说得一点儿都没错,曹家就像一个军营,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着顽强抗敌和与自己强大的内心承受力斗争拼搏的能力。琴婶儿不算是例外,她只是先行冲锋陷阵,为身后的“战友”了解一下敌军的情况,以便做好军事战略部署。

    敌军是谁?面对天塌地陷的乐观主义心态和以儆效尤在曹家没有用的现实主义论断。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仙墓〕〔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穿越东京当火影〕〔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婚不可测:腹黑总〕〔无敌传人〕〔月落屋梁〕〔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霍夫人是个小哭包〕〔这个男星有点帅〕〔乡野医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