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原李茹萍〕〔楚离冯小青〕〔一胎二宝,腹黑邪〕〔陆言遇白葭〕〔苏羽马晓璐〕〔天才邪医〕〔叶尘叶小倩〕〔安之若素叶澜成〕〔相思随你入心间郁〕〔相思随你入心间〕〔我的极品美女老师〕〔飞升之前〕〔帝世无双〕〔前任无双〕〔总裁接住,天上掉〕〔陆先生,宠妻不要〕〔婚后再爱:前夫蜜〕〔一纸婚成情渐浓叶〕〔染爱成婚:老公别〕〔霍先生,你老婆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九节 谣言
    薛浩接过刘妈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刚欲和曹歌继续说什么,突然身后进来了一个人,是崔禹。

    薛浩回头愣了一下,急忙起身,两个人互相亲密地打了招呼后,便一同落座在了沙发。

    “我刚听曹歌说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调杭州去了嘛?多久没看见你了都,好像胖点了。”

    “调回来了。我妈,天天打电话催我结婚啊,生子啊的,见我也就是敷衍,这不,生气了,直接找人把我给弄回眼皮子底下了。我这才回来几天啊,就相亲了三回!”崔禹无奈地说到。

    薛浩噗嗤~一声笑了:“我去,相亲?这都九十年代了,还有这种操作?你妈妈我可真是服了。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帮儿发小,好像就你没结婚了。其它的人,我看孩子都挺大的了都。”

    “哪有?!那不还有一个嘛!”崔禹说着,抬起下巴指了指曹歌。

    薛浩笑了笑:“我说啊,不行,曹歌,你俩凑活凑活得了,也解决一下国家大龄剩男剩女的问题,别给国家添负担。”

    曹歌轻蔑地一抬眼皮:“得了吧~人家妈上午刚来说完,说我离婚差点儿没放鞭炮,这我要是真嫁过去,不得天天老虎凳辣椒水的啊!”说完,瞪了崔禹一眼。

    “我妈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就那么一人。伯母,是不是气坏了?”崔禹小声地问。

    “上头睡觉呢。也只有这睡觉的时候,我这心才安静一会儿。”曹歌无奈地说。

    “你和你妈妈,关系还僵着呢?”

    “难道呢?我为了回我自己家睡几宿觉,还得感恩戴德地把旧时恩怨一笔勾销?呵~真是天大的笑话。”曹歌的怨气还是很大。

    曹歌刚说完,吴妈便过来带曹灿灿上楼洗澡。临上楼前还问了我饿不饿,我摇摇头之后,吴妈便小心地扶着曹灿灿上了楼。见到曹灿灿走了之后,崔禹像松了一口气,忽然开口问起了我父亲。

    “你二嫂走了,你二哥什么反应?”

    面对着崔禹神秘兮兮地问话,曹歌眨了眨眼:“正常反应,要不然呢?随着去了?”

    曹歌很久没有这样呛着人说话了。看来,她是打心里不太喜欢这位崔家大少爷。

    “你看,我问的不是很正常嘛!我就想问问,你二哥不喜欢你二嫂,这你二嫂走了,他是当没事儿一样啊,还是也挺伤心的!”

    “都没有,我哥开心地跳了起来行了吧!”曹歌转身给了崔禹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薛浩在一旁笑崔禹:“你也是,问这话问的,人家毕竟是夫妻,再没感情也不至于当没事儿一样,那叫离世,还是自杀。都说曹歌呛你,换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你们没懂,我不是管闲事儿,我其实就是想问问,这人,是不是都还是念点儿旧情的。哎呀,就是我想问曹歌,你说,要是哪天我也没了,你会不会难过?”崔禹说到后来,脸都有点儿红了。

    薛浩一乐:“你这在这儿等着这话儿呢啊!”

    “嗯难过!我天天哭!”曹歌显然是开玩笑的。一顿闲扯罢了,几个人随后又感叹了一下琴婶儿离去的突然和不解后,薛浩起身要去洗手间,路过餐桌的时候,忽然发现了我,吓了一跳!

    “沐夕!你怎么在这儿!”

    “啊,我一直在啊!”崔禹和曹歌回头循声望来,其实也难怪薛浩没有发现我,我坐在餐桌的转角处,那摆放了一盆大绿植,加上我趴在桌子上,挡得严丝合缝的,我又没出一点儿声音,连吴妈问我话我都是摇头没吱声。

    薛浩转身去了洗手间之后,崔禹神秘兮兮地问曹歌:“坐饭桌旁的那个,就是你二哥的私生子是吗?”

    “别私生子私生子的,多难听。”曹歌没好气儿地说。

    “那,那她就一直在你家住着了啊!诶,我可和你说,这外头都传疯了,说这孩子心眼儿可多了,还坏,都说你二嫂就是被这私生子给气死的。啊,不是私生子,这孩子,这孩子!”

    曹歌张大嘴巴:“谁说的啊!这外头传言的人有病吧!这么大的事情全推给一个孩子身上,怎么寻思的?!我和你说,她心眼儿多不多我不知道,以后坏不坏我也不知道,但我得实事求是,我二嫂的死,和这孩子真没什么直接关系。你要非说有关系,那就是刺激了一下我二嫂和我二哥之间的雷区,点了个导火索而已。真是没谁了,就她那个妈,我和你说,性格和我二嫂还有点儿像呢,蔫声细语的。我就是作为家里人,没法和别人讲是我哥害了所有人而已,实际上,到底怎么回事儿,了解的人都心知肚明!这还整小孩儿身上去了,真是太差劲了!”曹歌义愤填膺的对着崔禹说到。

    “是吗?外界可不是这么说的,说她来你家,都是她妈妈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鸠占鹊巢。”

    “越说越离谱!还鸠占鹊巢?就她妈,和我二嫂,哪个是鸠?哪个是鹊?那俩人,大部分时候踩死蚂蚁都于心不忍的主儿,还进巢呢,就我二哥那巢,你当谁愿意进啊!不懂你就别瞎说!越说我越来气!”

    “你看,又不是我说的,是我听说的!”崔禹解释到。

    “听说的我也来气!”

    “哎,行吧,不说了不说了。不过,就这种风言风语要是传到你妈妈耳朵里,怕是这孩子想留也留不住。诶,不是,当初为什么来你们曹家啊?”

    “因为上学。我刚回来那会儿,我妈也告诉我,这是她老家亲戚,怎么怎么样的,后来我接触了她妈妈,又联想起之前的种种,才知道的。”

    “上学?怎么还因为上学呢?你哥没把这孩子户口什么的弄明白吗?”

    “不是户口,是钱!是差钱!”

    崔禹听到这钱字之后,一口水呛到嗓子,脸憋通红。薛浩正巧回来,递给他一张纸巾。

    “我去,我头一次听说,在外头的人和孩子,没有钱上学?尤其还是你家?”崔禹像说笑话一般说着。

    “真的,你以为我骗你啊!她家住的就是梅林那头的老城区,房子都破得不行了,据说还要拆迁,这拆迁之后,她妈妈上哪儿住还不知道呢!”曹歌一本正经地说着。

    崔禹看了看曹歌,又看了看薛浩,薛浩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穿越东京当火影〕〔仙墓〕〔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婚不可测:腹黑总〕〔3366〕〔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诸天欧神系统〕〔重生之风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