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动聆音〕〔铭心刻骨:傅少的〕〔重生青梅逆袭记〕〔玉手调香〕〔苍穹决战〕〔庶公主逆袭记〕〔篮坛上帝之眼〕〔乡村透视仙医〕〔我真的是土豪〕〔致富佳妻:重生续〕〔来生恋你〕〔冷少宠妻甜入骨〕〔水浒任侠〕〔画家为什么还混娱〕〔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邪帝贤妃〕〔全能召唤师系统〕〔虐妻上瘾:陆总裁〕〔至尊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四十九节 投其所好
    关于父亲工作的事情,似乎大家也不想再多讨论了。于父亲的所作所为,瞠目结舌的不仅仅是薛浩一个人,恐怕所有知道父亲做出此番言论和如此行径的人,都会觉得这个人已经病得不轻了。

    毕竟,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是一个在仕途上位居高官的人。这样的一个人,在政治生涯中,全然没有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去努力梳理自己的人际关系和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抛开私生活不说,就这种分不清主次以及认不清形势的主儿,或许,出事儿是板上钉钉子的事儿,只不过,早一天晚一天而已。

    所以,后来大家在讨论父亲工作生涯时,曾经有过这样的结论,大家一致认为,即便是没有这两次意外告发事件的发生,父亲在这样的一个高位上也不会做得过于长久,这时代在进步,领导班子也是一换再换,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现有的关系网能保他多久?何况这口无遮拦脑袋一热把官场上的人都送鬼门关口去的行为,让哪个人还能力保他?不惹祸上身已经算阿弥陀佛了。曹骐就说过,父亲那点儿城府,当个小职员都费劲。

    薛浩喝了一口茶,准备起身要回家:“走了,你们哥俩唠吧,我这回家还得听我爸讲课呢。”薛浩刚站起身,楼上的曹灿灿便下来了。薛浩俯身低头对曹歌小声说:“这孩子好像这两天气色不错,比前些天状态好一些。”曹歌笑笑:“嗯。“

    ”姑姑!”

    “嗯?”曹灿灿一屁股坐在了曹歌身边:“我想周一去上学。”

    曹骐一愣:“上学?”

    “对,上学。”

    “怎么突然想上学了呢?”曹骐对这小孩子左一出右一出的决定产生了好奇心。

    “没什么,就是觉得在家呆着闷了,上学校和同学一起聊聊天,说不定,能好点儿。”

    “散散心也挺好的。好,上学当然好。就像你自己说的,开心最重要。”曹骐顿了顿:“落下的功课用不用我找人给你补一补?”

    “不用了大爷,我同学都已经把笔记给我送来了。”

    “同学?”

    “是呀,还是一个男同学呢!”曹歌边说边笑出了声。曹骐听罢,笑了笑,又用手摸了摸鼻子:“男同学女同学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世界上有人还惦记你,无论任何时候,这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我不知道曹灿灿有没有听懂曹骐话里的意思,但曹歌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之后,淡淡地回了一句:“说的没错。”

    薛浩站在门口,一边穿着鞋子一边冲着沙发这边说到:“灿灿,后天你就上学了,明天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呀?”

    “吃的就算了吧,没有胃口,谢谢叔叔。”

    “那好吧,等你有胃口了,你随时来找我。”曹灿灿在回头和薛浩说话的时候,忽然之间看到了躲在绿植身后的我。她盯了我半天,忽然眨了眨眼,便转回了头。忽然来了一句:“阚涛是不是也给了你一份笔记?”

    曹歌用手臂推了曹灿灿一下:“喂,你和谁说话呢?什么涛?”

    “曹沐夕。”曹灿灿淡定地说。

    “谁?曹沐夕?曹沐夕在哪儿呢?”

    曹灿灿回头冲着餐桌旁的绿植处指了指,大家这才看到躲在树叶当中的我。

    薛浩刚要开门,结果看到我之后哈哈一笑:“你这快赶上地下工作者了,这怎么喜欢在树后头待着?你家也是,客厅摆这么大盆花,都快有半棵树高了,瘦点儿的人可不就是看不见。行了,你们聊吧,我可真得走了,不然,回去我老爹得训我了。”

    我侧头看了一眼出了门的薛浩,却把曹灿灿的问话给忘记了。

    “我问你呢,曹沐夕!是不是阚涛也给了你一份笔记?”

    “啊。”

    “笔记上都写的什么呀?”

    “写什么?笔记上写的笔记啊!”

    “没了吗?”曹灿灿显然不太相信,她反复问着我,问得坐在一旁的曹歌一脸错愕。

    “没了。那不然,还能有什么?”我也纳闷儿,这问得是什么话。

    “哎,不是,我就奇怪了,你天天上学,阚涛他给你笔记干嘛?曹沐夕,你没事儿能不能上课好好听听课?你天天去上学怎么学习还这么烂?还得让阚涛做笔记给你,真是瞎耽误功夫。”曹灿灿给了我一个白眼儿,转身就上了楼。

    她噼里啪啦地一顿说之后,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丫头吃醋了。呵呵~好玩儿。不过话说回来,我就算最近逃学,我也不知道阚涛能来送什么笔记啊!但这后天,怕是学逃不成了。哎...这两人一起去学校,不是等着地震加海啸嘛!

    我正在那闹心的时候,曹歌回头看了看我:“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耸耸肩,表示不清楚。

    “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你别跟着操心了。晚上吃什么?”曹骐问着曹歌。

    “还不清楚。一会儿我问问吴妈。”

    “行,那我去楼上躺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让吴妈上去叫我,我这最近两天休息不好。”曹歌点了点头。

    曹骐上楼之后,整个大厅大约持续了有一分多钟的安静。就在我天马行空的时候,曹歌忽然幽幽地来了一句:“你还在这坐着呀?”我没有回答。

    “去上楼吧,在这儿坐着干什么。”这句话既像指示,又像命令。我嗯了一声。

    “记着我跟你说的话,有时间,多去看看你妈妈。”曹歌的话风又直接转回到了我母亲身上,弄得我措手不及。我依旧选择沉默,战战兢兢地上了楼。

    晚饭之前张静回来了。进门就喊着:“妈妈,你看我买了什么?”几声之后,不仅喊下来了奶奶,还把众人一起从楼上引了下来。张静大包小裹的,她脱了高跟鞋,最后将一小兜东西放在了饭桌上。

    “这什么味儿啊,好难闻。”曹灿灿捂着鼻子皱着眉毛,嫌弃地说道。

    曹歌用鼻子嗅了两下:“这个不是,北方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特色,叫~”曹骐手插着兜边走边说:“叫酸菜吧!”

    ”哦,对对对对,叫酸菜。据说北方人很爱吃的。”

    “爱吃?这什么味儿啊,好难闻的味道。就像什么东西坏掉了,酸酸臭臭的。”

    “你们这么大的孩子呀,都基本没接触过。南方人一般确实是吃不惯,但你奶奶爱吃。其实,我倒是觉得,也挺好吃的。”曹灿灿回头看了一眼奶奶:“您喜欢吃这个?”

    奶奶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了看张静:“你在哪弄的呀?张静,这南京想买这个东西简直是太难了,好久都没有吃到了。”

    “妈妈,这是我托朋友从北方特意给您邮寄过来的。我知道您最近两年年纪大了回老家不方便,快来尝尝,是不是您喜欢的那个味儿!”奶奶眉开眼笑的拿起了筷子。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无敌传人〕〔驱魔禁书教典〕〔月落屋梁〕〔潜行追凶〕〔双界祭司〕〔法神之旅〕〔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史上最狂战神〕〔入戏〕〔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