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动聆音〕〔铭心刻骨:傅少的〕〔重生青梅逆袭记〕〔玉手调香〕〔苍穹决战〕〔庶公主逆袭记〕〔篮坛上帝之眼〕〔乡村透视仙医〕〔我真的是土豪〕〔致富佳妻:重生续〕〔来生恋你〕〔冷少宠妻甜入骨〕〔水浒任侠〕〔画家为什么还混娱〕〔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邪帝贤妃〕〔全能召唤师系统〕〔虐妻上瘾:陆总裁〕〔至尊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五十二节 “你的儿子,告发了你的儿子”
    “薛浩!”奶奶突然在薛浩身后叫了一声,薛浩吓得一个机灵。

    “啊!伯母!”薛浩回头看了一眼曹歌,小声地说道:“伯母一直在?我怎么没有看见她?”曹歌没有说话。

    “薛浩,你刚才说曹骐怎么的?他出事儿了?”

    “没没,伯母,我跟曹歌就是闲唠嗑。”薛浩急忙解释。

    “这外面是有什么风了?都说这无风啊,不起三尺浪,是不是外面出什么事儿了?有的话,你告诉我,别瞒着我。”

    “真的没事儿!您放心伯母,有事情我肯定会告诉您的。”奶奶似信非信地上了楼。薛浩喘了口长气。

    曹灿灿那一日的状态比较不错,似乎是因为昨天阚涛来了的原因吧,她甚至在吃完饭之后上楼的过程中,还哼起了小曲儿。尽管当时曹歌依旧沉浸在曹骐是否有事的紧张情绪当中,并没有人发现这一点,但曹灿灿这个微小的举动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想来这个阚涛在她心里面,确实是占了一定的位置。甭管是什么吧,总之,看见曹灿灿能从琴婶儿去世中走出来,我也感到高兴。

    而曹骐这件还没有定论的事儿,对我来说还好,并没有太多的紧张。这琴婶儿,在曹家已经算是一个惊天大雷了,所以,在我看来,其他事又算什么呢?况且,都说这官场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小来小去的小动作似乎也挺平常的,再说,这个曹骐在我这儿,家门外可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基本上没太多需要担心的,便也就不担心。话说回来,担心也没有用。

    待了一会儿,我便也上了楼。

    再后来,薛浩与曹歌之间说了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午饭过后,父亲突然回来了。他进门慌慌张张地换了鞋,因为着急,甚至将鞋子都穿错了,也没有更换,便直接匆忙地跑上了楼。

    “少爷!”吴妈一直在他身后喊着,试图问他有没有吃饭,但是他连回都没有回。他上楼之后很快便拎着个皮箱下来了。

    “你这是干嘛去?二哥?出差吗?”曹歌扭头问到。他拖着行李箱就要往出走,对曹歌的问话也置之不理。结果,被身后的奶奶给喊住了:“你这是要干嘛?”

    “妈,我出去呆两天。”

    “出去呆两天?为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那个,出去住几天。”父亲显然因紧张而支支吾吾的。

    “家里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你总得有个理由吧!况且,你去哪啊?这么大的家,容不下你是吗?你要是觉得楼上不敢睡的话,换个屋子,那么多屋子不够你睡吗?”奶奶很严厉地训斥着他。

    父亲拖着箱子站在原地,他低着头,喃喃半天,忽然来了一句:“嗯,妈,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说完转身开门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奶奶大声一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又是要闹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父亲沉默地低着头。奶奶一步步向他走近,看得出来,父亲越来越紧张。这父亲突然的一句,让曹歌也放下了手里的水果,从沙发旁过了来。父亲在未来得及开口说话的时候,薛浩在门外慌慌张张地一脚刹车便停在了曹家的院子里,疯了一样地跑了进来。开门便看见了堵在门口的父亲,上来不由分说就是一记耳光,直接把父亲打倒在地。

    吴妈一阵惊呼,急忙小跑打算扶起倒在玄关的父亲,却被薛浩拦住了。

    “这是干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都是怎么了?”奶奶一脸疑惑地问薛浩。薛浩面红耳赤,气得眼睛通红:“怎么了?您问问他!问问您的好儿子,怎么了?您可真有一个好儿子!”

    “薛浩,你告诉我怎么了?”曹歌来到了薛浩的身边:“究竟怎么了?”

    薛浩喘了两口气,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曹歌:“大哥被查了。”

    “被查了?是不是紫云菲告发的?”曹歌惊悚地望着面前的薛浩,试图以听到结果来力证自己的论断。

    “紫云菲?呵~我倒希望是那个紫云菲!只可惜,不是!告发大哥的,是一个你们永远也想不到的人!永远都想不到!”薛浩说的咬牙切齿的。

    “想不到的人?仇人?”曹歌自言自语着。

    “曹骐,曹骐在社会上这么多年,他肯定会结下来一些梁子,但是,我觉得曹骐还不至于会有人想害他吧?”奶奶说话的声音都是带着颤音的。

    “不会?是,曹骐人缘儿不错,在社会上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重情重义。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的,娶了他亲弟弟的女人,然后让他这个愚钝的弟弟在自己被查的时候为了洗脱罪名直接将自己的亲哥给告发了!说他亲哥哥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买卖公职,搞权色交易,利用女人上位!是他!就是你的儿子,告发了你的儿子!!”薛浩说到后来,面目狰狞的样子几乎是在吼叫!

    “谁?你,你,你说,谁?告了谁?”奶奶身体一歪,差一点儿晕过去。吴妈在一旁急忙扶着她:“夫人!老夫人!”

    奶奶用手扶着额头,她缓了缓:“你再说一遍,是谁?”

    薛浩义愤填膺地用手指着地上的父亲:“是他!曹牧!他把自己的亲哥哥曹骐给告了!并且直接告到了中央来审讯他的人那儿!有意思吗?有意思吧!曹牧,昨天还一起唠嗑,大哥说还要给你从政界弄到商界,你倒好,曹牧,那是亲哥呀!你亲哥!你懂什么叫做亲哥哥吗?这下好了,全南京,全中国的人都会笑话你们曹家,自己的弟弟把自己哥哥给告了。”

    “曹牧,他说的是真的吗?”奶奶难以置信地,弱弱地问到。父亲没有说话,他撑起身子捡起了地上被薛浩打落的金丝框眼镜,戴在了脸上。

    “二哥,你为什么这么做?”曹歌一脸的不解,在我看来,那种不解,更像是生无可恋。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是,”

    “你当时就是?你当时就是什么?你难道事到如今还认为是大哥抢了你的幸福对吗?嫂子都已经死了!!你难道自己还没有明白,自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罪人吗?你有想过吗?你这么做,未来有一天,你是从官场上下来了,曹家还有家底儿供你挥霍,那大哥呢?你的告发,足以让他的后半生在监狱里度过!你觉得大哥这一生欠你的对吗?你就非让大哥去还你你才心里好受对吗?”父亲没有说话。

    “你说话呀!你是不是觉得,归根结底,曹骐这一生欠你的?”曹歌声嘶力竭地冲着自己的二哥喊着。

    “曹牧!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人。但现在我忽然发现,你不仅不是人,你就是一个魔鬼。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初能从小和你一起玩到大,为什么当初你和张静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拦着你!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曹牧,你还记得妈?小时候,我如果在家被我爸爸打了的话,你还会心疼我呢,咱俩没有血缘关系啊,曹骐和你是有血缘的,你们身体里流的血,都是一样的!你怎么忍心呢?”薛浩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如死灰。

    “曹牧,我只想问你,是,还是不是!”奶奶努力摆正了身子,正式地问。

    父亲在沉默了两秒钟之后,从口中来了一句:“是”。奶奶随即便晕了过去。吴妈打了120,待医院的车子来,直接便给拉去了抢救。吴妈和刘妈跟着去了医院,家里面剩下我和曹灿灿,父亲,曹歌和薛浩,对,还有一直躲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一切的张静!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无敌传人〕〔驱魔禁书教典〕〔月落屋梁〕〔潜行追凶〕〔双界祭司〕〔法神之旅〕〔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史上最狂战神〕〔入戏〕〔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