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王在都市〕〔皇叔宠妃悠着点〕〔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一胎二宝:总裁的〕〔神医如倾〕〔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国民CP:甜饼夫妇〕〔逃婚王妃很逍遥〕〔将军,你家娘子又〕〔穿越之不想做主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我的萌妃是大佬〕〔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魔法种族大穿越〕〔电子厂里开始的爱〕〔岁月芳华〕〔凤落西秦〕〔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爷是病娇,得宠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六十一节 搬教学楼
    接下来的某一天,饭后,张静带着曹辰突然之间回了曹家。她这一回倒是不要紧,只是因为事发太突然,吓得这家里面好几个人都胆战心惊,像失了魂一般。曹歌盯着那径直走上楼的娘俩儿张大了嘴巴半晌没说出来话,在她的眼里,或许张静这次回来,也如上次其母一般,是来要精神损失费的。但是实际上,张静那次来去匆匆,只字未提这精神损失的事儿,而且,全程同旁人毫无任何言语瓜葛,正是如此,曹歌便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究竟是为何而回我们还真不太清楚,但是她带着曹辰直接上了楼去看了奶奶。也许是我们想多了,没准儿,是这曹辰想奶奶了。只可惜,曹辰因为年纪太小,在他有限的认知当中并不知道大人生病会让一个原本健康的人变得多么的惨不忍睹,所以,他在见到奶奶当时的样子之后,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活泼劲儿,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吴妈陪在身边,看出这孩子有些许害怕,便提醒张静早点带孩子离开。这曹辰下楼时候,还不停地问:“我奶奶怎么突然就不会说话了呢?什么病?她怎么也不能动了呢?”这话听着从一个小孩子的口中说出来,心里酸酸的。

    那一天,父亲不在家。

    张静走了之后,曹歌打电话给了薛浩。她问薛浩,这张静如果真要是哪一天和她妈妈再来要精神损失费该怎么处理?薛浩在电话一旁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那个答案却应该是给了曹歌一定的信心,我见她放下电话时频频点着头。

    一个月接着一个月,时间过得非常的快。转眼间暑假便到了。曹歌为了缓解我和曹灿灿的心理压力,决定给我们两个报个夏令营,但是我却拒绝了。为此,曹歌商量了我两三次,但最后我都没有同意。不是我不想去,是我心里有事儿,揣着事儿,玩儿也是玩儿不好的。

    暑假期间,母亲来了曹家几回。我发现她似乎除了身体较前些日子相比更为虚弱,且呼吸有些吃力之外,并没太大的异样。奶奶还是老样子,不见好转,也不严重。父亲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喝酒,基本回家也都是临近午夜时分。夏令营结束之后,曹灿灿满心欢喜地回来了,她的状态似乎比参加夏令营之前的时候还要好一些,后来我知道,那年的暑期夏令营,阚涛报名了。

    9月份的开学,我们都升了一个年级。但是,学校的某一些变化却着实使我极为闹心。这两样便是,第一,小学部的楼因国家大力倡导多媒体教学,便要空出来两层专门做多媒体教室。于是,六年级的我,便被迁到了初中部,和曹灿灿一个教学楼。第二,学校增加了微机课。

    先说这第一,迁教室。这学习环境的变更对我本就基本没有下降空间的学生来说,基本没有影响,只可惜,这精神冲击,却是极大的。初中部有谁呢,初中部有曹灿灿。不去之前还尚且不知,去了之后便是瞠目结舌。这小孩儿,大了一岁,懂的事情他就多了不止一点,是非也会随之增多。

    短短三天,曹灿灿的同学在教学楼内见到我,即便没有言语攻击,但那眼神儿,便已经说明了一切。那股子杀气,像是从背后所袭来的,直接把我划定成了杀死曹灿灿母亲的凶手。而且,那初中部可不像小学部的小孩儿那般无知,他们在编造一些谣言上,以及人云亦云方面的能力可不仅仅是胜一筹而已。开学不到一个星期,我便又陷入了焦虑当中,而这一次,明显与上次不同的是加了排挤,是的,排挤。

    都说这人容易受环境的影响,这话一点儿都不假。比方说,在低年级组时,老师一吓唬,学生因胆小便会收敛胡说八道,但高年级组不同,尽管你老师声严厉色地告知学生们不可以无中生有或是在学校期间不得谈论与学无关的事情等,对于那些高年级的学生来说,充耳未闻。因为什么?因为年龄大点儿了,主意头正了。

    于是,这课间时间的谈资,以及某些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便成了当时他们的娱乐项目之一,并且在其中乐此不疲。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从小学部搬过去的学生,很快受到其影响,便开始离间我,排挤我。

    怎么排挤?比如说:我在课间排队上厕所,便会有人恶意插队,并且不是一个两个人,致使好几次我上课都迟到了。再或者,我拿着杯子去打水,会有调皮的男同学直接挡在饮水机前面并告诉我没有水了,而实际上,水还有大半桶。这种排挤后来发展到了,故意弄丢我的作业本并让我补交,故意说我损坏班级物品,故意在我书包上挤胶水,趁我不在的时候画花我的书等等。我一直忍着,尽管那不是我的真实性格。只可惜,这舆论有的时候会让你自己心慌,慌到什么程度?慌到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确实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凶手,所以心虚。

    那个时候的自己,惶惶之中已经不仅仅是被人戳着脊梁骨说闲话了,我感觉自己在学校当中举步维艰。阚涛在开始的时候还替我解围,但是后来他也发现自己的力量是微薄的,对此他也表示出无能为力,尽管如此,他依旧还是会在碰到有人欺负我的时候大打出手,为此,他因我而有的两次处分被其妈妈痛斥之后便将责怪全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那天,我背着书包低头向校门口走。

    “呵~我就真是不明白了,怎么这小孩子还能有这么大能耐?说到底啊,还是这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一听,这声音如此耳熟,一抬头,对上了号,阚涛妈妈。这个女人穿了件鹅黄色的上衣,衬着那秋日的阳也是无比温柔,只不过,从她嘴里说出来得话,就像是秋季突然降了温而下的秋霜,虽不彻骨,但凉意十足。一旁的阚涛和曹灿灿尴尬之余,还不忘看看我。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便想绕过他们去车子旁。

    “呦!以为装哑巴就能当什么事情都么的发生了呀!呵~真是气死人啦,和她那个妈一个样子!诺,阚涛,你还记得你被她划伤脸那一次,她那个妈也是这个态度的!”阚涛的妈妈咄咄逼人。

    “妈!走吧!走吧!”阚涛不停拉着其母亲。

    “走什么走?没看我话还没讲完吗?我现在看你呀,一样来气!小学尾巴的时候,非弄个那个不良行为入了档案,真是被你气死了。”我没有回头看身后阚涛的母亲,对,就那天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女人,就她那阴阳怪气的言语,不用猜,我便知道,如果我在,眼珠子估计已经飞出来了。

    我率先上了车,曹灿灿随后赶到。我将头别过去看着窗外,我也害怕曹灿灿问我什么,毕竟,划脸那次的事儿,她不怎么知情。

    两天之后的某一个晚上,我刚从赵伯伯的车子上下来,随后便看见阚涛母亲趾高气扬地进了曹家的院子,在从我们身边路过的时候,眼睛都没有斜一下,她径直进了曹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仙墓〕〔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穿越东京当火影〕〔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婚不可测:腹黑总〕〔无敌传人〕〔月落屋梁〕〔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霍夫人是个小哭包〕〔这个男星有点帅〕〔乡野医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