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强宠:禁欲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梦回大明春〕〔名监督的日常〕〔快穿之养老攻略〕〔盛宠之将门嫡妃〕〔禁欲总裁,求放过〕〔我有一个庇护所〕〔斗罗之诸天抽奖系〕〔氪金成仙〕〔黄金渔村〕〔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之创业人生〕〔极品透视民工〕〔超级继承人〕〔帝世无双〕〔洪主〕〔大唐第一长子〕〔猎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庸人安好 第一百七十八节 韶华永存,庸人,永安
    就这样,曹家的几员大将,便相继退出了我人生青春的庸人历史舞台。他们都是这世界上生活的普通而又平凡的人,他们同旁人一样有过梦想,有过追求,或者犀利,或者委婉,但是不管怎样,这人生的路,或长或短,已经有了定数。

    他们在告别自己庸人的一生时,心情都是不同的。有绝望、有失望、又不甘、有痛恨。但他们依旧都选择了妥协并坚强地活在自己的生命当中,包括琴婶儿。只不过,琴婶儿是在选择的告别仪式上特殊了一些而已,后来想想,似乎,她也走的没有遗憾。

    他们都曾为别人着想过,也曾在自己生命的长河中划船引吭高歌,他们也都爱着自己庸人里所爱的那些人,只不过,爱的唐突,爱的,有些没有章法。

    于是,我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滂沱的大雨,在一个没有太阳的清晨猛然间惊醒,我慌乱地坐在床头,我看见那梧桐叶子上缀坠的露珠,在没有阳光照射下晦暗生冷。还剩下谁?

    是的,我在十~十二岁这三年中,历经轮回无常,送别了曹家的一个又一个庸人,最后,除了曹歌和曹灿灿,便只剩下了我的亲生父母。我忽然胸口一阵急促地舒张,我感到呼吸急促,这天上人间,可曾留给我送别亲人的时间?我未曾向我生命中路过的庸人去行离别礼,也未曾注目过他们庸短而匆忙的人生旅程。

    那一季,我许韶华永存,庸人,永安。

    张静离开之后,曹家又恢复到了寂静。沉默成了所有人的代名词,他们似乎行走都无力了。父亲出了门,薛浩怕他出事想要跟着,但被父亲拒绝了,他说:“放心,不就是又别过了一个人嘛,都习惯了。”就这样,父亲那一夜没有回。大家相信,即便以前的父亲够软弱,但现在,他应该坚强,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仅仅是又离开了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父亲的话,我在很久很久之后依旧会想起来,这话说来轻松,却属实沉重。前些阵子,是曹歌在平缓心绪,现在轮换了主儿,变成了父亲。这特别像是我窗外的那棵老梧桐树,一个季节接着一个季节,一年接一年的轮回往复,无休无止。

    听薛浩后来说,陆飞把曹歌那骗来的钱都挥霍空了,而习惯了吃现成的他,便不想也没有能力再去工作,索性到处骗吃骗喝。一次和张静的巧遇,让张静觉得可以利用这个陆飞来陷害曹牧,她知道,这兄妹俩不管平时看着多么的有宿怨,但是,尤其在曹骐出事之后,曹牧见到曹歌被陆飞骚扰一定会大打出手,并做好了让陆飞自己拿刀扎伤手臂来反告曹牧,结果,失算了。

    对了,父亲后来说,那天,他去地下车场取车时,张静就在车前站着。这个女人笃定父亲会用巧遇来保护自己,没错,父亲确实一直在保护她,但她也没有想到,当她拖着行李从父亲眼前走过的时候,父亲没有挽留,而是彻底的诀别。

    自作孽,不可活。于此,我只能想到这一句话了。

    我在后来,再没有得到张静的消息,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将会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度过她余下的半生。曹歌因为张静而感慨了了良久,她在和吴妈聊天时曾经问她:“吴妈,你说,张静,到底算个好人还是坏人?”

    “对曹家来说,是坏人,对她自己来说,是个好人吧。她呀,就是想要的东西目标太明确,可能外人觉得,这个张静活得很明白,实际上,人生,对人对事对自己,难得糊涂哇!”吴妈边叠着衣服,边感叹地说到。

    “难得糊涂?”

    “曹歌,其实你妈妈离世这么久,我还是一个佣人,本不应该说的。但是,吴妈算得上是跟着你妈妈一起变老的。你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张静,而不喜欢你二嫂小琴吗?”

    “因为二嫂没有张静办事雷厉风行?优柔寡断?”

    “不是。我记得呀,张静那时候显现出来要和曹骐好,你妈妈背后就说,这个女孩儿,像她。我当时不理解,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其实,你妈妈说的像,就是欲望像。”

    “欲望像?”

    “对,我也没上过学,太深奥的东西,我也说不出来。我之所以说欲望像,是如此多年,品出来的。老夫人其实人挺好的,别看她有时候说话犀利,但实际上,她是在给自己长威风。她呀,这辈子,就是把一些外在的东西看得太重了,哎,你爸爸活着的时候,那时候,我记着还没你呢,对,没你呢。有一次,你爸爸同事的几位太太要来家里打牌,那时候家里刚换了个房子,条件也不好,哪有什么值钱的摆件儿。这你妈妈就着急了,她背着你爸爸呀,就去那个什么街来着?你说我这年龄大还想不起来了,总之很远的,那街上住着一位你爸爸的朋友,呦,他那个朋友可是不简单,做外贸生意的,就是,往那个国外,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洲运布料,那个年代就很有钱啦。他家当时有一台黑白的小电视,就这么大,不过,那可是稀罕物,谁家要是有个小电视,可是不得了的事儿。你妈妈去人家,好说歹说的借来了,还雇了一个拉脚的给弄回来了。你爸爸那几天正好出差,也就不知道,而老夫人呢,又不知道在哪儿弄了几个空的点心盒子,就那种很高级的,红色的,也摆在那个桌子上啦。等人家太太来那天,阿油,那看那小电视,稀罕得不得了,这个也摸摸,那个也瞧瞧,你妈妈那脸呀,都笑开了花儿。结果呢,晚上,这人一走,你妈妈就发现,那电视不知道怎么弄的,出不来画儿了!哎呀,那把我俩急坏了,你爸爸第二天还回来,我和你妈妈鼓捣了半宿也没弄明白。哎,没办法,你妈妈送回去了,又东凑西凑的,赔了人家钱!人家倒是很好,说什么都不要,这不要是不要,咱不能不给啊,后来就硬塞给人家了。你妈妈那时候啊,就嘱咐我,千万别告诉你爸爸。我是没说,但人家把钱送回你爸爸那了,这不就露馅儿了吗?那天晚上,你爸爸气得呦,差点儿就离婚了都!你要知道,那年代,离婚可是大事情的,哪像现在!这你妈妈呀,一听你爸爸是真生气了,就左哄右哄,又是道歉,又是做饭的。那时候你爸爸就说她,面子这个东西,有那么重要吗?活得那么累干什么呢?你妈妈答应改,也没改,实际上啊,是改不了。你看,曹歌,就像老话儿常说的,这人啊,从苦日子过到好日子,他怎么都行,但从好日子再过回苦日子,可就没几个人能接受得了。因为什么?你知道吗?因为,这欲望啊,都喂饱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威震九州〕〔玩家凶猛〕〔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明日之劫〕〔伏天氏〕〔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