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五章 淬心
    “淬心蛊?”慕云漪没有想到慕云铎中的并不是奇毒,而是蛊,她从孟漓脸上鲜少见到的严肃和诧异意识到此蛊的棘手。

    “淬心蛊……北羌?!”慕修的眉宇微拧,曾在商帮做杀手的他听过这种至毒奇蛊,而这种蛊来自信奉巫术、蛊毒泛滥的北羌。

    “是那失传已久、只出现在传说中的毒蛊?”慕云漪曾经也挺皇祖父提起过。

    “不错。”孟漓点点头,“此蛊曾经只有北羌皇室所信仰的巫族的圣女代代相处,由于淬心蛊过于残忍,且炼蛊过程极为繁琐不易,所以非叛国通敌之罪不可用此极刑。而二十多年前最后一任圣女离世后,便不再有新的圣女,而这淬心蛊也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这北境秘术居然还有传承者,如今又出现在慕云铎的身上。”

    原本慕云漪的怀疑点皆在慕凌和东昭两方,如今竟牵扯到了北羌消失已久的蛊毒秘术,看来父亲失踪一事比想象中的更要复杂。

    “如今的情况,云铎面对的是什么?”慕云漪只听说过这淬心毒是北羌蛊毒之最,却不知中蛊者究竟会如何。

    “目前来说,慕云铎十五月圆之日便会醒来。”

    “十五,岂非两日后他便可醒来?”慕衍神情凝重,他知道,中了这蛊,孟漓所说的月圆之日的醒来一定不会是真正的“苏醒”。

    “是,但他至多只能醒来三个时辰,且醒后便会有万虫噬心之痛,三个时辰之后便会再度进入昏死状态。每一个月,他苏醒的时间便会递增,六个时辰、十二个时辰、两日、五日……直至完全醒来,若此蛊不解,他将会时时刻刻受这噬心之苦,而胸口的蛊毒也会渐渐蔓延至全身,直至整个人最后熬不住,被完全吞噬,这就是淬心蛊所谓的‘生不如死、醒不如梦’。”

    “有法子可解吗?”话几乎是从慕云漪紧咬着的牙缝钻出。

    “我只能尽力做到让他在醒来时减轻痛苦,此外,素日里我都是医治病患快些醒来,如今我应当是尽量让他多多沉睡,而治愈一事,除非找到下蛊者,否则此蛊实是无解。”

    慕云漪心痛的上前握住弟弟冰凉的手,闭上双眼仿佛便已看到弟弟醒来发作时痛苦不堪的样子,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睁开了眼睛。

    慕衍看着此刻的慕云漪,犹豫再三,将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头,“会有办法的,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真相以及下蛊的人。”

    慕云漪无力的点了点头。

    这时,有下人扣门道:“公主,宫中来人传您进宫。”

    慕云漪定了定心绪,起身走出房门时已经恢复她那波澜不惊的面容,“知道了,待我换身衣裳就随他们进宫。”

    “臣女慕云漪拜见皇上。”慕云漪在大殿中央向东陵巽行稽首礼。

    第一次觐见时,慕云漪并不曾行跪拜大礼,是为当着全东昭乃至天下人的面前表示西穹的姿态,纵然是议和,也绝不放下西穹的尊严与体面。

    而之后便有所不同了,自己名为做客常住东昭,实则是质子,东陵巽也便是慕云漪的君上,故而从此次开始她在东昭要知分寸、明进退的第一步便是行大礼。

    东陵巽非常满意慕云漪的举动,见她实实在在的叩拜下去后,抬了抬手道“无须多礼,起来吧。”

    慕云漪缓缓起身后颔首道:“不知皇上今日宣臣女进宫所为何事?”

    “安和啊,如今你我两国和平止战,而贵国也同意撤兵,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此战之前,毕竟西穹已经攻占了沣城许久,沣城及周边各个村镇小城都有西穹驻兵,现下虽然主城里的士兵大多遵旨撤回,但是仍有部分驻兵分散留驻在沣城的边界的小镇。”东陵巽话音一提,“今日叫你进宫,便是为了西穹彻底交接撤兵一事,如今方才止战,双方都极其敏感,稍有不慎就会再起风波,何况你我两国有意修得共好,短短不能强硬驱赶。”

    “是,既已议和,我西穹理当第一时间全部撤离,如今尚未全部撤离大约部分驻地消息闭塞或是尚有兵建事宜未完成,想必很快他们便会奉旨撤回。”

    “朕听闻,其余城镇上的余兵很多一部分是曾经顺亲王慕霆麾下的兵队驻派,既是你父亲的人,又只是部分余兵,实在无须兴师动众,舍近求远,便劳烦你两日后走一趟,将贵国与我东昭议和意愿说明,让他们退兵便是,都是你父亲的部下,我想你去之后,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这前去沣城让父亲的旧兵撤离本是无甚大碍,他们对父亲忠心耿耿,如今不肯退兵也无非就是不认可慕凌的旨意,若慕云漪过去表明如今情势,说服他们韬光养晦、静待机会,他们定可以理解。只是两日后是月圆十五之日,依孟漓所说孟漓应当会醒来,偏偏这时自己起程,便无法陪在弟弟身边。

    见慕云漪不语,东陵巽问道:“怎么,可是有何不便?”

    慕云漪心下暗想,眼下确实没有何时的理由推辞,弟弟中蛊的现状她不想让太多人知晓,何况还牵扯到北羌,加之自己若是拒绝,那么便会是慕凌方面派人前去勒令退兵,那些都是父亲的旧部,若到时候真的起了什么矛盾冲突就真的难以保全他们了。

    “回皇上的话,事关两国议和事宜,臣女义不容辞,定当不辱使命。”

    “好!朕果真没有看错人。如今沣城百废待兴,我指派了云麾将军苏彦两日后前往沣城,领兵协助新城主进行重建事宜,你便跟着他的军队一同前去罢。”

    慕云漪原本以为自己如今已经可以在遇到任何事情时都可以平静至之,却不曾想骤然听到那个名字时,慕云漪的心还是停跳了一刹。

    苏彦。

    正是那块残布的主人。

    自两年前,因为慕云沬要随军队出战南苍国一事与苏彦大吵一架之后,他们二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如今时隔两年,居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似不再对立的两人,却有了更多的阻隔和更远的距离。

    慕云漪似是苦笑,又似自嘲:“除了陌路,你还指望以什么身份和立场与他相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女神的超级赘婿〕〔某美漫的超级赛亚〕〔神级狂婿〕〔丧尸病毒在异界〕〔万古神帝〕〔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仙墓〕〔神君有个小师妹〕〔我的超级怪兽召唤〕〔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