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十章 弑月
    为了更好的学习,慕云漪跟随贺渊出宫进山修行,起初先皇不舍自己的宝贝孙女就这样进山学艺,派去伺候的宫人和护驾的侍卫不在少数,并且告诉孙女如果受不住,随时回宫来。

    而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慕云漪不仅没有半点骄矜,反而对于山中学习训练的生活出奇的适应,而贺渊也并没有因为她只有八岁且是皇家郡主而对她放松要求,反倒是因为看到她身上过人的天赋而格外严格,甚至可以说是苛刻。五年后的一个清晨,慕云漪正与师父进行着看似再寻常不过的对招,在她向师父心口刺出绝命一刀时,贺渊不像平时一般立马反击,而是后退数步然后定定的停在了原地,慕云漪见状急忙收回自己的刀尖,竭尽全力的挺住自己已经冲出去的身形,当一切禁止,她的刀尖与师父的胸口只有一指的距离。

    “师、师父,您这是……”慕云漪大惊。

    “小漪,这是为师给你上的最后一课。”贺渊满意的笑了笑。

    “最后一课?”慕云漪不解。

    “世上用刀者,不论是精于出刀的速度、力度或是精准度,大多只注重于‘出’,却不曾想过‘收’才是我们刺杀者毕生应领悟的法门。”说到这里,贺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为师很欣慰,你已经开始懂得如何‘收’,今后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向何人出了刀,这都不重要,要紧的是你一定要知道何时收刀。”

    贺渊的一番话,重重的敲击了慕云漪的心,她这些年的训练大多只注重如何“稳准狠”地出击,‘收’这个概念在心中太过于薄弱,“小漪谨遵师父教诲。”

    “我这儿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传授于你的了,你是时候该回去了。”

    “师父,徒儿……”虽然心中十分思念宫中的亲人,但对于五年来朝夕相处、悉心教导的师父亦是不舍。

    “孩子,去吧,你的世界远不止眼前的一片天地。”说着,贺渊从身后拿出一双匕首,“这双弑月便作为为师送你的出师之礼罢!”

    “弑月?!”慕云漪不可思议的看着师父手中那一对雕纹极为精细的匕首,尽管将至晌午,这两把匕首依旧泛着幽幽的冷光。

    “弑月”这么多年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传说它们由至寒玄铁制成,匕刃薄如蝉翼却又削铁如泥,慕云漪曾经旁敲侧击的跟师父打听过是否见过弑月,师父却不曾透露半分,原来这弑月竟真的在师父手中!

    “怎么,丫头,还不收下吗?”

    “徒儿谢过师父!”慕云漪回过神连忙单膝跪地,双手举过头顶接过这一双传世之刃。

    第二日,慕云漪便下山回到了皇宫。然而回到皇宫不久,她便央求着皇祖父将她送去军营锻炼,帝后夫妇好不容易将孙女盼回来,又怎肯让她去军中受苦,可耐不住慕云漪的日日相求,最后终于松口,将慕云漪送去先皇的一个亲信将军的营中锻炼。

    在一次太子去各个军营中视察之时,见到了演练中表现不俗的女儿,之后,慕霆破天荒的主动与慕云漪说了一些话,虽然内容上大致是提出一些更为严格的要求以及传授了一些战场上的经验,但是慕云漪却十分满足,她发现原来自己进入军营竟然有了意外的收获——父亲的关注。

    于是在那之后,慕云漪更加刻苦的在军中锻炼,她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随军去往真正的战场,为国效力,也向父亲证明她不是不祥之人,她可以成为父亲的骄傲。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执念,便有了那次严重的失利:慕云漪由于初次上战场而缺乏经验,又因为太过冲动冒进,虽然成功的刺杀了东昭派来的援兵将领,但是她所领的分队却被偷袭的措手不及,战场便是这样的瞬息万变和残忍无情,尽管她奋力反抗,但仍是不敌,而她的左耳后也被敌人划了一道一寸长的血痕,一直蔓延到颈部。

    回到主营后,不等她的主将开口,她自行领了军法。然而身上的疼痛于她来说不是最惨的,回朝之后先皇虽然没有严厉的怪责,但是太子却是当着百官之面大发雷霆斥责了慕云漪,并且下令再不许她出入军中半步。于是慕云漪回到了宫中,静思己过,她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为不能出入军营战场拼杀而难过,更因父亲那凶狠失望的眼神仿佛跌入深渊,曾一度一蹶不振。

    直到不久之后,慕云漪亲身经历了先皇驾崩、皇祖母大病不起,而父亲储君之位被夺,一夜间成为了顺亲王等等诸事之后,忽然重新振作了起来。她告诫自己,作为慕霆的女儿,她岂有资格软弱和消沉,她要成为父亲的助力,帮他夺回江山大业,她要将几乎是被软禁于宫中的皇祖母解救出来,她要保护年幼的弟弟和整个顺亲王府……自此她的心越来越坚硬,仿佛一块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磐石。

    尽管如此,当苏彦给她包扎的时候,她心里竟有一块地方突然变得柔软起来。她从不知道竟会有陌生的人对她如此友善和信任,为她笨拙却温柔的包扎,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甚至差一点让她乱了手脚。

    想起苏彦帮自己包扎时候的样子,慕云漪不禁笑出了声。这傻大个别看在战场上英勇无匹,为慕云漪包扎的时候居然会脸红,甚至不好意思细细瞧她一眼。

    慕云漪摇了摇头,“瞧自己在想什么呢,他可是敌国之人,只会在战场上相见的敌人!”下一刻,她便将那沾着自己血迹的布条扔了。西穹的人,怎可留着东昭人的东西。

    而回到东昭的苏彦就不太好过了,他受了军罚、军衔降级,三个月内他更是不准再次出军作战,他战败的消息也在东昭传开,谁都不曾想过云麾军首领苏彦竟然输给了一个女流之辈,一时间流言甚嚣尘上。但苏彦没有过多的沮丧,他想起那个女孩眼中的桀骜与不羁,心中反倒是充满了久违的、棋逢对手一般的兴奋。

    “慕云漪,很快,我一定会再次遇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小阁老〕〔伏天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重生之出人头地〕〔黎明之剑〕〔幕后小手〕〔万界圆梦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凡大航海〕〔首富从黑科技开始〕〔从直播被困异界开〕〔平天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