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五十章 出城护送
    “阿翊,你明知道我躲着那楚族郡主,怎的还指派我去送楚族世子出城?”苏彦这日下朝后,与东陵翊走在宫道上抱怨。

    东陵翊忙摆手道:“这你可就误会我了,显然是父皇的意思,我不过是顺他意思提了一下而已,何况父皇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你觉得还有别人敢接这送世子的差事吗?”

    闻言,苏彦倒是没话说了,皇上当真是想方设法的给自己和那郡主安排相处的机会。

    “阿彦,左不过是送别那世子,你再好生将郡主护送回来便是,她好端端的坐在马车里,又不是要你与她独处,你便走个过场罢。”东陵翊只得拍拍他肩膀,他并不理解为何苏彦如此抵触。

    “哎,只能如此了。”

    三日后,楚族世子返回楚部,楚族郡主与苏彦一同出城相送。楚族郡主继续留在上陵城,加上这几日朝堂坊间的传闻,明眼人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众人无不感叹皇家对于苏氏的看重:这藩王和镇国公府两大势力若真要结合,那苏家在朝堂上的地位就更加无人撼动了。

    出城向北行至十里的驿站处,楚部世子与郡主在此辞别。

    楚氏兄妹在不远处说着离别的话,苏彦则坐在驿站的棚里喝茶。过了约么一炷香的时间,世子准备启程离开,走到了棚下苏彦身边:“小妹日后独在上陵,还望苏将军多多照顾。”

    苏彦听出了那世子话中之意,却假装没有听懂:“郡主受皇上和皇后喜爱,想必所有人都会对郡主关照有加,世子还请安心,一路平安。”

    世子倒也不在意,反正眼前这苏彦成为自己的妹婿已是定下的,不过是早晚的事,“苏耀就此别过。”

    “哥哥一路保重。”

    看着楚族世子的车架走远后,苏彦一如对待世子一般恭谨地对楚婳道:“走了大半日,郡主也累了,且在这驿站里休息一会,用些茶点,午后我们再启程回去。”说罢,他便去了马厩。

    未至马厩,苏彦已隐约听到了“逆影”嘶叫声,他紧张的立刻走进马厩。他是爱马之人,年少时在熙昭东南部草原驯得一野马,毛色绝佳,行姿飒爽,速如闪电,取名作“逆影”。多年来苏彦把它视为兄弟,给予它精心的照顾和驯养,而在凶险的战场上,逆影也数次救苏彦于险境之中。

    苏彦看到马厩中的逆影卧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检查过后发现是马蹄上的旧疾又发作了,正在向外渗血。逆影曾在一次战斗中被铁戟插穿了马蹄,后来虽有医治,但每次还未完全痊愈,它就会又上战场,多年下来,旧伤累积,新伤不断,故而马蹄上的伤时有发作。

    苏彦拿来药和纱布,心疼的抚摸着逆影,准备为它上药,这时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转过头发现是楚婳,回过头边为逆影上药,不甚友善的说道:“马厩粗简,不是郡主该来的地方。”

    “你这样给它上药,只能止的了一时的痛,很快就还会溃烂复发。”楚婳看着逆影的马蹄说道。

    听到楚婳的这句话,苏彦有些错愕的转过头看着她:“什么?”

    “我是说你这样做是没用的,它的马蹄早晚要废掉。”楚婳走上前去,顺着马毛抚摸着正在低声嘶吟的逆影,满眼惋惜。

    “怎么,你有办法?”苏彦满是狐疑。

    “且让我试试罢。”

    楚婳去马车上去下一个布袋很快返回马厩。

    “帮我将这马卧倒。”

    “哦,好。”苏彦安抚着追影,引导其卧在地上。

    楚婳摊开布袋,里面原来是根根银针。

    “你这是……”

    “自然是针灸。”说着,楚婳取出较为粗的银针,另一手马蹄和马腿,一根根的将银针扎入。随后在马身和马头上也扎入数根银针。

    原本有些担心的苏彦,见追影的嘶叫声渐渐减弱,这才安下心来。

    “它叫什么?”

    “逆影。”

    之后楚婳便不再作声,从布袋中又拿出一罐膏状的东西,涂抹在追影流血的马蹄处,然后包扎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逆影停止了哀嚎的叫声,缓缓站了起来,自己绕着马厩走了几步,大概是没有了痛感,它走回到楚婳身边凑上头,仿佛向她示好。

    楚婳微笑着轻轻抚摸着逆影凑上来的头,“追影真是一匹宝驹呢。”

    看到不再痛苦的逆影,苏彦连忙道谢。楚婳却平静的对他说:“不用谢我,也不要多想,我治追影,只是觉得这宝马若真废了马蹄实在是可惜。”说罢楚婳便转身离去。

    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苏彦看着楚婳的背影默默想着,就算是母亲还有皇上有意撮合自己与她,但那或者未必是她的意思,也许她也同自己一样,身不由己呢?

    虽然慕云漪不出入于东昭朝堂之中,但是那些传言她并不是没有听闻的。就连这一日苏彦送楚族世子和郡主一同出城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

    尽管她努力的告诉自己,苏彦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但用午膳时,碧滢还是看出了自家主子的心不在焉

    “公主,可是今日午膳做的不和您胃口吗?”

    “哦,没有,只不过整日在府中有点闷,我出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了。”说罢,慕云漪便独自出了门。

    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经过了一家酒楼时她停了下来。

    “幻阙楼。”她默念牌匾上的名字,想起了似乎郑伯曾说起过,这幻阙楼是上陵城景观最好的酒楼,尤其是那顶层的雅间,是可以看到整个上陵城全景的。

    “名字倒是不俗,只是不知里面究竟当不当的起这名儿了。”慕云漪走了进去。

    店小二迎了上来,见慕云漪虽是个生面孔,但这幻阙楼中人是何等的机敏,见慕云漪的气质穿着,绝非普通人家,殷勤道:“客官,您一位吗?散座儿还是隔间儿?”

    “找个安静点的地方给我便可。”

    那小二立刻会意,“三楼有个雅厢,虽不大,却清净的很,我这就带您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