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七十二章 惊梦
    “慕修……慕修!”

    ……

    “云漪?醒醒,做恶梦了吗?”

    慕云漪的耳边传来了模糊却熟悉的声音,当她缓缓地睁开眼看到面前之人时,瞪大了眼睛久久不肯置信,直到伸手颤抖着触摸到他面颊的温度,才敢确定这不是梦。

    “你还活着……你还活着……”此时她眼底已是一片湿润。

    “你一直在叫我,我怎么敢不醒来?”慕修依然十分虚弱,苍白的唇角挤出一个微笑,勉强撑起身子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

    慕云漪尚未完全从那恐怖的梦境中脱离出来,那血腥的场景依稀停留在她的脑海中,她只是死死的握着慕修仍旧冰凉的手,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消失。

    慕修不知她的梦境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与她父亲有关,又或者与自己有关?只是那一定很恐怖,慕修亦是默默不语,不问及半分关于梦境之事。

    从未见过这样的她:放佛一只受惊的猫,眼中充满了惶恐与无助,慕修不自禁的伸出了手,却在抬起一半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迟疑不前。

    “你说过的,会一直在我身边,你不可以食言,一定不可以。”慕云漪一贯霸道的口吻,然而此刻低着头的她声音沙哑细弱,更像是不安的请求。

    再也顾不得那许多,下一刻慕修便揽她入怀中,轻轻的抚着她如丝的长发,“嗯,我答应过你的,就一定会遵守承诺,我会永远陪着你。”

    耳畔慕修低沉沙哑的声音终于让慕云漪镇定下来,也是此刻,她方才觉得,这世上只怕没有什么比“虚惊一场”更值得庆幸之事。

    此时慕修除了胸口被包扎的纱布,上身完全裸露着,慕云漪这才发觉两人的动作实在有些暧昧,脸上发烫,于是尴尬的正坐起身子,避开他的眼睛,“那个……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解开慕修胸前的纱布,伤口的血已有些凝固,溃烂已经消退了大半,又伸手探了探慕修的额头,热度也已降下去了,看来凝虚草的威力然非同一般。

    慕修不动也不说话,静静的让慕云漪给自己上药包扎,看着她在眼前的每一个动作。

    慕云漪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转身去倒了一杯水过来发觉他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我脸上有东西吗?”

    慕修不作声,低头抿了一口水后依旧是浅笑。

    “都伤成这样了,你还笑,只怕是没有疼够?”慕云漪睨了他一眼,轻戳了一下慕修的伤口。

    “嘶...”尽管伤口有所好转,但疼痛却始终存在,哪怕慕云漪力道极小,慕修仍是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我不是有意的,慕修你怎么样了?”当下的慕云漪如同惊弓之鸟,生怕自己的梦境会成真。

    “不打紧的,我是逗你呢,哪儿就那么娇弱了。”

    想起在沣城慕修救了自己的那一幕,慕云漪问道:“听江哲说你回西穹了,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沣城?”

    “我去了旖梦馆。”

    “芸旖?”慕云漪自是知道芸旖此人的,因为她“天眼”的名声在外,亦因为她与自己相似的名字。

    “我本是想调查楚婳此人,结果旖梦馆竟然都没有她的信息。但无意中听闻你在沣城我便赶了过来,到了官驿发现你不在,其余人也都在找你,于是我便出去寻你,幸而被我寻到了你,否则……”

    “只是却害你受伤,这个仇,我定是要讨回来的。”

    “楚婳此人绝不简单,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沣城,芸旖那边会帮我查这个人,在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不知怎的,听慕修屡屡提起芸旖,仿佛无比熟悉与信任,心头竟有一些莫名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沉默半刻只得点了点头,“你还是很虚弱,再睡一会吧。”慕云漪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扶着慕修慢慢躺下。

    “嗯,你也去休息一会吧。”慕修看着慕云漪眼底的乌青,一阵心疼。

    “好,我一会便去。”说着帮他掖好锦被。

    慕修本想躺下之后看着她离开再睡,可大伤初醒的他仍旧虚弱不堪,加之与慕云漪又说了这会子的话,刚躺下不一会便睡着了。

    熟睡的慕修紧皱着眉头,竟喃喃的说起了梦话:“义父,不要打我...我明天会偷很多钱回来...”

    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了吗,慕云漪想去拿个帕子为他擦一擦额头的汗水,然而在她刚起身时,手却被拉住了,她以为慕修醒了,转过头发现他的依然紧闭着眼睛,嘴里却含糊不清的说着梦话:“不要走……”

    慕云漪重新坐在床边,握着慕修的手看着他:“我不走,我一直在这儿。”

    仿佛受到安抚一般,慕修的眉头便终于渐渐舒展开来,呼吸也变得均匀……

    三更将至,慕修还在熟睡,慕云漪静声离开房间,想着小时候自己每每生病之时,皇祖母总会吩咐御膳房给自己做一碗清淡的糜粥,于是她便来到了灶房,想着若是慕修醒后可以喝些。

    生火烧水之后,将米下锅,她便坐在一旁,看着锅盖上冒出的细细的蒸汽,眼皮越来越沉,终于还是睡了过去……直到她被一股刺鼻的糊味弄醒。

    她猛地睁开眼睛,发觉火已熄灭,灶台此刻被扑的一塌糊涂,她伸手掀开锅盖却又被烫的松开了手,锅盖掉在地上,慕云漪也怪不得那不多,一边用手搓着耳朵,一边看向锅里,里面哪还有什么“粥”,尽存留的一些也是全都糊掉了。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慕云漪十分懊恼,怎的那么不小心睡了过去,她蹲下身子拾起锅盖,却看到了倚在灶房门口的慕修。

    慕云漪看了看手上的木盖,尴尬的开口道:“怎么起来了?”

    “饿了。”慕修依旧依着门框,看着慕云漪,眉眼弯弯。

    “那我去把膳房的郑大娘叫来弄一些吧。”慕云漪放下锅盖,欲出门去,“你且先回房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