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我在抬头你在看〕〔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重生空间之欣欣向〕〔金币即是正义〕〔张小花的秘密〕〔我有一个天命要改〕〔福妻临门〕〔凰墟〕〔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待墨上花开可缓缓〕〔我能回档不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农女有田:娘子,〕〔长公主吐槽日常〕〔我的CV〕〔都市之巅峰至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九十四章 情执生苦痛
    不出片刻,其余的五六个山匪也倒在了司空少杨的毕霄之下。他收起毕霄,走到那已经被吓傻的妇人面前扶起她:“没事了,你可还好?”

    女人抚摸着怀里正哇哇大哭的孩子,颤抖着说道:“谢谢英雄,谢谢英雄!”

    然而司空少杨却没有发现,黑暗中,一个奄奄一息的山匪举起了一把短剑对准了他的胸口刺了过去。

    “哧!”

    ……

    “少杨哥哥!”

    苏婥从梦中惊醒过来,满头大汗的她剧烈的喘息着,望着四周,想起自己在万空寺的禅房中才稍稍平静下来。

    她不由自主的去回想刚才那恐怖的梦境,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她已想不起来,只记得梦境的最后一刻,她看到司空少杨倒在了血泊中,自己想要去拉他却怎么也无法移动,结果自己就被惊醒了。

    苏婥揉着头走下床支开了窗子,太阳还未升起,望着灰蒙蒙的天,她极力的说服自己:那不过是个梦。

    可是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司空少杨躺在血泊中的画面,难道司空少杨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东昭的军队去兖山快十日了,仍旧没有消息传回来,苏婥越来越不安......

    苏婥挽起了头发,走到了寺庙的佛殿之中,跪在了观音像前的蒲团上,默默诵经祝祷。

    这时,寺中方丈亦尘走进殿来。

    “亦尘师父。”苏婥起来双手合十,虔诚行礼。

    亦尘方丈摆了摆手,示意她跟自己过来。

    两人来到大殿侧面,方丈盘坐在茶案前的蒲团上,苏婥也在方丈对面盘坐了下来。

    “苏姑娘,这么早起来。”方丈开了口。

    “是,昨夜惊梦,后来便睡不着了。”

    “心中有结,必然无法安睡。”

    “方丈慧眼如炬,小女子确是心中有结。”

    “从上次你与陶公子前来拜访毕舒之时,我便注意到你眉间隐有愁云,看来过了这些时日,姑娘的结依旧未能解开。”

    苏婥苦笑:“小女子愚钝,这结迟迟难以解开。”

    “那陶公子并非可以解开你心结之人。”

    苏婥像是被说中了什么秘密,猛然抬头,却看到方丈慈慧的目光里依旧平静如湖水。

    “奈何这份执念注定不被允许……”苏婥摇了摇头。

    “情执便生苦痛,唯有放下,才可得到自在与安乐。”

    “放下?敢问方丈,如何放下?”

    “姑娘须知,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我明白了,谢谢方丈。”

    终于,苏婥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下定决心,前往兖山。

    简单收拾行李后她便与两个婢女动身下了山,上了自家马车前往兖山。

    路上,她将脖子上戴着的那把金钥匙摘了下来。

    “对不起仲瑜,我只去看看他好不好,一眼便好,只要他没事,我回来便嫁你。”

    ……

    司空少杨一手捂着胸口,另一手将毕霄插入了偷袭他的山匪腹部,看着他扭曲的面容僵在了脸上,然后仰翻在地上。

    司空少杨从胸前掏出已经变了形的那枚金色的束发冠,“婥儿,是你救了我。”原是司空少杨出行时将苏婥曾经送给自己的束发冠贴身放在胸前,而山匪的短刀正好插到了束发冠上,所以山匪并未得手,司空少杨自然没有大碍。

    他站起身,缓缓走到山匪面前,一脚踩住那人的胸口,“真是该死,毁了她送我的东西。”说着嫌恶的拔出了自己的毕霄。

    他举起那枚束发冠在眼前,轻轻叹了口气,月光下束发冠隐隐泛着金色的光,然而它不仅变了形,连司空少杨后来补上的红玉翡也丢失了。

    一定是刚才掉落在了哪里,司空少杨蹲下身仔细在地上寻找,终于在山匪身后的不远处,看到黑暗中闪着幽微的红光,司空少杨一步迈过去,发现果真是缺失的那一部分连同红玉翡,他欣喜的拾起来,却没有注意脚下是个滑坡,当他准备起身离开时,一步踩空跌下了满是泥土和落叶的陡坡,陡坡湿滑,司空少杨没有着力点根本无法无法停下来。

    “嘭!”

    他的后脑撞在了一块坡上突起的大石上,一阵剧痛后就再无知觉。

    苏婥赶到了兖山旁边的镇上,这是司空少杨带领兵队进山必经的镇子,打听后得知,官家部队来时只在镇上稍作休整,未过半日便又动身去兖山了。

    兖山一带,地形复杂,苏婥又是头一遭来,必要寻一向导,然而问过好几家客栈和马行,都没有人愿意接这向导的活。

    “姑娘,不是我们不愿意赚您这份钱,只是您也知道,这如今这世道不安稳,那蒙天寨的人时常出没祸害百姓,家家紧闭门户,只听说有山里往外逃的,没听说要往山里去的呀!”

    “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人要找,我给您三倍价钱,您就帮帮忙,找个向导与我吧!”苏婥满脸恳求。

    “姑娘,哪怕您给五倍十倍的钱,只怕也没人敢去啊,如今朝廷派来了军队,这好不容易蒙天寨退回了山里,而你偏偏就要去兖山,可不是往虎狼窝里跳嘛!”

    苏婥被镇上所有店家一一拒绝后,绝望的走在大街上,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有一个年纪三十出头车夫模样的男子拉着马车走道苏婥身边道:“姑娘,方才听你和客栈掌柜说话,你是要去兖山吗?”

    “正是!你可有法子?”苏婥此时已经不抱太大希望。

    “我恰好也要前去,不若姑娘与我同行,彼此也有个照应。”

    “这么巧,您也要去兖山,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苏婥的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家旧宅在兖山脚下的村子里,后搬来镇上,旧屋内仍留有一些亡母亡父遗物,如今山匪横行,我正要去取回。”

    既然祖宅在兖山之下,那对于路线地形应是相当熟悉,苏婥大喜:“感谢义士,我会付您银钱的!”

    “银钱倒是不必,不过是举手之劳,顺路之事,只是我现在便要启程,不知姑娘何时可以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