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律政俏佳人〕〔龙拳〕〔金主大人,请矜持〕〔天降我才必有用〕〔漫威之超时空战警〕〔沈氏家族崛起〕〔木叶的白眼公主〕〔我能看到世界属性〕〔假装自己非穿越〕〔特种猛龙在都市〕〔婚婚欲睡:顾少,〕〔农家美食日常〕〔大千界域〕〔重生之都市仙帝〕〔喜当妈〕〔盛世荣宠之商女为〕〔萧萧梦里天使来〕〔秋声依旧著梧桐〕〔女总裁的近战保镖〕〔影后的嘴开过光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九十九章 威胁不成
    含烟悦然一笑,没有作答,转身进了后面她自己的厢房。

    早上便听说,司空少杨所率领的剿匪大获全胜,已经从兖山回朝,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让含烟欣喜的呢。

    坐在铜镜前没多久,门便被推开了。

    来者没有说话,倒是先拍起手掌,“今天的酒客们真是有眼福了。”

    从镜中一看,竟又是陶仲瑜,含烟没有理会他,拿起篦子梳着自己的长发。

    “看得出来,你今日心情极好,连舞五曲,想来是因为司空少杨回来之事吧!”陶仲瑜坐在了桌旁。

    含烟停下手中的篦子,转过头对陶仲瑜不无嘲讽的说道:“听说苏婥也从万空寺刚回来,别人不知道,你我难道不清楚,她去万空寺是为了谁吗?”

    陶仲瑜脸上并无任何不悦,反倒含笑继续说道:“正因如此,所以我想起了咱们的合作呀,你一直没有消息,我只好主动来寻你了。”

    “上次我失败了,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向司空少杨说出与你的合作。只是,我们的合作也到此为止罢。”

    “哦?如此说来,你竟要放放弃司空少杨?”

    “陶公子说笑了,何来放弃,他从来不属于我。”含烟言语中是无法释然的苦涩。

    “可如今我把可以令他属于你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却拒绝?”陶仲瑜惋惜的看着含烟:“迂腐啊迂腐。”

    “随你怎么说,总之我不会再以那些手段强留他在身边。”

    “那么,”陶仲瑜目光一转,勾起唇角:“如果我把你给司空少杨下药的事情公之于众,你也不在乎么,想一想那样的话世人该如何看你?”

    “随你去,如果那样,我与你合作之事亦会泄露出去。我本就是风尘女子,别人如何看我,我本就不在乎,反倒是你,御封皇商陶家的嫡长子,你难道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苏婥怎么看你吗?”含烟从容镇定。

    陶仲瑜一时怔住,他没想到含烟丝毫不被自己的威胁所动摇,反是将了自己一军,看来自己是小觑这个女子了。

    “最后劝你一句,他们二人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常言道强扭的瓜不甜,你何必这般费尽心思。陶少爷,若无别的事,我要休息了,您请出去吧。”说罢便转身自顾自的收拾起妆台。

    含烟逐客令,陶仲瑜自知没趣,何况自己如今也没什么筹码可谈,只好青着脸离去。

    走出璟福居,陶仲瑜的随从对他说:“少爷,这女人仗着是咱们璟福居的台柱子就这般张狂,要不要小的去教训她一顿……”

    “不急,且先放她一马,说不定日后能派上用场。”说罢,陶仲瑜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躬身进了马车,“走吧。”

    “是,少爷。”

    自回到上陵城之后,司空少杨一直想找苏婥问个清楚,为何她不辞而别。

    怎料苏婥一直刻意避开司空少杨,这些时日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日下午,他索性直接去了苏府,苏婥借口不见不说,司空少杨反倒碰上了苏母姜氏,平白遭了一通冷嘲热讽。

    “我也不知道婥儿为何突然决定嫁给陶仲瑜。”苏彦无奈。

    “她连跟你都没有说些什么吗?”司空少杨心灰意冷地拧起眉头。

    “是啊,那晚她回来只说了一句同意与陶家婚事,后来我有问过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决定,她只说陶仲瑜对她极好,其他的就不肯多说了。”

    那为何,她又不顾性命的去兖山找我!司空少杨在心中呐喊,但苏婥去了兖山的事情他不能对苏彦提及。

    见司空少杨沉默,苏彦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你啊你,当初拒绝婥儿的时候不是洒脱无比吗?如今又死命的要追她回来,你教我说你什么好!”

    “哎,我也是有苦难言……”

    苏彦后来其实也才想到,司空少杨当日那般决绝,很可能与姜氏有关,只是那终究是他的母亲,他不可问更不可说。

    “眼看就要过年了,前儿个听陶仲瑜与我母亲说起,陶家准备过了正月便寻个好日子上门提亲。”

    “什么,这么快……”

    “这还是因为腊月正月不宜谈嫁论娶,故才退后,否则只怕这几日陶家便要上门了。”

    “这……”司空少杨不知所措的看着苏彦。

    “罢了罢了,我来想想法子,无论如何,你们总要当面说个清楚。”

    “谢过。”司空少杨双手抱拳,除了感激,他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且不说我和你是兄弟,而且我也希望我妹妹得到真正的幸福。”玄韶拍了拍司空少杨的肩膀,“每年元宵节我都会带着婥儿出门逛花灯,不若就趁那晚出门,找个隐蔽的地方让你们见一面。”

    ……

    “你们几个手脚麻利点儿,我瞧着那八仙桌脚还不够亮,赶紧再抹上一遍!”

    “哎哟天爷啊,怎么这素色的花瓶儿还放在这么当中显眼儿的地方,还不快撤了,换上那对的!”

    “什么时辰了你这个小崽子竟在这里躲懒,瞧你发髻都松了,没得叫公主瞧见,成什么样子!”

    这一日岁除,一大早,管家郑伯便带着公主府所有下人忙得不亦乐乎。

    这时见慕云漪走到前厅来,郑伯连忙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上前道:“公主这么早,可是奴才们吵扰到您了?”

    “这倒没有,我起早是惯了的。”说着,慕云漪左右张望,看着府内的变化:公主府修葺没有多久,里头的粉漆摆设本就一应新崭,只是慕云漪多喜用素净的物件器具,加之府里人少,随意素日看着不免有些冷清。此刻皆被换上了图样颜色较为喜庆的摆件儿,倒真有些春节热闹的气氛了。

    当初在顺亲王府,每年往往未至岁除这一日,来往拜年送礼的人早已已经大排长龙,门槛都要被踏破,每日前厅的茶水送走一波又一波。如今在这东昭的公主府就连门可罗雀也算不得了,自腊月以来,除了前一日皇上送来的赏赐之外,并无一人登门。毕竟,谁会在意一个西穹来的质子?但免了往来迎宾的繁琐,慕云漪倒是乐得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无敌从满级属性开〕〔道祖,我来自地球〕〔第一序列〕〔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