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极品医神〕〔异界之永恒轮回〕〔末日橘猫当道〕〔洛神诀〕〔都市极品仙帝〕〔贵妃每天只想当咸〕〔吾妻非人哉〕〔文明吞噬〕〔哈利波特之学霸无〕〔神级反派系统〕〔痞子风水师〕〔我的姐姐是超模〕〔火枪未能击穿裤袜〕〔文唐〕〔我们野怪不想死〕〔从大佬村走出的幕〕〔从精神病院穿越来〕〔足球之世界第一等〕〔兽人养娃之地主发〕〔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零九章 苏彦之怒
    对于楚婳,苏婥虽不反感,但也清楚的知道她非哥哥心中之人,如今自己的婚事已定,她反倒是希望哥哥可以于婚事上有情人终成眷属。

    “听闻当初苏将军去黯缈洲曾遭人暗袭,你可知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婥本以为楚婳是想让自己在苏彦面前说些什么,没想到她只是问这件事情,便没做他想,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当初哥哥在黯缈洲遇袭的事情告诉了楚婳……

    两日后便是苏彦启程的日子,清早到了他该出门的时辰,却从听竹轩传出了摔砸东西的声音。

    “这是……?”苏婥被请来了哥哥的院子,只见一众下人都站在门口,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

    陈伯见小姐来了,如见救星:“今儿一早,少爷发了好大的脾气,这都到了该去城门出征的时辰了,现下谁也劝不动,夫人在佛堂里奴才们不敢惊动,只好请小姐来了,快帮奴才劝劝少爷吧。”

    “好,我去看看。”苏婥急急地朝院子里走去。

    陈伯在她身后摇摇头道:“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从没见过他如此动怒过,少爷究竟是怎么了。”

    站在苏彦的屋门口,苏婥看到里头已是一片狼藉:椅子、桌案、屏风全被掀翻在地,立柜的门开着,里面的衣物被翻得凌乱不堪,笔架、宣纸和摆件儿散倒一地,砚台也碎在了地上,染出一大片黑色的墨迹。

    两个仆人低头瑟瑟的站在门口。

    “我再问一遍,到底谁动过我的衣物,谁动过我房间的东西?!”苏彦几乎在高声咆哮。

    两个仆人茫然又十分惧怕的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没有动过,也不知道一向好脾气的少爷为何突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不知少爷究竟丢了何物,还请告诉奴才,这样奴才也好分说一番。”

    “滚下去!”说罢,苏彦颓然的坐在了塌上,头发略微凌乱,眼神红肿涣散。

    如此动怒,只因他今早刚找出门时,发现那缕青丝不见了。

    他从来将那缕头发放在衣服胸前的内兜里,今日下意识的摸了胸口却发现那青丝不见了,本以为是在别的常穿得衣裳内,谁知翻遍了所有衣裳,都不见其踪影。

    这些年来,那缕青丝日夜陪伴着自己,每每想她念她之时便会拿出来看看,谁知如今竟然不翼而飞,教他如何能够安心出征?其实他知道未必是下人们弄丢的,他朝下人们发火,实际上却是恼怒自己,没有看好那缕青丝,他甚至觉得这缕青丝的丢失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苏婥站在门口,听着哥哥嘴里喃喃说着:“难道我连这么一丝与他的联系都丢了吗?”

    她当即明白,哥哥是因丢失了何物而大发雷霆,当初自己抢走那缕发丝哥哥尚且愤怒不已,若是丢失……也难怪他会这般失态。

    苏婥拿起一把木梳,来到苏彦身边,为他梳着有些凌乱的发髻,在他耳边轻轻道:“丢失的东西注定无法挽回,可是不能连带着将可以争取的事情也放弃啊。”

    闻言,苏彦抬头看着妹妹,听说了她言语中的意思。

    聪明如苏婥,自然知道哥哥此次主动请命去往黯缈洲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眼下,会兵出征的时辰就快到了,若哥哥耽误了,被有心之人捉了把柄,回来就算哥哥立了功也会折损大半,还怎么向皇上请命呢?”

    素颜突然平静了下来,顿时恍然大悟地站起了身:“是,婥儿你说的是,我这便出门!”

    苏婥看着哥哥慌忙的背影,暗自叹气,一向沉稳的哥哥,如今因丢失了与她有关的东西而这般失常失意、丢了理智,不知待他功成归来,能不能如他所愿,请皇上收回赐婚旨意。

    只是母亲这一关,又怎可能轻易便过了呢?

    出征号角响起,东昭的军队由上陵城出发,向邑泽港口出发。城楼之上,楚婳的目光穿过排排站列的士兵,看向最前面白马之上身穿铠甲的人。

    “啧啧,这般不舍,看起来还真像是待嫁娘子惜别郎君呢。”不知何时,楚婳身后多了一个身穿玄紫色斗篷的人,兜帽罩着那人的面容,除了一双薄唇,再看不到其他。

    只听声音,楚婳便已知道身后之人是谁,看着远去的东昭军队,对身后人说:“不是说过,你不要轻易在东昭露面吗?”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人认得我,何况我怎会那么容易让别人看到我?”兜帽之下的薄唇自信的勾起。

    “也罢,只是我眼见着快要成功了,你之后还是不要总出现的好。”楚婳再次叮嘱。

    “我自有分寸,你安心便是。只是我不明白,既然前去黯缈洲也在你的计划之中,为何你不索性直接与他同去?”

    “去当然会去,只是眼下不是时候。我若直接请旨与他同去,皇上就算应允,苏彦也会反感,我何必讨这个没趣儿?不若过上几日,我寻个由头再过去,那一切便是顺理成章了。”

    “你这九曲十八弯的心思真是不简单呢。”那人掩口轻笑,声音让人难辨男女。

    “咱们彼此彼此,你别忘了将我所说之事办妥。”楚婳话音刚落,便发现身后已是空无一人,仿佛方才从来不曾有人来过。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你且等着安心做你的镇国公府少夫人吧!”微小的声音随风传来,之后音落风止,周围又重归沉寂。

    ……

    “主子,邑泽港口那边发现了两艘可疑的船,属下的人查探不出身份,今日一早,那两艘船一前一后的出航了。”深夜,江哲从外归来,径直到了慕修的书房。

    “可知他们方向是哪里?莫非是……黯缈洲?”慕修已经猜到了什么。

    “正是,属下的人远远地跟了一段,发现他们却是驶向黯缈洲,后来怕被他们发现,便先回到邑泽港了。”

    “哦?这么巧?赶在东昭军队到达前先去……大概多少人?”

    “统共五六十人不止。”

    “知道了,叫你那边的人继续盯着,有什么消息随时来报。”

    “属下领命!”

    得知近日黯缈洲不安稳,又想起上一次前去遇到的黑衣人,慕修便提前派人前去盯梢查探,不想果然有意外地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玩家凶猛〕〔黎明之剑〕〔我哥是杀手之王〕〔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细胞监狱〕〔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红楼春〕〔横推从拔刀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