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猎龙记〕〔雨墨修仙传〕〔都市全能医皇〕〔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情蛊的形成〕〔重生之我是阿斗〕〔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炎少宠妻上瘾〕〔诸天之主〕〔奶爸有植物系统〕〔封先生,你的剧本〕〔重生之时代霸主〕〔凤展异世〕〔影后常年热搜〕〔虐妻上瘾:陆总裁〕〔超级医婿〕〔福满农门〕〔合租房长公主〕〔美人娇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浮生若梦
    接下来的小半个时辰里,容月将南苍一战,与慕云漪分别之后发生的一切细细说来,纵使那些记忆是自己这么久以来痛苦的源泉,但她已不惧提起……

    听闻容月的讲述,慕云漪心惊,原来南苍之战,自父亲与自己撤离之后,仍有这许多的纷乱与阴谋。

    “怪不得这些年我如何派人寻你都没有任何消息,原来你在东昭,苏彦也是好得很,竟然从未向我透露过一丝一毫。”

    “你莫怪他,是我叮嘱他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我当初心灰意冷,本是铁了心的要与过去断绝往来,只求安稳度过余生罢了,后来你成为质子来到东昭,实属我意料之外。”

    慕云漪不愿多提及苏彦,避开道:“那你如今怎又愿意来告诉我了?”

    “这不是看着近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又见你数日未出门,放心不下,才来寻你。”容月却没有准备绕开这个话头。

    慕云漪眼中划过一丝狡黠:“哦?说漏嘴了,原来你一直暗中留心我的一举一动呢。”

    容月却没有中她的伎俩,在她面前敲了两下桌子面道:“你休要岔开话题,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浮生万般皆是梦,莫负杯中般若汤。”慕云漪浅笑,举起酒杯自顾自地与容月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接着仰头喝下。

    “般若汤易饮,放下往事却难。”容月夺过慕云漪手中的酒杯:“你可放下了?”

    慕云漪轻托腮边看她:“放下?”

    “罢了,我且问你,你与他的情分是从何而起又是何时开始淡灭?如今听到关于他的事情,你可还会心有波澜?据我所知,他与那楚婳成婚实属无奈,若真如此,你可还会放下?你不必急着答我,想好了再说不迟。”

    慕云漪倒真是陷入了沉默。

    何时开始?便是从第一次见苏彦,他为自己包扎伤口开始吧,那时年少初遇时的倾心,也是多年以来挥之不去的执念。

    何时淡灭?大约是那一晚幻阙楼中,亲眼见到苏彦为楚婳挡下自己那一刀的瞬间吧。

    慕云漪并非不信他对自己的情意,也没有怀疑他心中有了旁人,令她失望的是她原本觉得苏彦该是始终信任自己的,她过于笃定自己与苏彦之间的默契,于是当看到苏彦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误解,慕云漪都难以接受。

    其实慕云漪后来一直在想,自己与苏彦走到这一步,不怪自己,也不怪他,只怪他们的立场天生相悖,苏彦身上缠绕着太多的牵绊与无奈,肩上担负太多责任与义务,而自己,亦是如此。于是两人渐行渐远,纵使情深,奈何缘浅,并非他们没有努力过,只是他们都做不到可以抛下一切、义无反顾。

    很长一段时间,慕云漪一直在等着苏彦的一个态度哪怕是一句话,然而当苏彦在元宵灯会上对她吐露真情之时,她却震惊于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安心与欢欣。

    她对自己的感觉产生了怀疑,甚至一度谴责自己的贪心与变心。

    直到那日收到镇国公府小厮送来的那个锦袋,打开看到红绳青丝的那一刻,慕云漪并没有想象中的悲痛,也没有怨恨,甚至没有失望,心中唯剩一点遗憾罢了。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经放开了手。

    慕云漪眼中的迷离渐渐褪去:“阿月,我放下了。”

    “当真?”

    “是。”

    回想起那日元宵灯会上苏彦说:“你我之间本就横亘着太多矛盾,但一切有我,无论发生什么,你只要记得,我苏彦此生定不负你。”

    这本该是最让她安心的话,只可惜来得太晚,太晚了。

    那一晚,自始至终,她的眼前只有慕修失落的眼神,她的心里只有慕修落寞的背影。

    慕云漪终于意识到,原来如今能够让她安心的人,只有慕修。

    “阿月,谢谢你。”

    容月看到慕云漪眉间的愁云尽退,重为她斟满酒,“那我们就敬‘放下’。”

    “不忙。”慕云漪拦道:“我既放下了,那你呢?”

    “我却没有这般容易。”容月苦笑,“我以为我可以放下,却不想就算逃离了西穹,我仍是做不到。”

    “既无法放下,就不要强迫自己。”慕云漪握住了容月的手,“阿月,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今后无论有什么决定,一定要告诉我。”

    “好,小漪,我答应你。”纵然心如死灰,但面对慕云漪却总是有一丝暖意的,这世界上,如今让容月觉得不是孑然一身的,也便只有慕云漪了。

    慕修得知有男子上门来找慕云漪,本有几分担心,但听碧滢讲原来那是容月,倒是放下心来,慕云漪几日未出府,和她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

    他坐在慕云漪屋子的房顶上整晚,却迟迟未见慕云漪归来,正欲出去寻找,却听到后门有了动静,他后头望去,看到了男儿扮相的她,只见她黑发高束,身着一袭天水碧长袍,脚踩白玉镶银边短靴,偷偷摸摸、东张西望的走进院子来,步履又稍显酒意,确定四周无人,连忙悄悄推开门溜进屋去。

    “竟是吃了酒呢。”

    慕修坐在房顶光明正大的“偷窥”她,见她活脱脱一副偷了酒吃的小郎君模样,只觉得十分可爱。

    屋里扑通一声后便没了动静,慕修轻声翻下房顶,透过窗缝看到慕云漪果然鞋衣未脱,被子也没有盖,斜斜的歪在床上便睡着了。

    他悄然走进,将被子为她盖上,“酒量向来不差的,今儿是喝了多少酒。”

    正欲离开,却发现慕云漪手上正握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那块再熟悉不过的黛蓝色锦布,里面包着一缕红绳缠着的长发。他当即明白那日郑伯所说的小厮是奉了谁的命,送来了何物。

    “这些日子,很辛苦吧。”他轻轻将慕云漪的手放进锦被之下,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的雾隐阁,发觉江哲已经在书房内候着。

    “主子,黯缈洲那边有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超级怪兽召唤〕〔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校花的贴身高手〕〔诡秘之主〕〔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女神的超级赘婿〕〔万古神帝〕〔某美漫的超级赛亚〕〔道祖,我来自地球〕〔超幻想大爆炸〕〔叶罗丽之嗜血妖姬〕〔回到地球当神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