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二十二章 恕难从命
    苏彦与韩骞班师回朝,虽到达上陵城外时已近黄昏,但城门大开,里外皆围满了官员、士兵和百姓,为他们接风。

    为首的是太子东陵翊本人,苏彦和韩骞即刻下了马,向太子行礼问安。

    “两位功臣快快请起,你等此次收服黯缈三岛,实是功不可没,父皇特命本宫前来为归朝将士接风洗尘。”

    “陛下隆恩,臣等不胜感激。”

    由皇帝授命、太子亲自出城迎接是上上殊荣,足见皇上对此战的重视,而二人在朝中的地位更是可见一斑,尤其是镇国公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由太子出城接引,更多是因着苏彦。

    “本宫出宫时父皇特意叮嘱,你们连日作战赶路定是十分疲惫,今日就不必接着进宫复命了,待明日上朝时,再一道受赏听封。”

    “谢陛下体恤,臣等备沐恩泽。”

    回到镇国公府,苏母姜氏和苏婥早早便等在了府门口。

    “母亲,孩儿回来了。”

    “好,好,回来就好。”看到儿子平安归来,姜氏眼泪婆娑,终是松了一口气,虽说夫君镇国公去得早,但是自己这个儿子是十足十的争气,军功与荣耀都是苏彦实实在在拼回来的。

    “哥哥快进屋吧,母亲早早便让人备好了一桌饭菜都是你爱吃的,就等着给你接风洗尘呢。”

    “是啊,早就想念家中的饭菜,母亲稍等,我去换身衣裳就来。”

    “我陪哥哥一起去!”苏婥挽上苏彦的胳膊,随他一同回了听竹轩。

    “哥哥可听得大消息了?”苏婥侧头看着苏彦。

    “你是说西穹那位天应帝慕凌驾崩之事?”

    苏婥点了点头。

    “我们回朝快到上陵城时,在一处驿站休息时听得此事,方才本想详细问问太子,但是人多事杂便没来得及问。”苏彦再一次听闻此事还是不由得震惊:“没想到这般突然,那皇帝未至五旬吧。”

    “是啊,那么哥哥觉得,在咱们东昭境内,谁与西穹帝驾崩之事最为相关?”苏婥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地看着兄长。

    “你是说……”

    “正是!妹妹我最知道哥哥担心谁,所以先来告知。”说着,两人进了苏彦的寝房。

    苏彦掩上门后,立即转身紧紧地拉着苏婥:“云漪她……”

    “这位西穹来的公主自然是回到西穹去奔国丧了。”

    “她是何时动身的?”

    “三日前。”

    “西穹先帝驾崩,新皇登基,她回去免不了又要陷入混乱之中。”

    “是啊,虽说西穹不存在什么储位之争,但是这安和公主的身份实在是微妙。”苏婥虽是闺阁女子,但是对于朝堂时局的洞悉并不逊于在仕男子。

    “她和她身后的顺亲王府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一行恐怕……”说起来,苏彦全无胜利归来的喜悦,一心系在归国的慕云漪身上。

    “可这也没办法,毕竟是国丧,明知危险却也是不得不去。”苏婥知道哥哥的忧心,转了话题道:“罢了,你的安和公主是何人,定能转危为安、化险为夷的。”

    “我的安和公主?”

    “可不是么,你快与我讲讲,在黯缈洲你们究竟如何?这回我可是帮了好大的忙呢。”

    苏彦在岛上时便听慕云漪说起,这回是苏婥帮了她,将碧滢易容,她才得以脱身前往黯缈洲。

    见哥哥闷不吭声,又想起慕云漪比哥哥先从黯缈洲回来,苏婥觉出不对:“难道你们没有见到?”

    “不,我们见到了,只是……”苏彦叹息:“她去黯缈洲,并非是为我。”

    “什么?”苏婥闻言十分诧异,不是为了哥哥,那为何要跑去那慌乱之地?

    “我与她,已成过往。”苏彦脸上酸楚凄然:“她选择了慕修。”

    “慕修?原来他也去了黯缈洲。”苏婥这才明白,那日慕云漪来找自己帮忙,说要前往黯缈洲,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慕云漪是为了哥哥前去,原来是为了慕修,“那你有没有告诉她,你去黯缈洲就是为了建功回朝,受赏时求陛下收回赐婚旨意?”

    “说与不说的又有何区别呢,是我当初亲手弄丢了她,如今,只怕再也找不回来了。”

    苏婥替哥哥惋惜不已,却也别无他法,感情之事,只有身在其中之人才最知道何时始、何时终,且苏婥深知那慕修对慕云漪的感情绝不比哥哥少了分毫。

    “那……既然她放手了,你明日殿上还要求皇上收回成命吗?”

    “是,去求皇上收回赐婚我势在必行。”苏彦一扫面上的无奈,毫不犹豫道:“我是不会放手的!”

    苏婥像模像样的对哥哥上前作揖道:“那我就祝哥哥明天得偿所愿。”

    苏婥如今对于慕云漪的情感很复杂,似乎如何也讨厌不起来这个女子了,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当初慕云漪对哥哥付出的真心她是看在眼里的,而如今她洒脱的离去苏婥也仿佛可以理解,情爱这回事并不像是小时候在庙里拜佛求一如意郎君那么简单,帝王将相之家有多少无奈与酸楚,又如何为外人道?

    第二日一早,苏府的早膳桌上显得十分安静,苏彦一心想着今日殿上请旨之事,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苏婥自然知道哥哥心有旁骛是所为何事。

    姜氏拭了拭嘴角,关切道:“彦儿,怎么只进了这么点清粥,可是早膳不合胃口?”

    “不是,大约是昨晚进的太多,还未克化,所以有些吃不下罢了。”

    “如此,那待你上朝之后,午膳我叫他们做些清淡爽口的。”提及上朝,姜氏清楚今日陛下必会在殿上嘉奖儿子,此刻喜上眉梢,“说起来,如今你也得胜归来了,过些日子便是你妹妹的大婚之日,再之后,你与郡主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苏婥一听此言,甚至不敢看哥哥的表情,埋着头默默地食着盘里的菜。

    终于,苏彦开了口:“母亲,儿子知您十分喜爱楚婳郡主,但是与她成婚一事,儿子恕难从命,还请母亲见谅。”

    “大清早,你这是在说什么混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明日之劫〕〔小阁老〕〔逃婚之后〕〔伏天氏〕〔诸界末日在线〕〔退后让为师来〕〔从1983开始〕〔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