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头号战神〕〔了了相对〕〔落枝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悍妻当家有福田〕〔农家美食日常〕〔仙道长青〕〔萧萧梦里天使来〕〔农家小福妃〕〔楼主大人求放过〕〔最后一个上门女婿〕〔江少你的戏精上线〕〔我家长姐凶且媚〕〔快穿之反派改造计〕〔阴倌法医〕〔我是最强战神〕〔地球最后一条龙〕〔烟花散尽似曾归〕〔荒野王座〕〔何日请长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三十章 引蛇出洞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知己含烟死在这里,手里却握着苏婥的玉坠子。不,这绝不会是苏婥做的,那么这玉坠又是哪来的,背后之刃究竟有什么阴谋......司空少杨脑中乱作一团,已无法理智思考。

    “亭中何人,不许动!”

    一个男声打破了周围的静谧,随之一串脚步声渐渐靠近。

    司空少杨立即把手里那条玉坠收进袖里,心中对晚上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大致有了猜测。

    “是你?统领大人!”

    司空少杨抬头,面前站着一队巡防兵,为首的正是上陵城的巡防副统吴铮。

    吴铮看着司空少杨旁边含烟的尸体,疑惑又为难道:“统领大人,这......”

    是夜东陵巽正要睡下,却听得身边的康公公通传,说巡防统领吴铮在他的宫门口求见。

    彼时宫中已经下钥,东陵巽奇怪,此日司空少杨是不当值的,这么晚了怎么会和吴铮一同进宫求见。

    “宣他们进宫来吧。”想来必然是要紧的事,于是东陵巽将外褂穿上匆匆出了寝殿,向御书房走去。

    “究竟怎么回事?”东陵巽看着面前俯首跪地的司空少杨,以及旁边半跪行礼的吴铮,十分不解。

    吴铮抬头,对东陵巽讲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回禀陛下,今晚是臣当值,巡逻之时,一个寻常百姓模样的男子突然跑来跟我说城南鸣翠巷不远处的园子里有人行凶杀人,臣闻讯立刻赶到那园子,然后就看到死者以及一旁的统领大人。”

    吴铮见此景,虽然疑惑却也相信绝不会是司空少杨所为,谁料想这时司空少杨却对他说:“吴铮,是我做的,我跟你回去。”

    这下子实是让吴铮犯了难,虽说逮捕犯案之人是理所应当,若涉及重案及官员犯罪者交给刑部或是大理寺也便罢了,可吴铮料定这其中绝对事有蹊跷,而且面前之人是禁卫军统领,御前之人,并非寻常官员,无奈之下只好先行带他进宫求见,请求皇上对此事示下。

    “死者何人?”东陵巽不动声色地看着案前二人。

    “是城中璟福居的舞姬,含烟。”为了提醒皇帝死者并非普通百姓,他又加了一句:“此女素有东昭第一舞姬之称。”

    璟麟素来了解司空少杨为人,自然不信他会杀这含烟,于是将目光投向自己进来到现在一直沉默不语的司空少杨:“少杨,你有何话要说?”

    “陛下,微臣没有什么要辩白的。”司空少杨脱口而出。

    司空少杨心中清明:从冒充苏婥写的纸条、在凉亭中发现的被杀死的含烟、含烟手中的玉坠,包括突然出现的吴铮......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为的,就是诬陷自己杀死了含烟,作为城防统领的吴铮正“巧”赶到,眼看尸体边上只有司空少杨一人,他便是百口莫辩,且设局之人定然知道自己在乎苏婥,把那条坠子放在含烟的手旁就是在警告自己,如果反抗辩解,事情就可能会牵扯进苏婥,自己别无他选,只能乖乖入局......还有三日就是她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够让她牵扯进这杀人命案之中?

    “哦?那你又为什么要杀了那女子?”

    “臣……与那女子言语间起了冲突,一怒之下失手杀了她。”他始终将头埋得很低。

    司空少杨日日跟在皇帝身边,皇帝又怎会不知他脾性为人,见他态度反常,便知此事必有蹊跷,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什么,手里捻着蜜蜡手串,沉默片刻后抬头道:“既如此,将司空少杨关入密牢,听候发落。”

    “陛下,这......”吴铮显然没有想到皇帝会真的将司空少杨关押起来,迟疑的看着座上之人,却发现他的眼中没有半点犹豫,吴铮只得作揖领命,命手下押着司空少杨退出大殿。

    “吴铮,你留下。康得海,去着人把秋景瑄传进宫来。”

    秋景瑄为大理寺正卿,与吴铮一样,是当年东陵巽为太子之时就扶植提携上来的,是他身边绝对的可信之人。

    秋景瑄听吴铮讲了事情的经过,犹疑片刻开口道:“皇上,您当真觉得是统领大人做的?”

    “当然不会是少杨做的。”皇帝的目光深不见底。

    “恕臣愚钝,那陛下又为何将他关入密牢?”吴铮亦是不解。

    “这便问到点子上了,是密牢而非大牢。”东陵巽好整以暇地喝下康公公方才呈上来的安神汤。

    “陛下的意思是……”秋景瑄似乎领悟到了什么。

    “朕了解少杨为人,若此事真的是他做的,他刚才定然会直接承认,而他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说明这其中定有蹊跷。何况他后来那说辞也太牵强,他不是暴戾蛮横之人,又怎会因生口角而杀了一个女子?”

    吴铮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想来今晚有人跟微臣说凉亭有命案,料想许是有人蓄意陷害统领大人也未可知。”

    秋景瑄也明白了皇帝的用意,“若真的有人蓄意陷害统领大人,定然还会有下一步的行动,那么此时对于大人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密牢!”

    皇帝见二人终于明白,接着道:“还不止如此,不论那人出于什么目的陷害少杨,如今少杨不再露面,那人稍有松懈定会露出马脚。只是少杨咬死不说实情,现下也只有先引出幕后之人,真相才能浮出水面。”

    吴瑄还有一事放不下:“陛下,这含烟是名动天下的舞姬,她的死讯一出,微臣猜想她的倾慕者们以及璟福居的人定然会愤恨不已,立刻来要求官府处死凶手,那......”

    “所以一定不能把少杨说出去,对外只称含烟遇害,凶手尚不得知,官府正在全力调查,能拖几天拖几天。也不必让大理寺出面,免得惹人怀疑。明天朕会告知朝臣们,少杨被朕派去他的封地霖安县办事。”说罢,东陵巽走下座椅,正色对二人道:“你二人要尽快找出凶手,查明真相,时间紧迫。”

    看到皇上已有一系列的安排,二人心生拜服,作揖齐道:“臣等定然全力调查,还统领大人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神级狂婿〕〔伏天氏〕〔都市终极高手〕〔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