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五十章 只为了你
    “你还很虚弱,那就我来说,你来听,可好?”

    慕修闻言,眉头舒展开来,冲着她点了点头。

    “慕修,记不记得你刚来府中的第二年除夕,泫音城飘着鹅毛大雪,你从外面回来,手里捧着一束红梅,上面还沾着未化的雪花,你说这花红得像我的眼睛,哪有人这样夸赞花的呢。”想到那一幕,慕云漪启齿浅笑,“你今年在东昭送我的白梅也是极好的,对了,你说上陵城外万空山也有红梅,那来年你还会为我采摘吗?反正咱们总在一处的,对吗?”慕云漪握紧慕修冰凉的手。

    不等慕修回应,慕云漪便继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慕修,以前每次我带兵出战或是独自执行任务时,你总会偷偷地跟着我,有一次被我发现了,我跟你大吵了一架。”慕云漪有些不好意思地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好吧,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我在骂你,我气你不信我的能力,后来好几周都没有理你。以后我出去哪里,你不要偷偷的跟着了,你就出来与我一起,我再也不怨你烦你了,好不好?”

    “慕修,年前你说想出了新的招数来克制我,我才不信呢,除非等你痊愈了之后亲自跟我过招试试看。”

    “慕修,你记不记得……”

    钟离山脉众峰之中,有一不起眼的矮峰,形如倒扣的瓷碗,虽是早晨,此山却没有半点生气,在密布的浓云之下,反而显得阴森诡异。

    “就是这里了。”孟漓看着前方,对着身边黑衣蒙面的容月道。

    此次天应帝驾崩,慕云漪回西穹奔皇丧原本是情理之中,但容月听闻那奚太后刻意叫人催促慕云漪尽快回去,料想此行并不简单。虽说她当初不是顺亲王府的人,不知奚太后与慕云漪一家有何恩怨,但是她知道奚太后此人绝不是表面上那般慈悲的礼佛之人,于是容月后脚就跟着回到了西穹。

    回到西穹之后,找到孟漓,二人都担心慕云漪遇害,便一同来到皇陵所在的钟离山附近,几日风平浪静之后,果然在封祭这最后一晚,出了事情——有人闯入天应帝的皇陵地宫。没过多久又从慕云漪的贴身婢女口中得知:慕云漪进了地宫后就再也没出来。

    孟漓与容月当即了然,有人从一开始便设了局,只待慕云漪乖乖入网,而设局的人,便是如今大权在握的奚太后。

    巧在当年慕凌刚刚继位,容月曾奉旨督办先帝慕枭皇陵修葺一事,故而对于钟离山以及皇家陵园格局构造十分了解,甚至她无意中摸索到很多暗道秘洞。

    “这个时辰,封祭大典应已开始了,我们要尽快赶过去,寻到小漪。”带着孟漓择了一条野路向山中走去。

    “云漪,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如今,是该告诉你了。”过了很久,慕修终于可以勉强开口说话。

    慕云漪看着他,觉得他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更像是在弥留之际的嘱托……

    “你现在很虚弱,若真的有什么事情,等回去你好了之后再细细讲与我听。”

    “云漪,听我说,这件事我一定要现在告诉你。”

    “不,我不要听!”慕云漪做着最后的挣扎。

    “这件事,是关于你父亲失踪一事的!”慕修几乎是憋红了脸,抬高了声音。

    听到“父亲”二字,慕云漪终于平静下来,不再抗拒,愣愣地等待着慕修接下来的话。

    ……

    慕修讲到后来,呼吸越来越局促,直到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已经下意识地撇开了目光,不再敢正视慕云漪。

    “对不起,云漪,我瞒了这么久,现在才告诉你,我……”

    慕云漪指尖覆在了慕修微蹙的眉心上,扯起嘴角对他笑了笑,“慕修,我不怪你。”

    似是囚徒得到了神明的宽恕,慕修的呼吸终于得以稍稍平缓。

    可正是慕修变得越发轻微平缓的气息,让慕云漪感觉到他仿佛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逝,她下意识握紧了他的手,顷刻间眼中噙满了泪水。

    “慕修......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慕修已经没有任何气力开口说话,只好撑着眼睛看着她。

    “你知道的,前不久我也去了黯缈洲,可你却不知道我因何而去。”

    “嗯?”

    “你这个笨蛋,我去黯缈洲根本不是放不下他,而是为了你,只为了你。”慕云漪站着血渍的面容,此刻

    慕修怔怔地看着慕云漪,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眼神、你的身影、你的笑容总是有意无意的冲进我的思绪里,我难过时、迷茫时、开心时,第一个想到的也都是你,我这人总是后知后觉,从前我不懂,直到元宵节那一晚,看到你负气离去的背影,我的心头顿时像被挖空了一般,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你才是能让我安心的那个人。”

    “真的吗……”慕修的胸腔上下起伏,眸子再次亮了起来。

    “是,所以我得知你去了黯缈洲,便义无反顾的跟去了,我只是想亲口告诉你,我是为了你!”慕云漪牵起慕修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一滴泪顺着眼眶流到他们二人的手上,“可是我回来却找不到你了。”

    “我……”慕修才知道自己这么久自己的“失踪”与“负气”有多么荒唐和可笑。

    “既然你现在回到我身边了,我就不准你离开我了。”

    “对不起,云漪,我以后可能没有办法这样守护在你身边了。”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知道我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忽视你,一次又一次的让你因我而伤痕累累,所以你厌烦了是吗?所以你迫不及待地要报复我是吗?所以你要以离开我这样残忍的方式惩罚我是吗?”慕云漪到最后几乎是嘶喊,眼泪终是决堤而下。

    慕修缓缓的抬起冰凉苍白的手掌想要再一次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却发现原本如此简单的事情,对于此刻地自己来说竟都是奢望了,无论他如何吃力的想要抚上她的脸颊都是徒然,最后只得放弃,转而覆盖上她同样冰凉的手背。

    这便是天意弄人吧,从前的他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如今知道了她的心思,自己却已是没了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回到地球当神棍〕〔诡秘之主〕〔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