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五十三章 唯一的筹码
    “小漪漪,你感觉如何了?”孟漓拉过慕云漪的手臂为她诊脉。

    慕云漪见孟漓这般顾左右而言他,推开他的手高声道:“告诉我,慕修在哪里?”说罢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了起来。

    “慕修他……”

    这时容月推门进来道:“慕修的遗体已经入棺……”

    孟漓和碧滢大惊,连忙对容月使眼色,然而为时已晚。

    “你说什么?”慕云漪盯着容月,目光如同泥潭的死水。

    “小漪你醒了……”容月愣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慕云漪翻身下床,腿下一软跪在了地上,“谁说他死了,谁准许他入棺了?!”

    “小漪漪,你腿上还有伤不能乱动!”孟漓和碧滢搀扶起慕云漪。

    慕云漪却一把推开他们,“走开!我要去见他!”

    “好好,我陪你去。”容月撑起了油伞紧跟上慕云漪。

    慕修非顺亲王府的主家之人,原本是不可在王府中大办丧事的,但即便如此,王妃仍是在侧厅为他设了灵堂。

    容月同慕云漪来到灵堂外停住了脚步,她没有进去,对里面的家仆们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退下。

    慕云漪独自跌跌撞撞地走进去,棺材还未盖上,她来到棺材的首端,双手颤抖的揭开了盖在遗体上的殓布,然后再一次看到了那已经认不出来的“慕修”的面庞,此刻的她却是出奇的平静。

    灵堂外,碧滢也赶了过来,悄悄看着里面的慕云漪,她忧心地攥紧了帕子道:“容姑娘,主子自己在里面会不会有事啊。”

    容月拍了拍碧滢的背,“让她与慕修最后说说话罢。”

    傍晚,大雨终于有了停歇之势,夕阳西下,只留最后一丝余辉将万物染得通红,似是欲拼命证明一切阴霾终将过去。

    然而,慕云漪的心却在这金色的尘埃中愈跌愈重,因为她清楚的知晓,再如何美丽的嫣红终究是残阳,迟早会跌入山下,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

    慕云漪覆身趴在棺材上,闭上双眼,凑在“慕修”的耳边说:“是你自己说的,要永远守着我、护着我,如今怎么就食言了呢?”

    就这样,慕云漪在灵堂之中守着慕修,日夜不休、滴水未进。直至两日后,出殡下葬,她又在慕修的墓前陪了“他”整夜,很久很久以后,慕云漪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夜洒在慕修碑上的月光,冰冷如霜。

    王妃见慕云漪这般实在是心疼的没办法,只得让容月将她打昏,这才带回了王府里。

    碧滢等人轮流守在慕云漪的门外,次日午后,房里才有了些许动静。

    容月悄悄打开了房门走进去,将里间紧闭的帐帘掀开,只见慕云漪蜷缩在床上的一角。

    与慕云漪相识这么多年,容月从未见到她这般无助、脆弱,容月不住地心疼,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然而在碰触的一刹那,慕云漪的身子敏感地一颤,触电般地缩回了冰凉的手。

    容月没有继续动作,只是坐在了窗边,无言地守着她。

    如此静默了不知多久,慕云漪终于开了口:“他会孤单吗,在那里。”

    “不会,你是最知道他的,不喜喧闹,城北那座小山上,是最安静不过的,来年冬天,山头会开满红梅,他一定会喜欢的。”

    容月看着慕云漪闭上眼睛没有情绪,或者此刻她在怀念慕修深邃的眼眸,或许在想象着寒冬之时,他墓碑前盛放的簇簇红梅。

    “能在生命最后一刻护着你,看着你,于慕修来说,是最大的满足和幸福,他若在天有灵,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如此折磨自己,小漪,你要振作起来,才能为慕修报仇,对吗?”

    慕云漪缓缓睁开了眼睛,对容月说:“让他们准备些吃的吧。”

    容月闻言一阵欣喜,连日来她粒米未进、滴水未沾,所有人都担心不已却奈何无人能劝得动她。

    “好好,吃食都是现成的,我这就去让碧滢她们帮你热了来。”说着,容月急急地走出屋外。

    不一会慕云漪也下了地,“吱……”她推开门,外面突然起来的亮光刺在她的眼上有些不适应,她忙用手挡住双眼,然而眼角还是渗出了一滴泪。

    她慢慢地适应着外面的光线,轻轻拂去了脸上的泪水。

    慕修,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好好地活着。

    因为,我要为你报仇。

    用过一些清粥之后,慕云漪来到了慕修当初所住的院子。

    走进书房,按照那日慕修所述,她蹲下身顺着书架最底下一层,从右边起数到第七本书时将其抽出,然后敲了敲书后的墙壁,果然有所松动,于是小心抽出了一小块墙砖,掏出了藏在里面的两封信。

    没错,慕霆留下的信,是两封。

    她打开其中一封,尽管慕修那日已经将心中内容大致说与慕云漪听,但是如今看到父亲熟悉的字迹,慕云漪握着信的手,还是不免颤抖。

    入夜,慕云漪将容月叫来了房中。

    “阿月,帮我个忙。”

    “你说便是。”

    慕云漪将父亲留下的其中一封信递给了容月,“帮我把这个送去东昭皇帝东陵巽的手中。”

    “什么,东昭皇帝?这是……”容月盯着这封信迟迟没有接过,随后探究地看向慕云漪:“你要做什么?”

    “这是我如今守住顺亲王府、为慕修报仇的唯一筹码。”慕云漪将信塞进容月的手中,“阿月,此信我不放心交给任何人,唯有你。”

    容月接过了信,却没有想要打开看看的意思,只是坚定道:“好,无论如何我都会将这封信原封不动地交到东昭皇帝的手中。”

    “嗯,若进宫有困难,便去……”慕云漪叹了口气,她原本此生都不愿意再去麻烦那个人,可是到如今她别无他法,为了报仇,已顾不得那么多,终是道:“便去找苏彦帮忙,就说是我求他相助。”

    “我这便动身,你在西穹自己一切小心。”说罢,容月将信安放于胸口,转身离去。

    慕云漪看着容月消失于黑夜的背影,轻声默念:“谢谢你,阿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