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我爸真是大明星〕〔重生之弄潮逐浪〕〔妙手神农〕〔兵之神〕〔重生之修仙归来〕〔世界末的镇魂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都市超级高手〕〔神医赘婿良缘觅〕〔羡云〕〔木棉袍子君休换〕〔快穿女配生存计划〕〔锦医归〕〔农门恶女是团宠〕〔宿主今天又在搞事〕〔甜妻如宝:大叔,〕〔渡殇临歌〕〔蜜汁深情:我的跟〕〔咸鱼锦鲤的败家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一百六十九章 府里躲懒
    谁知慕云漪方迈出殿门,正碰上进门前来的苏彦,两人四目相撞的一刹,好似时间停止了一般,慕云漪神色淡淡,端着礼冲他点了点头:“苏将军。”随后便翩翩离去。

    而苏彦却依然神情复杂的看着她的背影。

    “怎的,看到昔日战场上的老对手,还想着与她再战一番?”太子对于苏彦和慕云漪的感情并不知情,虽早年有些传闻,只不过当那些是坊间乱写的轶闻罢了,且苏彦和此事的知情者司空少杨皆没有与他提过,所以并不知苏彦此刻心中正苦涩难挡,竟还肆意的调侃一番,“今后她可是我的太子妃了,你便免了这动刀动枪的心思罢!”

    “阿翊你惯会那我逗乐。”苏彦勉强缓过神来:“此番叫我进宫可是有何要事?”

    “自然是顶重要的事情,我大婚的事宜皆已筹办的差不多了,只是还差一个典仪官。”太子拍了拍苏彦的肩膀“你我一同长大,情同手足,又曾一起在战场杀敌,思来想去,你来做我大婚之日的典仪官是再适合不过了。”

    闻言,苏彦猛然一惊,抬头睁大眼睛看着太子:“什,什么?”

    “做我的典仪官啊!”太子冲他笑了笑,“怎么,不乐意?”

    “这……恐怕……”

    “别这个那个了,你说,除了你,还有谁能担当这个典仪官?”太子与苏彦却是私交最好、如同手足,加上苏彦身份贵重,于情于理他当这个典仪官都是最合适的。

    苏彦这下心中暗暗叫苦,太子这番说辞,自己根本无从抗拒,原本参加太子和慕云漪的大婚已经几乎要了苏彦的名,这下竟还成了典仪官……

    “怎么,难道我大婚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请不动你了?”

    “是,是,我这就回去好生准备。”苏彦无奈,只得应下。

    太子这才心满意足地锤了苏彦胸膛一下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慕云漪随着宁姑姑在东宫四处走了走,又到御花园逛了一圈,看时间不早了准备回东宫与太子打个招呼,再出宫去。

    回去的路上她们又经过了坤仪宫,慕云漪眼前浮现出太子的眼神,心中仍是好奇:这宫殿在走水之前是谁居住的呢?为何太子会谈及色变?

    于是她试探地问身边的宁如锦:“如锦,听闻这坤仪宫曾经着了大火?”

    慕云漪刻意看着宁如锦的神色,果然她听到自己问起坤仪宫的时候,面上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是了,这坤仪宫在十来年前走了水,之后便被封宫了。”

    “那封宫之前住的是何人?”

    “这……当时奴婢刚进宫被分在皇子所,对于这坤仪宫之事不甚清楚。”

    慕云漪心下了然,果然宫里人人对这坤仪宫都是三缄其口,说明这里当初定然发生了不小的事,只是想来这般也问不出什么了,慕云漪便点点头,随如锦向东宫走去。

    接下来的日子,慕云漪不是进宫就是在公主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倒真真是过上了皇家贵女该有的生活。虽说慕云漪从前在西穹也是正经皇室出身,但她很小便同师父贺渊进山修行,后又进了军中训练征战,因而她不曾在女红织绣和打理后院之事上用心,如今让她安安分分的在府里待着,搁了从前必是要闷坏她,如今,她明白今后数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她都会过着这样看似至高无上却实则禁如鸟笼的日子。但是她要达到目的,就必须要忍、必须要等。

    离着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公主府里面也越来越忙活,郑伯忙里忙外地将慕云漪从西穹带来的嫁妆登记造册,又将宫里近日来来回回赏赐的东西分门别类。

    慕云漪本是想躲懒的,结果这一天也被郑伯揪了起来,郑伯来到慕云漪的隐月阁,身后跟着一队仆人端着托盘、抬着巷子。

    “郑伯你这是……”

    “我的公主啊,其他事情老奴都能帮您办好了,可这些是今儿宫里送来的您大婚之日用的一应物件和穿的凤冠霞帔,这些老奴可没办法帮您归置,还请您自己都过过眼,那些礼袍衣裳更是要试试,看看若有不合身的赶紧送回宫里,叫绣院的绣娘们改一改才是。”郑伯一边絮絮地说着,一边叫身后的仆人们将木箱抬进屋子。

    “都是按照我身量裁制的,想来必是合身的。”慕云漪恹恹道。

    “这怎么行呢?这大婚之事可不能马虎,何况您这是太子与太子妃大婚,更是要隆而重之,到时候各地百官、阖宫上下都要向您行礼问安的,若有半分不妥可怎么好?”

    见郑伯这般苦口婆心,慕云漪只好应下:“好罢好罢,都搁在这儿吧,一会儿我便试试。”

    “这就对了。”郑伯对旁边的洛霜和碧滢道:“若有不合适的你们替公主一一记下来,到时候交给我,我再送回宫中去改制。”

    “知道啦,郑伯您老人家就放心吧。”碧滢把郑伯推出门去,“奴婢这就伺候公主试衣。”

    把郑伯打发走,碧滢回来使了个鬼脸,洛霜看到捂着嘴笑,慕云漪也笑道:“这个郑伯真活活一个管家婆,真是越来越絮叨了。”

    “那公主,这些大婚礼袍您还试吗?”洛霜问道。

    “试自是要试的,不然岂不要被郑伯念死,只不过现下懒得很,明儿再说吧。”慕云漪指着下巴抵在桌上。

    这时门外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哟,快叫我瞧瞧,哪家的待嫁新娘竟这般懒?”

    “阿月!”慕云漪见容月进来,眼睛一亮,站起身拉她进来,“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没人帮我一起看这些个物件儿呢。”

    “姑奶奶,你快饶了我吧。”容月扫视了几乎将这屋里填满的红木箱子和红绸布托盘,眼睛都要晕了。

    慕云漪叹了口气,想一想也是,她们皆是军中长大的,擅长的是舞刀弄枪、战场拼杀,面对这些繁琐的婚仪之事,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头都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