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戴面具的男子
    就在那枚锋针正正刺向慕云漪脑后之时,一枚青灰色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只见这带着面具的男子竖起手中的细剑,不偏不倚地挡住那枚致命的袖箭。

    “叮!”袖箭掉落在了地上,几乎是同时,面具男子又反手进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剑刺穿了角落黑衣人的胸膛,又在下一瞬迅猛地拔出,任鲜血沾在了剑身上。

    慕云漪亦不知这“从天而降”的男子是谁,但她没有思考的功夫,只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暂时就不算是敌人。

    二人竟出奇的默契,不多时院内的禁卫已几乎被收拾殆尽,慕云漪杀掉眼前的人,回头瞥了一眼,正好看到那带着面具的男子双指插进了那名禁卫军统领的喉咙里,下一刻,他猛地抽出,纤长的双指沾满了鲜血,高大的禁卫军统领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般的想要触摸自己的喉结,怎知还未触及到脖颈就已倒在了地上。

    慕云漪这才暗叹,这男子身份绝对非同一般,出现的短短时间内已杀了不下十几人,迅敏自是不必多说,动手竟是这般一击致命,不给对方留下丝毫活路。

    这时慕嬴已经逃出了懿安宫外面,奚太后也由暗卫扶着从宫苑后门离开了,懿安宫里则不断地涌入禁卫军。

    见势不妙,男子直接迈到慕云漪身边拉住她的手,“还能走吗?”

    “可以。”慕云漪看了一眼被拉住的手,没有抵触。

    “不能被困死在这里,走!”

    男子可以慢了一步纵身起跳,借力给慕云漪,随后二人双双翻上屋檐,向外跑去。

    站在懿安宫门外的慕嬴远看着慕云漪逃跑了,立即大呼下令:“还不给我追!”

    原本抓住慕云漪已是易如反掌,却不曾竟杀出个不明身份之人,这慕云漪若是一旦抓不住,则会后患无穷,慕嬴想到这里就一阵气闷,“给我封锁各处宫门,太阳落山之前,必须把这女人给我抓住!”

    西穹的皇宫内一片混乱,而城外蕴山的行宫里却是安宁无比,除了那间供给殷玑所用驱魔施术的法堂。

    这间法堂位于殷玑国师所住的院落中间,明面上是供着香案真人的法堂,实则在其内部有一暗室,而此刻殷玑和中了他阵法幻术的容月就在里面。

    浑身是血的容月双膝跪地,双脚被锁链铐着,两手分别被桃木钉刺穿,钉在了墙上,她的头垂在一侧,不知是失去了意识还是已经死亡。

    “哗!”殷玑将一罐符水泼向女子身上,看起来分明是普通的水,但是在接触到容月肌肤的一刹,她惨叫起来。

    “呃……”

    “哟,终于醒了呢。说,你是谁!”

    容月艰难的抬起头,注视着殷玑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安和公主,慕云漪。”

    原本没有完全奚太后的命令抓到慕云漪,殷玑就已是愤恨不已,此刻见这身份不明的女子还在诓骗自己,更是气急败坏,将手中的竹筒狠狠地摔在地上,上前两步逼近容月:“你找死吗?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与慕云漪是何关系,她在哪里?!”

    容月心中了然,她用自己刚刚恢复的一点点意识试探着这殷玑,从他的反应来看,果然他们尚未抓到小漪,那就好,那就好……

    确定了这一点,容月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任殷玑如何动手,她只是咬着牙,倒了最后,一口一口的吐着血沫。

    没有问出一星半点信息的殷玑几近疯狂,可他又不能杀了容月,现下已是打草惊蛇,就算他再设下阵法,恐怕慕云漪也没那么容易自投罗网了。

    “国师,您一天不曾用膳了,现下天色已晚,不如您先去用点晚膳,再行审问?”殷玑的手下一名小道士进入密室来毕恭毕敬地问道。

    殷玑也确实是疲倦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这么耐得住折腾,他自然不知道这就是当初西穹萧野将军的得力传奇副将——容月。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皇宫之内,真正的慕云漪已经出现,只能紧紧押死在这一个人身上。

    离开密室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容月,犹不解气,又拿出一根长长的桃木钉,深深地刺入容月的腹部。

    “啊!”

    听到这一声惨叫,殷玑眼中跳跃着兴奋,看着女子疼痛到扭曲的面容和腹部渗出的血水,他心头这才有了些许快感,随即心满意足的走出密室。

    关紧密室暗门后,殷玑对身后那小道士叮嘱道:“你跟着那些侍卫好生看守着法堂,不准任何人靠近,若有异常,杀无赦!”

    “是,国师!”

    萧野赶到蕴山行宫之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避开所有的巡逻守卫,凭借自己对于行宫地形的熟知,绕开一间间主宫苑,按照他的探子所报的方位,最后停在了西北角的一处院落不远处。

    看着这里门外重重把守的侍卫,萧野确定这定然是殷玑的院落没错了。

    他绕到院后悄声翻了进去,避开巡逻之人,一间一间的查探,发现不过是普通的屋室,并无甚一样,直至走到法堂前,虽然从外向里望去,这不过是平常不过的道家法堂,殷玑作为驱魔作法的道士,在这里供奉香案确实无可厚非,但一股来自于多年行军作战的直觉和本能,让他警觉起来。且不说这发堂门口站着四名把守,再看看周围巡逻之人虽说在这院落里四处走动,但仔细观察便不难发觉,他们都是以这法堂为中心在巡视,所以这里必然有异。

    观察着往来巡逻之人的路线,发觉他们半柱香内就会绕宫院一圈,但是一共有三队人手,也就是说法堂之外始终有人在不停地巡视。

    萧然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就在他欲硬闯之时,一名士兵吆喝道:“我和兄弟们去吃点饭食,你们这一队先顶一会!”

    “成,你们回来再换我们!”

    天助我也,萧然看着离去的两队,待留下的这一队绕过法堂,他便走了过去。

    半柱香,足矣。

    “容月,我来了。”

    @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