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妈咪是巨星〕〔仙君复仇之路〕〔一胎两宝:帝少的〕〔穿呀主神〕〔一胎三宝:帝国总〕〔待到黎明苏醒时〕〔我家娘子是女帝〕〔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最温柔的女子
    “你这臭丫头知不知道这一罐要耗费多少珍贵的药草啊?!”无庸看着见底的小罐肉痛地大呼。

    慕云漪看着无庸这模样,觉得无比眼熟,调侃道:“怪不得孟漓那么小气,原来是随了他师父。”

    “若不是看你受伤,我即刻便把你这嘴厉的丫头赶下山去!”无庸戳了戳她的额头,“罢了罢了,现在可以说说你此番的来意了。”

    说到这里,慕云漪的神色也重新凝重了起来,她拿过帕子擦了擦手,从胸口掏出了一封信笺递给无庸。

    “这是……”无庸打开信笺,发现信笺只有半张,从这半张上面的文字看来,这竟是一副药方。

    “这是皇祖母临终前给我的,应是一张药方的一半。”

    无庸看着这一半药方上面的几位草药,眉心微拧。

    慕云漪见到他这般神情,便知他心中对这幅方子大致已经有了定论。

    “你是要整副方子?”无庸看着慕云漪。

    “是。”

    无庸再没说话,转身坐在案前,即刻下笔写了起来,不多时,整副方子便被还原出来。

    尽管亲自将方子写了下来,无庸再看了一眼还是没忍住感叹:“好深沉的心思。”然后递给了慕云漪。

    “多谢。”慕云漪丝毫不用怀疑这副方子精准的程度,毕竟出自无庸之手。

    “此方从何而来?又为何人所用?”

    无庸不问,慕云漪也没打算瞒着他,“这便是天应帝慕凌驾崩的真相。”

    “原来……”无庸了然,那慕凌死的那般突然,绝不会是因病暴毙这般简单,“是奚太后?”

    虽说无庸隐居深山,却并非不问尘世,外界朝堂之事,他皆有洞悉,所以当即便知道这手笔该是出自于谁。

    慕云漪点点头,又问道:“先生,可否帮我将这副方子配出来?”

    “这个自是不难,午后我为你配制便是。”无庸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家那云铎小子的蛊毒如何了?”

    “先生都知道了?”

    “是,去岁孟漓问我讨要元婴雪莲,说是为云铎小子要的,如此说来他并非一般中毒,而是中了蛊。”

    “元婴血莲是何物?”

    “那元婴血莲是解蛊圣药,虽说蛊毒难解,需要施蛊之人特殊的方式解开,但是若有这元婴血莲,蛊毒就算不能全解,也能清除大半。”

    “若是毒蛊已解,这血莲可还有效?”

    “自然,中过蛊之人无异于鬼门关走了一遭,身体必然大不如前,而这元婴雪莲便是中蛊者恢复如初的无上仙品。”

    “何处有这元婴血莲?”

    “洹山西峰便有此花,只是这血莲三年才一开花,孟漓问我之时,血莲尚未冒尖儿呢,算着日子,如今那血莲应当是开了花了。”无庸捋了捋胡子,回想着上一次采摘元婴雪莲,正是三年前。

    “多谢先生,我这便去看看。”慕云漪急急地便起身要去采摘,但凡能让弟弟云铎好起来,哪怕一丝希望她都不会放过,何况是无庸口中的这神花?

    “你这丫头别急,听老头子我说完啊。”无庸拦住了她,“元婴血莲是至阴至毒之物,不仅长在长年不见光的西面背坡,而且此花颇有灵性,花期七日,日落而开,日出而闭,你需得在它完全绽放之时采摘才有用。”

    “明白了,西面阴坡,日落之后,对吗?”慕云漪将他的嘱咐提炼了一番,“那我日落后再采摘便是。”

    “慢慢慢!就算你真的要去,也等明日,那西峰之上常有毒蛇猛兽出没,那阴坡上除了有血莲,更是长着数不清的毒花毒草,你这般腿脚不灵便,若是不当心误踩误碰了该当如何,所以你且歇上一日,我不是说了么,用了我那罐子药膏,至多后日你便可行动无虞。”

    “可是……”慕云漪既然知道了此事,又怎能忍得住再等上一日?

    “没有什么可是。”无庸严肃地警告道:“算着日子今日应当是血莲盛开的第一日,你后日进山采摘,时间正好,不急在今日,你若执意不听,采摘回来我也必不会教你入药服食之法,你若不信,且试试看。”

    慕云漪知道无庸的脾性,他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知道拗不过他,只好忍下心头的急切,顺从道:“好好好,我听您的便是。”

    这两日慕云漪果真乖觉地养在草庐里,虽说第二日她也曾试图撒泼耍赖让无庸早一日放他出草庐,去西峰找那血莲,但无庸一个眼神,便让慕云漪不敢多言。

    这两日子檐却是开心不已,平日里这雾隐草庐除了无庸便是他自己,极少有外人到访,于一个六七岁的孩童来说,真真是要闷坏了。他素日只能与山中的小动物们为伴,如今还不容易来了个“外人”,还是这般的好看,子檐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在慕云漪身边,恨不能夜里也同她宿在一起。

    慕云漪天生性子清冷,不喜与人走的太近,更向来是不喜孩童的,觉得累赘又麻烦,就连弟弟云铎小时候,她都未曾十分亲近。可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子檐,她却生不出厌烦。子檐时时刻刻跟着她,喋喋不休的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换做平时,慕云漪早就让他闭嘴离开了,可面对子檐却始终不愠不恼,静静地由着他说。

    “子檐,进来吃点果子。”午后,慕云漪对窗外翻晒草药的子檐招了招手。

    “来啦!”子檐听到了立马放下收了的布筐跑进屋子,草草抹了一把汗,盯着盘里香甜的果子便要上手去拿。

    慕云漪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嗔怪道:“瞧你这小爪子脏的。”说罢,便拿起帕子浸湿,为他耐心的擦拭双手。

    阳光透过窗子,映照在慕云漪柔顺如瀑的长发上,子檐盯着眼前的这位“主子姐姐”,一时间竟看直了眼睛,痴痴道:“慕姐姐,你是子檐见过最温柔的女子了。”

    “温柔?”慕云漪对于这个形容有些愣神,有人说她阴险毒辣,有人说她生来不祥,还有人说她强势蛮横的,但从没有人用“温柔”形容过她,一时间竟有些不知如何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伏天氏〕〔明日之劫〕〔小阁老〕〔逃婚之后〕〔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退后让为师来〕〔从1983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