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二百四十一章 萧野抗旨
    “快给我站住!”萧野一边同将士们扭打,一边看向已经出了军营的火炮部队的统领。

    虽说一部分士兵因与萧野的部下情意不肯动手,但是更多人畏惧赵通手中的金牌,所以一波一波地冲上前来制伏暴怒之下的萧野。

    恍惚间,他眼前仿佛浮现出那副景象:容月所在的寺庙燃起浓浓黑烟。萧野便心下陡凉,纵然容月功夫再好,可一旦被划入了必死部队名单,那火炮和火弹的威力......萧野竟然不知从何时开始,容月对他来说已经如此重要,重要到自己从未想过她有可能会离开自己。

    萧野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和担忧,拿起长枪一扫,将近身所有人推翻在地,而赵通带来的人又纷纷围了上来。

    最终,萧野还是被拿住了,把他给我捆起来!

    “赵通,你快放本将!”萧野向来看不上赵通这个以谄媚手段上位的所谓将军,更遑论此时此刻赵通小人得志地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萧野的眼眶瞪得近乎要滴出血来。

    “好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萧大将军真真是好生威武啊。”赵通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押在地上的萧野,心中亦是一段快意,这么多年来这萧野向来看不上自己,如今还不是落在了自己手里?

    “你少废话,回朝之后,皇上面前我自会解释,快放了我!”

    “我若不呢?”赵通皮笑肉不笑,“你以为这军营之中还是你做主吗?来人,给我拉下去看好!”

    就这样,萧野被关押在了营帐之中,被赵通的人重重把守,他逃生不得,只能听着远处不断传来炮火的轰鸣声,说来也是讽刺,一生行军无畏无惧,而如今他竟第一次开始惧怕战斗之中的牺牲。

    第二日,天应帝又传来旨意:西穹全军撤退出南苍国境,听从后续旨意。

    赵通随即燃放了撤退的信号弹,示意西穹部队全军撤退。

    萧野也被放开了,然而他听到皇上的旨意和撤退的燃烧弹后,立即冲进了赵通的营地吼道:“不可以!出云城西北近郊还有一支部队在等待救援!”

    “萧将军,您应该清楚什么是全局为重,战争之中的牺牲在所难免,难道为了区区一支小分队,就要赔上整个西穹大军吗?”

    “我们目前的兵力和粮草尚足,何以急着退兵?让我领兵前去,可以救出他们的!”萧野克制着自己的脾气,试图晓之以理,不与赵通来硬的。

    “东昭的援兵已经到来,再这样耗下去,我们占不到半点好处,所以,本将决定撤退。”赵通目如锋芒的看着萧野,“马上。”

    “若我不呢?”萧野向前迈了一步,与赵通的距离只有咫尺,言语如冰。

    “那么。”赵通勾起嘴角,像是早料到了一般,再一次举起金牌亮于众人面前道:“陛下在临行前便有旨意,此次本将出战南苍,若军中有谁违抗旨意,不论军职,本将皆可代陛下处置!”

    见到金牌,军营中所有将领士兵全部跪了下来。

    “大将军萧野,违抗御旨,行事荒唐,现押送回西穹,听候皇上发落!”

    “不!”萧野站起身便要反抗。

    “怎么,你还想再抗旨一次不成,萧野,你将皇上至于何地,将西穹至于何地,又将出战的全体将士们至于何地?!”赵通高声喝道。

    萧野闻言突然停下了手,自己一时气恼,竟真的要拿更多将士的性命做赌注吗?可,容月呢?容月的命怎么办呢?

    见萧野不再反抗,赵通带来的人将萧野押了下去。

    “容月......”萧野绝望地看着寺庙的方向,任身边之人将他拉去囚车之上。

    就在回城的时候,萧然手下的一名副将不忍心,趁大家都在休息用膳之时,悄悄把萧然放走了,萧然头也不回地冲向了容月发出信号弹的寺庙。

    然而当他看到满目疮痍的废墟,遍地面目全非的士兵,以及崩裂的沙石木枝,他脑中一阵轰鸣。

    “容月!”萧然发疯了似的扒开那些被灼烧腐烂的尸体寻找那个身影。

    结果几乎每具尸体都被他翻了个遍,却没有发现容月的遗体,就算面目全非,可紫金雁翎刀至少不会被炸裂。

    如此说来,她很可能还活着。

    “不,她一定活着!一定活着!”

    萧野心中稍稍安稳,或者她已经趁乱逃走,也罢,只要活着便好。后来萧然追上了回城的部队,自请上了枷锁,回宫请罪……

    竟然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容月的瞳孔微微颤抖,施权的讲述依旧在继续。

    “将军回朝之后被罚了俸禄、降了军衔官职,更是吃了军棍,半年内不准带兵。”施权叹了口气,似乎是回想到了当年萧野失意时的样子。

    “其实将军从没有放弃过寻找你,只是他对别人从没有提及过,可我天天跟在他身边,又怎会不知呢?大多人都认为你已经死在了南苍一战中,也有极少部分副将统领知道你也许并没有死,然而行军之人哪个能看得起逃亡苟活之人,他们也顺理成章地认为将军再不愿意提起你是因为你的‘逃命’而失望之极。”施权轻笑着摇了摇头,“起初我也这么认为,但突然有一晚,我到将军府里找将军议事,见他竟独自在后院喝闷酒,似乎还在自言自语着什么,屏息细听,才听得他说‘容月,既然你安然活着,就不要再回来了,你那样纯良正直,军中的残酷黑暗究竟是不适合你的,你本该过着与从前一样简单的日子,现在这样,便该是最好的结局。’”

    容月猛地抬头,似是用眼神在问施权:“这是真的吗?这些话当真是他所说吗?”

    施权迎着他的目光继续道:“从那时我才明白,将军大约已经知道你身在何处,只是他并不欲叫你回到西穹、回到他身边来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容月的目光失去了焦距,心中乱作一团,耳边阵阵轰鸣。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回到地球当神棍〕〔诡秘之主〕〔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