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三百零一章 顺亲王世子
    “如若不然,公主尽可让世子现身,否则请恕老臣至死无法信服!”

    “请公主明言世子下落,请公主明言世子下落,请公主明言世子下落……”

    孙言早已捏准了慕云漪在朝中孤立无援,除了皇室嫡亲血脉的身份之外,没有任何可堪立足的依靠,于是带领群臣步步紧逼。

    此刻纵然慕云漪身后有不少拥护者,却抵不过越来越多被孙言迷惑洗脑的贵族朝臣。

    “本宫亲弟,顺亲王世子并未遇难离世,好端端地活在世上。”慕云漪斩钉截铁。

    “既然如此,不若安和公主告知世子现在何处,奚太后母子已然入狱,公主可以放下顾虑,将世子带进宫里好生照看,如此也可使谣言不攻自破。”敬郡王貌似诚心诚意地为慕云漪思虑。

    看着此人伪善的面孔,慕云漪暗自捏紧了拳头,心头气恼却隐忍不能发怒,他们此般虚情假意便是为了逼自己漏出破绽:一旦自己恼怒不堪,他们便可以指摘自己心虚,而如果自己真的说出云铎下落,那么他就瞬间会成为众矢之的,皇位掠夺者们眼中最大的猎物。

    “该出现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眼下要紧的是调查审判奚太后母子和靳川侯府的罪行。”

    “公主何必转移话题,还是说公主心虚,不敢对我等言明,世子根本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慕云漪对于孙言三番五次的挑衅,终是忍无可忍,上前一步逼近孙言,揪起他的领口咬牙道:“说够了没?”

    周围的人纷纷欲要上前阻拦,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不想孙言竟是仰起头,直视慕云漪,“怎么,公主这是恼羞成怒,便要对老臣动手了吗?”

    就在这时,慕云漪时候的人群中传来一道清脆却隐含着狠意的声音:“究竟是谁,在诅咒本世子?”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翩翩少年,身着一袭茶白蜀锦蟒纹长袍穿越人群走来。

    那不是别人,正是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人顺亲王世子,慕云铎。

    慕云铎自小出入于宫中、军营以及大小宴会之中,加之他几乎继承了他父亲慕霆容貌的七八成,在场众臣没有人不识得他,与此同时很多人也发现,这位失踪多时的世子与一年以前也有了明显的不同尽管只有短短一年,他脸上的稚气已经彻底褪去,取而代之地是一股决绝与肃杀。此刻靠近之人一定能够看到,那如芒如锋的目光根本与安和公主如出一辙。

    慕云铎的出现,秦晟等人更是难抑兴奋之色,目光追随着这名正言顺的皇家血脉,不知是不天色已晚、宫灯迷离的缘故,秦晟仿佛看到慕云铎周身隐隐散发的微光,可定睛一看,那所谓的“微光”大概便是所谓天子龙气吧。

    慕云漪闻声后,松开孙言的衣领,不可置信地转过身来,看到了那张让自己日月悬心的面孔,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云铎!”

    她如何也没有料到,弟弟竟在这个时刻,出现在皇宫中。

    “姐姐……”慕云铎上前握住慕云漪的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知道这一刻,感受到弟弟手掌心的温热,慕云漪才不再迟疑自己眼前的一切,“傻子,你怎么来了,你……”

    慕云铎暗自捏了捏慕云漪的手心,让她安心,“让姐姐受委屈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说罢,慕云铎将姐姐拉到自己的身后,有意护住她,一改方才温柔的语调,厉声质问道:“本世子今儿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此妖言惑众,竟说本世子已经不在人世?”

    原本叫嚣着让慕云漪交出世子下落的那些人,此刻闻言不寒而栗,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退,即刻想要同孙言一党撇清关系。

    敬郡王上前陪笑道:“云铎回来了啊,太好了,朝中许久未曾有你音讯,纷纷传言你……你回来便好,看来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宗族叔公,慕云铎只斜了一眼便嫌恶的向旁边挪了一步,以在场所有人都足以听清的声音说道:“本世子当初却有受伤,由长姐照料早已痊愈,此番原本应与长姐一同回朝,怎知方入泫音城,突有急事耽搁,便与长姐分开而行,这才来晚一步。”

    被慕云铎甩了冷脸的敬郡王原本悻悻然站在了一旁,却因面子上实在难堪不服,便再次开了口:“哦?既然如此,方才臣等问及世子下落,安和公主直言便是,又为何要遮遮掩掩、迟迟不肯道明世子行踪?”

    说罢,敬郡王沾沾自喜地看了旁边的孙言一眼,孙言也继而说道:“是啊,除非事情并非世子所言,安和公主根本不是与世子一道归来,且并不知世子今日会出现。”

    慕云铎像是早已预料到对方会这般说,从容地说道:“自然是有极为重要之事,而长姐不变道明。”

    “本王倒是十分好奇,如今宫中势态紧张,究竟是什么事情,竟比拨乱反正、诛绞谋逆之人还要重要?”

    慕云铎却是笑了,认真地看着敬郡王,似乎在同他确认:“叔公当真要听?”

    敬郡王被慕云铎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也问糊涂了,怎么好端端地仿佛扯到自己身上了似的?可飞速想了一想,自己王府与顺亲王府多年无甚交集,而这小世子则更是多时未见,且方才他明明对自己不理不睬,此刻竟又开始叫自己叔公了?只怕他不过是在此虚张声势罢了,于是定下心来道:“云铎你但说无妨。”

    “此事还要从您那长子慕忱说起。”

    “忱儿?”这慕忱便是敬郡王的长子,也是他与孙言早就商议好,有朝一日推上帝位的人,由于敬郡王一脉皆无甚朝堂功绩,他只好让儿子临时抱佛脚,硬送去军中“镀金”,也好在将来继任时,脚色看起来不至于太过苍白。

    而此时慕云铎却说耽误进宫之事是与儿子慕忱有关,敬郡王只觉得荒谬不已,心想这小世子莫不是慌不择言了?

    “忱儿此刻远在西境军中行兵,世子切莫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明日之劫〕〔小阁老〕〔逃婚之后〕〔伏天氏〕〔诸界末日在线〕〔退后让为师来〕〔从1983开始〕〔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