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三百一十章 施权的后手
    “云铎你这是胡闹!”慕云漪终于急了,拧着眉头瞪着弟弟。

    而慕云铎听到姐姐这句怒斥,反是咧嘴笑了出来,“姐姐终于肯叫回我的名字了。”

    看着身着储君蟒袍的弟弟却在这里胡搅蛮缠,慕云漪睨了他一眼,面上依旧紧绷,言语里却是掩不住的宠溺:“真拿你没办法,罢了罢了,以后不许这般浑说了。”

    慕云铎却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除非姐姐答应我,不许再与我这般以君臣之礼相处。”

    “云铎啊,姐姐并非故意同你疏远,而是如今你我姐弟深处这深宫之中,里里外外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虽说你今儿早上首战告捷,但还有多少人在暗中窥伺着、盘算着,想要在你根基未稳之时拉你从皇座上下来,所以我们一定要守着礼法,不让人抓到哪怕丁点把柄。”

    “我知道。”慕云铎轻叹了一声,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而如今一切也都是他要承受的,包括再不能如从前那般肆无忌惮的与姐姐黏在一起了,“姐姐……”

    “嗯?”

    “至少在私下只有你我的时候,你唤我云铎,可好?”

    慕云漪看着弟弟,眼中竟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失落和孤寂……

    云铎一夜之间成为了这西穹的主人,站在权力之巅,随之而来的是绝对的力量、责任,也是绝对的孤寂,慕云漪的心忽然狠狠地绞了一下,暗暗自责道:是自己太过心急了。

    “姐姐?”

    见慕云漪沉默不语,慕云铎只当是姐姐生气了,正想着该如何打破这僵局,却不想慕云漪却先一步主动上前了一步,甚至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

    没料到这般的慕云铎,错愕地看着姐姐。

    “云铎,姐姐答应你。”

    早朝站在朝乾殿的龙椅前面,面前阶下是西穹分量最重的人们,而门外则是西穹的万里山河,那一刻,慕云铎的心中终究是有一丝迷惘的。

    而此时此刻,姐姐的声音那样沉静,目光那样柔和,慕云铎感觉束缚了他整日的铁锁顷刻间断裂落地,原来任何时候,只要他回头,姐姐一直站在身后,从未离开。

    “姐,我把萧将军给你带来了!”慕云铎似乎终于想起了正事,谁知一回头,身后空无一人,门也掩着,“萧将军?谭公公?”

    原来萧野方才见皇上与安和公主有体己话要说,甚是有眼力界儿的退了出去,此刻听得皇上召唤自己名字,他才又重新进入偏殿。

    “微臣参见皇上、参见公主。”

    “萧将军无需多礼。”慕云铎摆了摆手,示意萧野起身。

    然而消费并未立即起身,而是朝着慕云漪再次深深一拜:“萧野谢过公主老宅救命之恩。”

    “萧将军快快清起。”慕云漪上前虚扶一把,虽说她的确亲闯萧家老宅欲要去救下萧野,但救他的另有其人,故此,对于这一拜她终究是受之有愧的。

    但如今能让萧野坚定地在站在云铎这一边是最好的情况,虽说冒认一个救命之恩实在让慕云漪不甚舒服,但此刻还是莫要节外生枝的好,于是慕云漪决定将错就错,待日后查清真正救下萧野之人后,再澄清此事。

    “萧将军乃国之栋梁、西穹之忠臣,被奸人所害身陷囹圄,本宫出手相助乃是理所应当。”

    “姐姐,你也猜到了对不对,将军被困,实有无奈之苦衷。”

    “是为了阿月,对吗,萧将军。”慕云漪开门见山,一语见地。

    萧野亦毫不避讳,回道:“不错,容月为寻我,落入施权之手。”

    “所以萧将军以自己之命换了容月出去,而自己困在密牢中?”慕云铎顺着说道。

    “是,当时情况危急,我别无他法,只能出此下策才能暂时救出容月。”容月身份敏感,萧野被奚太后盯上,加之施权早有计划,故此救出容月唯一的办法只能以一换一。

    “那么将军如何能确保,将军入了密牢,而容月可以真正的脱身呢?”慕云铎深思片刻,总觉得萧野这般做法并不妥当,如今容月不见踪影很可能仍在施权手里。

    慕云漪却有了别的猜测,萧野决心救出容月,绝不会行莽撞之举,加之此刻萧野的态度,她恍然大悟:“阿月在将军那里?”

    萧野点了点头,“当时施权果然没有真的想要放掉容月,只是想要将她转移至别处,远离我的视线。所幸我提前安排了可靠的部下在老宅之内待命,容月被带出府后不久,他们便出手劫了马车,救出了容月。”

    闻言,慕云漪欣喜道:“阿月现下如何了?待宫中事情稍稍平息之后,本宫立刻去看她!”

    “容月她……不好。”

    方才松了口气的慕云漪,见萧野眉头紧蹙、言语吞吐,一下子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急急道:“这话如何说?”

    “在微臣救出容月之前,原来施权早留了后手,他对容月……下了毒。”

    “下毒?那阿月她现在……”慕云漪下意识的想到了最坏的情况,但转念一想,若容月已经出事,萧野定然不是现下这般冷静了。

    “昏睡不醒。”

    “只是昏睡?”慕云铎亦开了口,“可曾寻了大夫,是中了何毒?干脆把她接进宫里吧,叫御医们好好为她诊治看看。”

    “臣已派人遍寻名医,容月中的并非普通毒药,很可能……与巫蛊有关。”

    “又是蛊毒!”慕云铎听到巫蛊的字眼儿,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嘭”的一下捶在一旁的木几上,一年前,自己就是中了毒蛊,沉睡了一年之久,在睡梦之中痛苦挣扎,生不如死。

    萧野叹了口气,实在苦恼,“若真是蛊毒,宫中御医恐怕也是束手无策,他们成日研究的都是正统医理,蛊毒之属……”

    “御医或许无法,但有一人或许可以解蛊,且此人如今就在泫音城。”慕云漪目露深意。

    慕云铎也当即反应过来,眼睛一亮,“对啊,如今他摇身一变,倒险些忘了他!”

    “皇上与公主所说之人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