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朱颜祸妃 第二百一十二章 破庙中的身影
    并非只是憔悴足以形容的,容月的容颜是真实可见的骤然成熟,甚至可以说已略见老色,这绝不该是她如今年纪所有,慕云漪与她分明三两月没见,而容月倒像是飞长了十数岁。

    “阿月她……”慕云漪惊慌地看着孟漓,希望不要太坏的结果从他嘴里出来。

    孟漓看着容月,神情凝重严肃:“落花冢。”

    “落花冢?”萧野和慕云漪同时脱口重复这三个字。

    “这是一种蛊,被施蛊者会迅速衰老,他们的一天便是寻常人的一年。”

    “怪不得,我见到容月,一日比一日苍老,一开始只当是她身中剧毒体力不支而已。”萧野看着容月,心痛地不知所以,“世子,此蛊只是令容颜衰老吗?”若只是容颜衰老,萧野才不会在乎。

    “不仅仅是容颜,她生命的一切都会随之衰老。”

    “最终结果会如何?”慕云漪似乎猜想到了什么,却迟迟不敢说出来,希望那只是自己想得太糟糕罢了。

    “花开花落,生老病死,加上容月身受重伤,恐怕至多活到她的‘花甲之年’,便会……”孟漓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将死字脱口而出。

    萧野的目光开始颤抖,从老宅里救出容月到现在,已经有十数天了,那于容月来说岂非已过了十年?掐指算着,容月剩下的日子岂非只有不到一月?

    想到这里,萧野根本无法思考任何事情,激动地上前问道:“世子,求您救救容月!”

    慕云漪亦是心情沉重,但她清楚,蛊与毒不同,并非所有蛊都能解开,“阿漓,此蛊可有解除之法?”

    “并非无解,但需找到下蛊之人,我需要他手上所练蛊虫的一滴心头血作引,来破除这个蛊。”

    “原本也要抓住此人,云铎那边应当已经出动了,看样子事不宜迟,我们既在宫外便亲自动手罢,萧将军意下如何?”

    “施权在我去救容月之前种下此蛊,实实便是冲着我来的,为日后留下后手,迫使我妥协。”

    慕云漪会意,“哦?看样子施权藏身何处,萧将军当是心中有数?”

    萧野点了点头道:“眼下找到他不难,只怕他正等着微臣上门呢。”

    “如此甚好,那你我即刻动身罢。”

    然而这时慕云漪却发现萧野欲言又止,便问:“将军,可是有何不妥?”

    “公主,待找到施权后,可否先留他一条性命……”

    慕云漪一早便知萧野与施权之间绝非普通的卖主求荣那般简单,他们之间应当有更深的恩怨,只是慕云漪不愿多过问,未到逼不得已也不想插手。

    “如此,抓捕施权便由将军独自前去罢,本宫便先带阿月回宫等将军了,这庄子里虽然尚算隐蔽安全,但到底多是男子,多有不便,回宫后本宫会好生照看阿月的。”

    “公主的意思是,让臣独自前去?”萧野言语中几乎不可置信。

    “是,只要拿到阿漓所需之物,之后如何处置施权也由将军全权定夺。”

    萧野没有想到,慕云漪非但没有追问,反倒是直接许了自己处理施权之事,他惊诧道:“公主相信微臣?”

    “论身手,将军在西穹本就数一数二,何况施权是将军的部下,以将军对其的了解,如何与他周旋更是不在话下,本宫有何不放心?”

    萧野笃定慕云漪一定清楚他言语中“相信”所指何事,并非相信他抓住施权的能力,而是相信他不会与施权再有什么密谋。

    只是慕云漪没有说破,那么萧野也便不多说,只拘礼告别:“有劳公主,那微臣这便动身了。”说罢又冲孟漓作揖示意后,匆匆离开了庄子。

    看着萧野的背影,孟漓开口:“真的相信他吗?”

    “我并非相信他对云铎可以绝对忠诚,而是赌他对容月的真心。”慕云漪回过头,疼惜地看着沉睡中的容月,“若是赌赢,也算是阿月这些年的委屈和痛苦没有白受了。”

    亥时将近,萧野在城西的一间破庙里找到了施权,并不算费力,因为从开始,他心底便确定施权就在此处——这里就是当初三叔三婶离世后,萧野找到表弟萧权的地方。萧野清晰地记得,那时萧权在破庙的草堆里瑟瑟发抖,浑身是泥污和血渍。萧野蹲下身,为他将脸擦干净,用自己的披风裹住他,后带他回到了军营。

    从此萧权改名施权,在军中历练几年之后,萧野将他带回了身边,成为最得力的左右手。

    此刻再见到施权时,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可怜无助的小男孩,他正蹲在一个小火堆旁,用木枝拨弄着篝火,只是那个身影却似乎比当初更加孤寂。

    对于萧野的到来,施权丝毫没有意外,“你来了。”

    “你在等我,而我来了,所以把东西交出来吧。”此刻容月昏迷不醒,萧野不欲与他多言。

    施权盯着眼前劈啪作响的火光,冷笑了一声:“呵,我便知道,唯有这个女人可以做我最大的筹码。”

    “施权,你已经做了太多错事了,还不够吗?纵然你恨我,恨萧家,可容月是无辜的,何必牵连闻言,施权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扔掉手中的木枝,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看着萧野:“错事?萧大将军,你倒是讲与我听听,何谓对,何谓错?”

    “事到如今,你还意识不到自己错在何处?”

    “我无药可救?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你为何不敢直接承认,顺你者即为对,逆你者即为错?”

    “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还在这里信口胡言,当真是冥顽不灵!多说无益,你快把东西叫出来!”

    “哦……”施权故意拖长声音,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青铜罐子,“你说的是这个?”

    “给我!”萧野见目标出现,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可以解救容月的东西,下意识的想要上前抢夺。

    谁知施权一个侧身转回火堆旁边,将手伸到火焰上方,发出警告:“你若硬抢,我便将这小东西烧死,到时候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救你那宝贝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伏天氏〕〔明日之劫〕〔小阁老〕〔逃婚之后〕〔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退后让为师来〕〔从1983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