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直觉醒一直爽〕〔缠绵入骨:总裁好〕〔你跑不过我吧〕〔日娱假偶像〕〔女子误国〕〔次元法典〕〔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快穿反派总贪恋我〕〔鸿运渔女〕〔锦鲤老婆你好甜〕〔四爷:娇妃会算命〕〔墨先生今天又吃醋〕〔道士不想下山〕〔重生之先声夺人〕〔隐居在娱乐圈〕〔市井之徒〕〔入骨暖婚〕〔饲养全人类〕〔出名太快怎么办〕〔重生之财气冲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扯 第七章 重生?想太多了。
    第七章重生?想太多了。

    将徐子凌唤醒的是一股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徐子凌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身通红的二十来岁的女子;这里并不是说那个女的长得浑身通红,而是她的穿着是全红的。

    红发、红眼镜、红衣红裤。鉴于徐子凌此时是躺在床上的,所以鞋子袜子以及内衣等更深层次的东西是不是红色的就不得而知了。

    徐子凌暂时在心里称之为‘红人’,这个红人在徐子凌醒来的同时突然给了徐子凌一个耳光;没有一点防备的徐子凌当然中招了,一个鲜红的掌印浮现在徐子凌脸上。

    徐子凌暴怒:“干嘛呢?想打架是不是?”说完还挽起袖子做出一副说干就干准备动手的样子。

    结果……衣袖‘嘶啦’一下地被扯烂了。

    徐子凌心想我居然还有比利海灵顿这样轻松把衣服撕烂的臂力?我不会是被哲学之神选中了吧?

    “果然如此,你不是一般人。”红人见状,自顾自地说。

    徐子凌愣了两秒,记忆开始涌入徐子凌的脑中;然后他捂着自己的头;竭力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他死了!自己应该死了才对!那他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还是说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变成鬼了?

    徐子凌观察这个充斥着医院消毒水味道的地方,然后发现这个地方就是tmd医院;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呢。而且让徐子凌惊讶、甚至惊恐的是:这个病房有点热闹啊……

    徐子凌正上方的风扇旁吊着一个……呃,是一具少了右手的女尸;窗户外趴着一张正在做鬼脸的……就他妈的是一张脸皮?还有隔壁病床上没有头的身体在打着太极,床底下也是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估计这床底下得有两个“生物”。

    “喂,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对病人的病情可没什么帮助啊。”徐子凌强忍着一口气冲出病房大喊‘有鬼啊’的冲动,硬着头皮说。

    所有‘人’先是看了徐子凌一眼,然后面面相觑。

    “他能看到我们?”

    “好像是啊,小伙子;你好啊。”那个没有头的身体居然向徐子凌打招呼!他娘的你没有头是怎么说话的?

    红人摆了摆手:“你们都过来,让子凌认识认识你们。”

    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还叫得这么亲切……

    于是乎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风扇吊着的)、一个中年男子、(鬼脸)一个老头、(隔壁床的无头身体)还有一对双胞胎小女孩(床底下的两只)跟在红人后面莫名其妙地盯着徐子凌看了整整一分钟。

    徐子凌被盯得瘆得慌,同时自己脑洞大开。

    难道是我重生了?还是说我穿越了?这个红人不会是我的老婆吧?不然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叫得这么亲切呢?那么我能看到鬼是不是穿越后得到的福利呢?话说我老婆怎么也好像能看到鬼啊?而且自己的身体素质也增强了不少……

    徐子凌眼睛一亮,早就说平时多做好事上天肯定会眷顾自己的;终于!老子的幸福生活就要到了哇哈哈!

    “判官大人,我们感受不到这个人类身上的灵力;无法认识他。”老头无奈地说。

    红人点头:“他不是一般的人类,明明身上没有灵力却能看见鬼;而且还能从炼狱血阵里活下来,身体素质更是在吸收了血液中的力量后增强了许多;真是奇怪。原因我已经猜到了一点,不过具体是怎样还要等我回去核实一下才行。”

    “喂!那边的红人,你到底是谁啊?”徐子凌抱着老子穿越了是主角有主角光环是无敌的的想法,用三分嚣张两分命令以及五分浮夸的语气不怕死地问。

    “红人?你在说我?”对方用一种极为平淡的的语气来确认徐子凌说的话。其他‘人’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

    “有什么问题吗?”徐子凌感觉气氛怪怪地,小心翼翼地说。

    “你觉得我和你一样是人?”红人的情绪开始波动,徐子凌太tm熟悉这种感觉了!就是小时候不听话然后被拿着鸡毛掸子的老妈喊自己全名的时候的感觉。

    徐子凌直接被吓呆了。

    “听好了,人类;我是鬼!不是低级的人类!”红人认真地说,语气中竟夹杂着一丝不做作的傲慢。

    what?我是人?(咦?感觉这句话好像有什么不对……)我不是死掉了吗?

    徐子凌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原来他猜错了!

    从刚才红人的话中可以知道徐子凌被血液包围时并没有死去,而是活了下来!也就是说徐子凌并没有重生,他还是原来的他;而且……现在在自己周围的这些不是什么和善的东西,他们是鬼!是随时可能夺走徐子凌性命的令人闻风丧胆的鬼!

    哦?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应?是吓得失去行动能力了吗?

    徐子凌咽了口口水,逃是肯定逃不掉的;可是既然他们和我说了这么多,目的应该不是简单地杀了我;没错!有谈判的机会!

    “你……鬼女士你好,额;请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开始求饶了吗?啧,真是既愚蠢又没有骨气的人类啊!”红人一语道破徐子凌的想法;嘲笑道。

    “放心,我不会轻易地杀你的;毕竟有规矩和契约的存在,不过将来就不一定了。”

    好嘛!不杀我早说啊!害我担惊受怕这么久。

    徐子凌松了口气,这时认真地看才发现红人还有那些鬼的身体都有些许透明;就是和正常人区别不大,要是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来。

    徐子凌也趁机向红人询问了什么是鬼。

    结果红人只是敷衍般地丢下一句:是比人类更高级的存在,然后随便吩咐了那几只在医院里的鬼看管徐子凌就匆匆离开了。

    从那几只鬼里比较和善的老头那儿得知徐子凌已经昏迷了两天,徐子凌的父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太过繁忙没空照顾徐子凌;只好让表妹董淑妮在放学后帮忙照顾。期间警察也来过几次。

    徐子凌看了一下医院里的钟,现在是下午四点钟;董淑妮是下午五点左右放学的,赶到医院的话大概六七点左右。

    徐子凌抱着能不能从这几只鬼里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的想法,借着这段无聊的时间开始向老头他们聊了起来。

    然而徐子凌发现以自己能考上清华北大的智商还真套不出多少有用的信息,那些个鬼个个精明地不得了;他们真的只是和徐子凌单纯地聊天,都在吹嘘自己生前的光辉历史;徐子凌好几次等他们自己讲得high起来时尝试套话,可惜他一旦问到点子上时那些鬼就装糊涂;聊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徐子凌只知道那个老头是民国时期的一个老兵痞子;他死于荒野,被一只吊额白虎咬掉头死的。那个中年男子则是个偷窥狂,因为偷窥被乱棍打死;只不过到死他都护着自己的眼睛,可以说他这种偷窥的欲望已经超过了生存;简直就是用生命在偷窥。这货在说完自己的故事后还死盯着那个没了右臂的吊在风扇上的女鬼的胸部看,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鬼平时总是不让进这病房而只是趴在窗户上偷窥的原因了。

    而这个女鬼则是比较惨的,她是被一个有背景地乡绅强暴过后上吊自杀而死的。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在死之前报仇,原因很简单;和电视上演的一样,坏人、特别是有权势的坏人;他们总是有办法和官员搭上关系然后脱罪,并且还会在事情解决过后变本加厉地对付受害者。这个女鬼就是被逼迫得全家都曝尸荒野,她最后为了不受乡绅的侮辱毅然选择上吊自杀;至于她为什么少了只右手?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sm啊!不过那个乡绅口味太重了,徐子凌接受不了。

    至于那对双胞胎姐妹则是因为古代重男轻女的思想而被遗弃在这附近的丛林里死去的。

    然而知道这些对徐子凌并没有什么用处,况且现在对徐子凌来说郑永芬的安危才是更让他上心的事。她不会被那个红人给干掉了吧?

    “啊!表哥你醒了?”推门而入的表妹董淑妮一眼就看到半躺在床上嘴巴微动的徐子凌,鬼知道他在说什么;反正醒了就是好事。

    那些鬼也都识相地退到一边不妨碍徐子凌。

    董淑妮走到到徐子凌的床边:“表哥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叔叔阿姨他们有多担心你吗?他们差点就因为你被警察捉走了。”

    警察?他娘的老子不过是晕倒了而已,居然还能和警察扯上关系?话说自己和警察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为什么我昏倒还有警察看望我?

    董淑妮皱着眉,支支吾吾地说:“表哥,你不会真的杀过人了吧?”

    徐子凌露出一个大写繁体的懵逼,我杀人?兄弟,坑爹呢吧!

    “是真的!”董淑妮没有在意徐子凌爆的粗口,只是心有余悸地说道。

    “当时我们都在睡觉,可是突然间听到了你房间里很吵;一开始我们没管,毕竟你…………

    董淑妮指了指徐子凌的脑袋,示意徐子凌的脑子会时不时短路。

    徐子凌无语。

    你继续说。

    可是等到后面我们听到床塌了的声音;而且还有血从门缝里渗了出来,等我们破门而入时你就躺在地上;而且身体四周有很多不属于你的新鲜血液,经法医检验;徐子凌周围的血液样本和一段时间前被发现死亡的三个流浪汉完全相同,更巧的是那三个流浪汉死亡的地点离徐子凌很近;近到在家里走路只需十分钟就能抛尸的地步。”

    徐子凌目瞪口呆,这尼玛看上去自己百分百就是凶手了啊;所有证据都对他极端不利啊!

    可是事实就是徐子凌也是受害者,要知道他当天差点就被那个被称为判官的鬼用什么炼狱血阵给干掉了;那些血他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董淑妮摇头:“鬼知道嘞,现在外面有几个警察守着;他们说你一醒就要通知他们,总之如果表哥你真的没做过的话那就一定没事。”

    小姑娘别乱说,我们也不知道啊。一旁的几个鬼半开玩笑地说。

    叫吧叫吧,把那些该死的警察都叫过来吧;反正我没杀人就是了。

    徐子凌变得莫名烦躁。

    总觉得自己的心境比以前乱了好多,以前的他或许是被同龄人敌视地太多导致他的心态贼好;可是今天的他却频频失态,他有好几次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股莫名的怒火,一拳锤就到身后的墙壁去了;这种情况在以前几乎没有出现过。

    他并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神级狂婿〕〔伏天氏〕〔都市终极高手〕〔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