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我在抬头你在看〕〔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重生空间之欣欣向〕〔金币即是正义〕〔张小花的秘密〕〔我有一个天命要改〕〔福妻临门〕〔凰墟〕〔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待墨上花开可缓缓〕〔我能回档不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农女有田:娘子,〕〔长公主吐槽日常〕〔我的CV〕〔都市之巅峰至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扯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水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水皇!

    贵为鬼皇的你又何必这样躲躲藏藏呢?刀疤脸见徐子凌一声不吭,继续劝说。其实徐子凌并不是在犹豫什么,他已经放弃参与这件事了;这件事从刚刚开始就已经上升到鬼皇这个层次了,徐子凌说什么都没用;现不现身这个选择应该交给风皇来做。

    现在在犹豫、在挣扎的是风皇。在徐子凌欲言又止的时候刀疤脸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只是不能完全确定而已。假如风皇不出来那刀疤脸铁定会对徐子凌下杀手,这一点风皇丝毫不会感到怀疑;连抢攻这种意味着你死我活、同归于尽的手段都能用出来,那个刀疤脸恐怕早就下定了把徐子凌杀掉然后自己再自杀的决心了。

    那要是出来呢?最强鬼皇还活着的消息大概率是会传出去的,然后他以前那些以打败自己拼命修行变强的部下会陆续找上门来;这其中可是有个别的鬼是连全盛时期的的风皇都会感到头疼,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徐子凌身体里…………这就是送徐子凌去死!貌似现不现身都是凶多吉少啊!风皇苦笑道。

    我说你是真的不打算出来吗?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你非要躲在这个人类的身体里那我只好把这个人类给消灭了!刀疤脸话音未落,一只巨大的透明手掌轰隆着从徐子凌脚下升起;徐子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只手掌缓缓缓地把徐子凌向上托,徐子凌释放灵力企图离开这个手掌;可是一顿操作以后他居然挣脱不开这个手掌的束缚!就好像孙悟空在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上无论怎么翻跟斗都逃不出去。

    实力差距太大了!徐子凌疯狂地把雷电注入那只手掌企图将他摧毁,然而那个手掌却毫发无损依然托着徐子凌缓缓向上;另一只手掌在徐子凌的正上方缓缓向下,看这架势徐子凌要是不能及时挣脱那就会被两只手掌像拍蚊子一样拍成一张“薄饼”了。

    住手!风皇从徐子凌的身体里化作一道流光,以一种很模糊的灵魂形式出现在了刀疤脸面前;他最后还是现身了。

    在风皇现身的同一瞬间,一个绮丽的影子极速从远处坠落;这个影子还未落地徐子凌就感觉到那股可怕的压迫,这种级别的压迫力他曾经感受过!就在梦境中风皇拿出鬼皇级别的实力挣脱第二人格的束缚的时候!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鬼皇!?徐子凌已经完全放弃抵抗了。在这种两大鬼皇见面的大场面里他的挣扎根本毫无意义,一只蚂蚁再怎么努力再怎么防御再怎么在挣扎也会被人类的手指头给摁死在地上;这种差距过份大的时候你的想法、你的态度、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影响不了战局,蚂蚁的死活不由自己决定;摁不摁死你还是人类说了算。

    水皇!果然是你!

    当然是我啦!毕竟这么多鬼皇里只有我最关心你啊。水皇用手捂着嘴巴,笑着说。

    那个不会是你的老情人吧?无所顾忌的徐子凌开了个有些放肆的玩笑,八卦地问。

    她对我确实感情挺深的,不过是那种恨不得把我杀掉的感情。

    别这么说嘛,这都是末日之前的事了;末日那会儿可是你牺牲自己救了大家的,单就这一点我就无法再对你有杀心了。不知道是水皇心情不错还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她似乎挺亲切、挺爱笑的。

    可不是吗?你之前想杀我是因为我是最强鬼皇而你只是第二强吧?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跟你争最强鬼皇?风皇鄙视道。

    没错哦,现在我就是最强鬼皇;不过有一件事我很好奇。水皇眯着眼睛伸出了一根手指。“按理说你已经死了,也不再是鬼皇了;为什么到现在新的鬼皇还没有诞生?”

    我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经没有鬼皇级的实力了;新鬼皇没有诞生这事我也听小琉璃他们说过,似乎因为这件事所以整个鬼界都认为风皇没死;只是偷偷躲了起来而已。事实上我确实是躲了起来,可是我已经死了。风皇自嘲地说。

    我当时也怀疑你是不是还活着,但是连续好几年的决斗你都没有赴约;问你的几个判官她们也都什么都不知道,我渐渐地开始认为你已经死了;可是要是你真的死了新的鬼皇在哪呢?这是个很大的矛盾哦。水皇歪着头,继续笑着说。

    其实我也很奇怪,你是怎么找到子凌身上的?他应该跟普通狩鬼者一样吧?而且我也没有泄露过自己的气息,你想要找到我无异于

    大海捞针!是什么原因让你确信我就在他体内?

    我用了命运水滴啊。反正不用白不用。

    你居然把命运水滴给用了?如果只是为了找到我的话那这也太奢侈了吧?风皇感叹。

    命运水滴是什么鬼东西?徐子凌夹在两位鬼皇中间提问。

    一种水滴状的神奇宝石,是只有鬼皇才能拥有的超级宝物;每一个成为鬼皇的鬼都会孕育出一块,鬼皇的死亡也就意味着命运水滴的破碎;可以说命运水滴的数量就等于鬼皇的数量。风皇解释。

    为什么叫命运水滴啊?如果水滴是指形状的话那我以前上学时的秘密基地就有不少。命运二字又代表了什么呢?徐子凌追问。

    别拿你们人类的玩具来相提并论!宝石里面有一种奇特能量,这种能量不能用于战斗,但是可以利用这些能量预见他人的命运。

    遇见他人的命运?还有这种东西?这是什么黑科技啊?徐子凌惊了。

    黑科技?确实挺黑的,毕竟这种东西只能用一次;用完以后就报废了。风皇开玩笑地说。

    那也很牛批了好不好?给自己用的话…………

    然而并不能给自己用,注意审题!预见他人的命运!他人!懂不?另外如果这个他人的实力比自己强那么也无法预见风皇补充道。

    诶?这……这样的话好像就没这么变态了。徐子凌挠头道。不过这也挺过分的,就这样窥探别人的命运。

    过份?如果我再告诉你使用命运水滴还得付出代价呢?风皇嗤笑道。

    一次性实用的道具居然还有代价?用不起用不起。徐子凌摇头。

    你还没听完呢?难道你不想知道代价是什么吗?

    那你倒是说啊。徐子凌无语了,在这卖个屁关子。

    预见命运的代价是――“生命减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