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殿下的团宝小青梅〕〔全能高手秦墨〕〔拉马克游戏〕〔磨了10年剑的我终〕〔叶谭明〕〔怪力萝莉修仙记〕〔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网游之金刚不坏〕〔大清四福晋〕〔重生青梅逆袭记〕〔秦峥〕〔冰凰劫〕〔大唐的玩家们〕〔NBA绝对防洪坝〕〔万界之我是演员〕〔从圣域开始的圣斗〕〔顾九〕〔孤岛谍战〕〔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扯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条狗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条狗

    生命减一?生命……不是一个单纯的数值吧?怎么可以减一?

    这里的生命减一当然不是指狭义上的减一,而是抽象概念的减一。风皇继续跟徐子凌解释。

    这里的“一”可以是一秒、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甚至可以是一个人的一生、一个宇宙周期。风皇凝重地说。虽然听起来只是简单的减一,但是这个简单的“生命减一”很有可能是你支付不起的。

    代价是随机的?

    不能说是随机的,这跟你要预见的人或者鬼的强度有关;你要预见的人越强大那你要付出的代价也越高。这都是有迹可循的。

    你是叫徐子凌对吧?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应该就能理解了。水皇凑到徐子凌面前笑吟吟地说。假如把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的命运都算作一种情报来看,这个世界拥有所有生物的“情报”,这些东西都是不公开的;需要支付费用才能获得,命运水滴就是一种联络这个世界让你可以和他交易的一次性信物。

    你的意思是越是强大的存在他的命运也就越值钱,想要获得的话需要支付昂贵的代价是吗?

    没错!多聪明的孩子啊,难怪能把风皇的灵魂给吸引进来。水皇摸了摸徐子凌的头,称赞道。

    哪里,是你比喻得好。徐子凌谦虚地说。

    卧槽!这还是我认识的徐子凌吗?快醒醒!你拿错人设了!风皇毫不留情地揭短。

    徐子凌懒得理会风皇,既然现在水皇对自己似乎没有杀心那也就意味着这有可能是个朋友;虽然徐子凌蛮希望水皇其实是暗恋风皇和风皇是相爱相杀纠缠不清的暧昧关系,但是他们都是鬼;鬼是不可能傲娇的。相爱相杀这种东西不存在他们的世界中,爱就是爱;杀就是杀。

    要是水皇是个傲娇该多好?这样以后徐子凌每次遇难水皇都会出手保自己,为的就是徐子凌体内那个她嘴上说着想杀掉其实内心很喜欢的风皇;免费多个鬼皇级别的保镖诶,而且还是当今最强鬼皇。光是想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过这也只仅限于想一想,水皇来找风皇明显只是出于好奇心而已。

    那水皇你预知了风皇的命运了吗?徐子凌有一点很好奇,风皇应该是死了吧?死去的生物也存在命运这种东西吗?

    我就是不知道风皇死没死才这样用命运水滴的,死去的生物当然没有命运;就算是命运水滴也只能重现我要预知的生物死亡时的画面。我当时本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使用命运水滴的,要是出现的是风皇死亡的场景那就代表风皇死了;要是无法预知那就意味着风皇大概率还没死,因为他比我强;我无法预知。

    所以你看到的是什么样的画面?风皇也很好奇,他觉得自己是被过份庞大的灵力给撑死的;可是刚刚水皇说了“吸引”之类的词语,难不成他的死另有隐情?

    就看到你死的时候画面啊,你聚集了大家的灵力在祭坛上身体一下子爆开了;然后一道虚影回到了祭坛上,虚影随便操作两下就把末日给平复下来了;简直无敌好吗?水皇激动地说,那个境界要是真的能达到的话或许整个世界的鬼皇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虚影?那个虚影长什么样?风皇皱眉。他怎么没有这部分记忆?

    看不清,不过身高和体型跟你差不多啊,应该是你的一种使用这庞大灵力的一种形态吧。水皇猜测。

    那个虚影……真的会是我吗?风皇怀疑道。如果我真的拯救了世界那么我又为什么会死去?而且困扰他的那个谜题还是没有得到解答――末日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你怎么死的我不关心,水皇姐姐你重点说说风皇被我吸引的那一段吧?徐子凌对这个一点架子都没有的鬼皇有点好感,人长得漂亮笑容又甜美;声音也很空灵,性格平易近人;最最重要的是她是个鬼,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鬼;完全不用害怕女人心海底针琢磨不透她的心思。她是目前徐子凌见到的第二适合交往的女性,第一毫无疑问还是小芬;小芬的各项可能都不如水皇,但是却是最契合徐子凌的。

    啊咧!水皇姐姐?好久都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呢,真的有点小怀念呀。水皇望着风皇,若有所指地说。

    我记得那道虚影摆平末日后中间出现一小片空白,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空白片段之后我就看到风皇的那残存的支离破碎的灵魂被还在医院睡觉的你给吸进去了,我想大概是风皇承受不住这份力量所以才死掉的吧。只是为什么你会把他的灵魂给吞掉呢?这点我想不通。

    姐姐你确定是我去主动吸引风皇的灵魂的么?还是说是风皇自己钻到我身体里的?徐子凌追问。

    哟!越叫越亲昵了呢?一口一个姐姐啊?妈的我对你这么好你管我叫小风子,这个陌生的鬼皇你就叫姐姐;真是重色轻友!风皇醋意满满地说。

    噗!小风子……水皇捂着嘴憋笑。

    姐姐别光笑啊,快说嘛。徐子凌催促道。

    应该是你把风皇吸回去了,因为……额……视觉效果上是这样的;你见过浴缸里放水的情景吧?那些水流向下水道时不是有个漩涡吗?当时风皇的灵魂就是像那些水一样“流到”你的体内,某种意义上讲是你的体内有一股吸引力把风皇吸进去的。水皇还凭空弄出一大团水出来给徐子凌展示了一下这个画面。

    在医院的时候么?徐子凌回忆道。他去医院的次数不多也不少,全部记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水皇说的是在医院睡觉?那也就是说住院了,住院的话徐子凌只住过一次;印象中是在小学的时候和别人瞎胡闹把头给磕破了,就是头撞到一扇铁门的棱角,也就是尖端部分。好像住了两天院吧?徐子凌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再往上一点的头皮,这块小疤还留在这里。

    嘛,反正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确认风皇的状态而已,其他的东西就懒得管了。子凌能把风皇的灵魂给吸引过来无论是不是意外都这说明了子凌跟风皇有缘;要不我顺便把子凌的命运也预知了?

    预知我的命运?可是命运水滴不是一次性用品吗?你…………

    她要用我的命运水滴来预知你的命运啦。风皇解释。我的命运水滴死前交给了水皇保管,所以他现在可以再预知一次。

    可是不是要付出代价吗?这……不好吧?徐子凌犹豫道。虽然他也挺想知道自己的命运是怎样的,但是要付出生命减一这种代价还是有点冒险。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代价是由被预见者的强弱决定的;如果只是子凌你的命运的话那么这种小程度的代价对于我来说可以忽略。

    额……这话说得有点伤人啊。徐子凌苦笑道。

    啊咧?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还请子凌不要生气哦。水皇的表情还是这么温柔,可是徐子凌却感觉比风皇还要难接近。

    谢天谢地,你终于发现了!水皇只不过是把你当成一只小猫罢了,你的一口一个水皇姐姐对她来说不过是“喵喵喵”而已。风皇十分露骨地说。

    可是她有这样做的资本不是吗?路边的弃猫要是不对我撒娇我也可以一榔头敲死它,鬼的世界就是这样嘛。徐子凌耸肩道。

    难得有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类呢,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可是答应过青菱只要风皇肯出来见我我就不会对你出手。

    可是那个刀疤脸可以出手,对吗?风皇毫无顾忌地拆穿道。

    没错,他确实可以出手;但是我不打算这么做。因为只要狗不乱吠不乱咬人,那我是不会去杀狗的。水皇眯着眼,笑着说。

    你说得对啊,无缘无故就杀狗确实不好。徐子凌接过话茬,说道。

    啊咧咧,子凌真乖呢。那今天就先这样吧,等我预见完你的命运后再找你吧。

    姐姐一路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黎明之剑〕〔诸界末日在线〕〔三寸人间〕〔万界圆梦师〕〔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魔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武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