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猎龙记〕〔雨墨修仙传〕〔都市全能医皇〕〔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情蛊的形成〕〔重生之我是阿斗〕〔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炎少宠妻上瘾〕〔诸天之主〕〔奶爸有植物系统〕〔封先生,你的剧本〕〔重生之时代霸主〕〔凤展异世〕〔影后常年热搜〕〔虐妻上瘾:陆总裁〕〔超级医婿〕〔福满农门〕〔合租房长公主〕〔美人娇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扯 第三百七十章 公平的魔术。
    第三百七十章公平的魔术。

    这可不是普通的硬币哦。斩恶者神秘地说。

    也许这个硬币是某哔哩哔哩网站的硬币?毕竟里面的up主们甚至可以为了一枚硬币抛弃节操女装嘛。徐子凌开玩笑地说。

    你是认真的吗?真的会有up主为了一枚硬币女装?斩恶者显然没有t到徐子凌的梗,颇为惊讶地说。

    当然是假的啦!这只是个梗而已。你不会真的以外up主的节操说不要就不要的吧?如果真的有这样只要一枚硬币就答应女装up主那毫无疑问他的内心深处本身就是渴望着女装的!

    好吧,回到我们的话题。这亚伦的小丑硬币可不是普通的硬币,据说亚伦的小丑硬币里施加了一种绝对公平的魔术;亚伦就是靠着这个小丑硬币里的绝对公平的魔术单杀鬼皇的。

    绝对公平的魔术?魔术还有公平这一说法?徐子凌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魔术师,但是他大概知道魔术表演的本质;那是他在暗网上自学经济学的时候偶然想到的,上面有这么一句经典的话:一切不平等的暴利交易背后一定存在着不平等的信息掌握。魔术表演亦是如此,魔术师之所以能够在人们眼皮底下使出障眼法完成令人惊叹的神奇魔术同样也是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和观众们掌握的信息不对等;就拿比较常见的道具表演来说吧,魔术师知道道具的机关在哪里;知道混在观众里的托是谁,而观众对此则是一无所知,他们只能乱猜。魔术师跟他们说这是一个普通的箱子或者是帽子;然后让他们检查道具,有机关的地方魔术师让托来检查;其他看不出问题的地方则交给观众们检查,就这样魔术师和托联手成功地欺骗了观众。再有的就是现在比较流行的视频剪辑型魔术,这个表演起来就更简单了;魔术师们知道观众通过电视和手机的观看视角,然后自己则从观众看不到的视角盲区肆意‘作弊’操作;经典的凭空变出一架波音747就是这样的原理,只要画面操作剪辑得好观众们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他们也完全想象不出这是什么手法,因为这其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法;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道具机关。综上所述,魔术根本就不可能是公平的;因为本质就是不公平的东西。

    不!这就是公平的魔术,至少在概率上看这是公平得不能再公平的魔术。斩恶者肯定地说。

    概率?什么魔术是看概率的?徐子凌好奇地问。所有的魔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好比《惊天魔盗团》里解密大师说的话一样;魔术师口中的‘随机抽取一位观众’其实早就已经被安排好了,这个所谓的随机抽取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是个托;在魔术里面寻求概率或者随机这样的东西说是荒谬也不为过。

    石头剪刀布你知道怎么玩吧?斩恶者笑着说。

    当然知道,这么国际化的游戏谁会不知道?徐子凌白了斩恶者一眼。

    亚伦用来单杀鬼皇的公平魔术,就是石头剪刀布!

    这个……怎么说?

    很简单,亚伦展开了鬼境;发动了自己的属性,然后施展出了公平的魔术,紧接着在公平的魔术――石头剪刀布中强制赌上了双方的性命;最后在石头剪刀布的对决中鬼皇输了,鬼皇死了;就这么简单。

    等一下!且不说为什么亚伦有能力强制赌上鬼皇的性命,就算鬼皇输了石头剪刀布他也是货真价实的鬼皇啊!那么他的死亡是谁造成的?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谁造成的。斩恶者没有一下子听出徐子凌的意思。

    这么跟你说吧,我们玩的游戏之所以公平是因为有着系统的存在;系统就相当于是上帝,只要你作为玩家输了;那么无论你这个玩家比赢家厉害多少都必须遵守游戏规则接受惩罚,举个例子吧;大富翁游戏里总资产只有一千块的小穷鬼玩家a遇到了百万富翁的玩家b,这时候玩家b走到了玩家a的一块小地皮里系统会强制玩家b给玩家a缴纳过路费;然而在现实中玩家a的这块小地皮则会被玩家b给吞并,这就是游戏和现实的区别。鬼皇和亚伦的实力差距应该不小吧?可是鬼皇在输掉石头剪刀布以后直接就当场去世了。

    斩恶者听着徐子凌的话,琢磨了好一会儿;突然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上帝这样的东西存在的?斩恶者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现实和游戏的不同就在于游戏里拥有对于玩家来说权限相当于是上帝的系统;现实则是弱肉强食,强者随时可以撕毁双方的协议;可是在亚伦的公平游戏中比亚伦强大得多的鬼皇却被杀死了,这是否意味着世界上真的存在上帝这样的东西?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亚伦根本就是有能力把鬼皇给秒杀的可怕存在;他只是在玩弄鬼皇。所谓的石头剪刀布只是一个幌子,无论谁输谁赢死的那个都将是鬼皇;因为和亚伦比起来鬼皇才是更弱的那一方。徐子凌脑洞奇大地说。

    我靠!你说的这个可能从某种意义何在来说更可怕啊!你怎么不说亚伦就是上帝呢?斩恶者打了个冷颤。

    这个谁知道呢?徐子凌耸肩。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亚伦的小丑硬币确实有得到的必要,也许从中徐子凌能获得不少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超级怪兽召唤〕〔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校花的贴身高手〕〔诡秘之主〕〔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女神的超级赘婿〕〔万古神帝〕〔某美漫的超级赛亚〕〔道祖,我来自地球〕〔超幻想大爆炸〕〔叶罗丽之嗜血妖姬〕〔回到地球当神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