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神传革命〕〔九域圣王〕〔极品斗圣〕〔异族闯荡记〕〔从吞噬开始〕〔魔迹仙踪〕〔骑砍风云录〕〔我真不想吃软饭〕〔萌宝暴击:爹地妈〕〔午夜直播间〕〔和沈先生离婚那点〕〔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真是编剧〕〔超级上门女婿〕〔道观养成系统〕〔都市龙王赘婿〕〔都市绝品狂尊〕〔娱乐超级奶爸〕〔全才奶爸〕〔你闪婚我闪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氏有贵女 第一七三章 圣女护卫
    昨天夜里罗云溪果然来了,他因为放心不下宴心,便在他的床边搭了一张小床,牢牢的握着宴心的手。

    但本人却又像憋着一股子气一般,怎么都不愿意开口说话,而宴心也是因喝了新大夫开的药而犯困,左右也没说上几句话,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也不知怎么的,反正有罗云溪在身边,她就无比踏实,虽然这件事确实是她先斩后奏叫他担心了,但好歹一石二鸟也不亏嘛。

    至于这第二只鸟,还需要乍她一乍。

    “宴心妹妹,不知这么早让我来有什么事么?”路芒今天来得早,看到她没事也就放心了。

    宴心倒不像她那般自在,捂着要上的伤口勉强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让靖儿掩了门以后,才轻声道:“路姑娘请坐,这几天多亏了你,听说昨日你还在众人之前以血和药,为我解毒。”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路芒也没有怎么动容,站在原地有些拘束。

    看她既无所求,宴心更加加深了自己的猜测,“既然如此我到有一件事要问问你了?”

    “宴心妹妹但说无妨。”

    路芒经过那件大事以后也不再做出那副纯良的表情了,毕竟府里有新丧,她再不济也不会在这个关卡坏事。

    其实哥哥也按照父亲的意思,给苏氏的娘家递上了消息,只说是死于歹人之手,毕竟苏氏到死也还是个妾侍,所以丧事也就草草了事了。

    既然这样,宴心也就不跟她兜圈子了。

    “你费尽心思接近我兄长,为了验正自己的心中所想,还要努力和我打好关系,不惜泼汤擅闯;而现在多次救我,是因为你得到了答案吧。”

    宴心之前就想过这件事,自从撞见她沐浴之后,路芒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想来就是看见了自己肩膀上的红痣吧。

    说来也奇怪,这是她身上唯一的特别之处了,可这又代表了什么呢?难道楚国的圣女一脉都会有这颗红痣么?

    再想想上一世与她见面的次数那么多,保不定她就是楚国君主派来她身边试探的,但因为秦玄琅的身份,让她一次次和宴心失之交臂。

    “宴心妹妹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明白?”

    路芒的震惊是掩盖不住的,毕竟这么大的事她没有想过宴心也会知情,昨日苏氏不过说了半个字就被柳阀掌掴,肯定是不会轻易告诉宴心的。

    宴心并没有给她搪塞的机会,先一步露了底。因为从之前对抗苏氏的事情里,她发现路芒对她没有坏心,甚至数次相救。

    原本苏氏这件事可以不用大动干戈的,就是她太过自以为是了,被仇恨和不满冲昏了头脑,才胆敢在宴心眼皮子底下做这些事。而罗云溪对付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别装了,你是楚国来的,一定是带了什么任务吧。你也不用隐瞒,其实我知道的不比你少。”

    “这……”

    路芒似乎在左右斟酌,这件事到底应不应该开口说明,但宴心接下来的话却让她下定了决心。

    “我的身份,能引来其他部落的追击,也能得到你的保护,想来已经是瞒不住了吧,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告诉我来得好,这样我不但能保护自己,还能帮你达成所愿。”

    就算想瞒恐怕也瞒不住了,苏氏在死前差点揭穿她的身份,就连佩欣也直言不会放过她,真相已经呼之欲出,过多的隐瞒只会让事情更严重!

    想了想,路芒一下就单腿跪地,声音都变得更加硬气。

    “属下来迟,请圣女赎罪!”

    看到她的动作,宴心就知道她没有猜错。要不然她身为一个被楚国赶出来的女人,为何要费尽心力的给自己做楚国的菜式,还说那么多关于楚国危急存亡的事情干什么呢?

    “起来吧。”宴心微微点头,也憋了一肚子的问题要问。

    靖儿一下就愣住了,看了看路芒又看了看宴心,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但既然宴心没有让她退出去,就是完全信任她的。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当年发生的事我并不知情,也不了解楚国,你先好好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她虽然认下了自己的身份,但毕竟还想从路芒口中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也想要好好了解自己的亲生父母。

    路芒依旧恭敬,褪去了稚色后,周身的干练一览无遗。

    “属下路芒,本是守护圣女一脉的黑羽队,就像圣女是一脉相传,我们黑羽也是世代传承,我们的天职就是保护当任圣女的安全,维护楚国的安危!”

    宴心少加思索,大概了解了路芒的身份,她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圣女服从楚国,她们会更在意圣女的安全,如果圣女和楚国间有其他的利益冲突,那么他们会优先选择国之利益,毕竟圣女也是为了楚国的兴衰荣辱而存在的。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也是困扰了宴心的问题之一,她的身份除了观砚这样的人会看穿以外,又有谁回忆开始就认准了她在柳家呢?

    “我跟着前任圣女……也就是您的生母晏明舟大人所留下的手札,才慢慢摸索到柳家这一根线,但是混进柳家并不容易,正好在边塞遇到了您的兄长,我就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

    提到柳亦辰之后路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好像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值得感慨的是,楚国的黑羽队还是分得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倒不像天榆的死侍那样,不顾一切代价达成目的。

    “你倒是有办法,我这个兄长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你能把他忽悠得团团转,应该本事不小吧?”

    其实方才路芒说得笼统,宴心只能让她继续说说黑羽队都学一些什么,更多的用处又体现在哪里,

    “圣女误会了,我们黑羽队所学的除了武功秘术之外就只有第一任圣女琳琅留下的手札了,能得您兄长垂青,实在是偶然,但属下并未有半分愉悦!”

    虽说是有意接近,但她和柳亦辰之间想来是点到为止,柳亦辰身边缺一位照顾起居的丫鬟角色,那她就正好充当了这个角色罢了。

    她不是不想路芒的话,而是更相信自己的兄长是一位谦谦君子,断然不会做出什么有损女儿家清誉的事!

    “好了,在外就不要叫我圣女了,一是我不习惯,二是不太引人注意,你我还像平时一样。”

    宴心也不关心她到底学了些什么,只是嘱咐了最关键的事情,毕竟到现在为止,她还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她的身世。

    “是。”

    “你可知道我为何会辗转来得柳家,我母亲当年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她终于还是迫不及待地问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这个问题也是导致目前一切的关键。

    路芒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并不惊慌,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可这个问题也不是她能随便解答的。

    “这……只听说晏大人当年怀着您的时候,要出使碧云岛做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可途中竟然被不明来路的人追杀,所有护卫无一逃生,最后竟然连尸身都没有找到。国主追查多年,至今为止都没有找到那些杀手的痕迹,也是在近几年才无意中寻找到了晏大人留下的手札。”

    找不到是肯定的,因为她母亲现在就在破军山的冰窖里,有观砚亲自看着自然不会走漏风声。在说母亲出事的时候她应该还很小,这一谢也不过是听别人口述来得,也未必就是真相。

    “那手札现在何处,能否给我一观?”

    既然是母亲的东西,那她就更想要看看了,说不定这手札里记录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路芒知道她的心意,便趁这个机会提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毕竟是晏大人留下来的,这么要紧的东西当然是由国主保管,我这一次来就是想要让圣女跟我回去,楚国需要您。”

    “不行,我还有事情要做,短时间并不能去楚国。”

    宴心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母亲的事固然重要,但她也不会放弃报仇的,一件一件总该有先来后到,况且她计划了这么久不能放弃!

    “什么事?属下可以帮忙。”

    路芒有些不解,在她第一次见到这位年轻的圣女时,就觉得宴心的眼里有让人看不透得果决和坚定。调查了她的身世之后,才发觉她的童年时期过得有多么的惨淡。

    可目前欺负她的苏氏一死,柳糖儿又失踪了,她又有什么事这么急于去完成呢?

    “你确实可以帮我,但是目前还不能告诉我我的计划,如果有事我会让你去办的。”

    宴心用曾经命令将士们的口吻和路芒说话,这样的感觉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也好。”路芒点了点头,看来还要把这消息传递回楚国去了。

    她摆了摆手,示意路芒起身说话,“另外……若是你不是真心喜欢我兄长,那便该断即断,否则到了最后伤人伤己。”

    “好……属下一定……”路芒马上就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却被宴心打断。

    “你自己考虑清楚,不比急着回答。”

    其实看到哥哥对她的情真意切,宴心实在是不忍告诉他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这号有毒〕〔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旺夫小哑妻〕〔美漫之超人〕〔我的细胞监狱〕〔一剑斩破九重天〕〔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临渊行〕〔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千之心
  sitemap